江澤民的「牛肉」在哪裏?
 
吳國光
 
2002-6-1
 
【人民報消息】有朋友問:「如果像你上周所分析,留任軍委主席並不能如意保證江澤民的政治影響力,難道老江就真的會像近來傳言所說,可能連總書記也不交,只會給胡錦濤一個空頭國家主席?」

在下的答案是:「那也未必。」當然,老江一兩年前就放出了風聲,說什麼總書記一職沒有任期規定;這說明他早有不交總書記一位之心。其實,如果實力到位,有規定又怎麼樣?老鄧還不是改了黨章以留任軍委主席?以今天老江的實力,硬是不退又會怎麼樣呢?我看,問題恐怕就在這個『硬』字上。別的不說,老江自許風雅之人,一貫圓通柔滑,應該不至於在最後關頭學鄉裡老憨搞新媳婦,來個霸王硬上弓吧?

「那就甘心讓權不成?」朋友自然不能滿意我的答案。

我也學滑頭了,還是那句答案:「那也未必。」因為花樣還可以很多,並不是只有一個軍委主席位子可以擺弄。江的身邊,盡有不光會吃乾飯的才士能人,早就在替他老人家想辦法出主意了。要點就是一個:要為老江這九十來公斤的龐大身軀,製作一個老鄧小小遺服不能襯身的龍袍,好讓他體體面面(而不是強拉硬賴)地垂簾聽政。

比如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這決非又一個中央軍委,再加一塊「雞肋」而已。國安委與軍委的區別,可以說,就像老江的個人風格與老鄧的個人風格之差別那麼大:後者是老軍頭,線條粗糙,作風剛硬,深居簡出,關鍵時刻以槍桿子說話;而前者是留洋(蘇聯也是「洋」呢)技術專家,身段靈活,事事周到,興趣廣泛,樂意每天在前臺表演。根據這個從美國抄來的設計,國家安全委員會決不單純涉及軍事或國防問題,而是包含軍事與國防,但更包含什麼經濟安全、信息安全、對外關係和國家統一等一系列領域,甚至還可以擴及思想意識和政權存亡等更多的問題。這樣一來,作為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老江當然就解決了我們上周所討論的難題:不方便干涉日常國務。其實,國家安全委員會可以是一個「太上內閣」或「太上政治局」,總理全部國家事務。當然,這個設想中的機構,也就最適合為「太上皇」而設。

麻煩只有一個:既然職責等於內閣,為什麼不以現任國家元首為其領導人?既然功能類似政治局,為什麼現任黨的總書記不可以擔任委員會主席?「太上」二字去掉,國家安全委員會不是一樣工作嗎?唯一的不一樣,當然就在這裏:是卸任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之後的江澤民來專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呢,還是接任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胡錦濤來兼任這個主席呢?既然江澤民可以把至少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甚至還有軍委主席)交到胡錦濤手裡,又有什麼理由不把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也交給他呢?

顯然,「國安會」龍袍雖好,卻並非只有老江能穿。一旦做好了,大家偏說胡錦濤可穿,老江心頭什麼滋味?古人早就看透,這叫「可憐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那樣一來,胡在十六大之後的權力,要比江在十六大之前的權力還要集中,只能更加不利於老江繼續發揮餘熱。所以,我們很快就聽不到北京的智囊們再來談論「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設想了。至於類似想法,比如國家統一委員會啦,問題也都是一樣,自然無人提起。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重設黨主席。十五大的籌備過程中,就有人這樣設想過,結果自然是不成。這次似乎沒有人再提。原因我看也很簡單:不管那是叫總書記還是黨主席,反正大家盯的是江澤民屁股下面的中共一號交椅;如果交了總書記,但不交這把一號交椅,而是另給它起個名字,實質還不是一樣?既然人人明白這個道理,設黨主席一議則無異掩耳盜鈴。那還不如乾脆不交總書記,免得脫了褲子放屁,多費一道手續。

「說來說去,似乎老江還是沒有解決他自己面臨的『雞肋』問題嘛!」這朋友是個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傢伙,對我還是不依不饒,倒好象我真了解中南海那些事情似的。他還借用一句臺灣政壇術語問我:「那你說,江澤民要是不甘心啃塊『雞肋』,他的『牛肉』在哪裏?」

我是隔皮猜瓜,這瓜皮倒有幾千公里厚。反正都是瞎說,我也不至於被這朋友難倒。答案已經有了,且聽下週道來。

原載《信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