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唱罷我登場 李鵬不易「善退」
 
2002-5-9
 
【人民報消息】如果把中共十六大看作一場權力交接的大戲,主題則不外是『你唱罷,我登場』。現在的懸疑,似乎更多地不在後三個字,而是在前三個字上:『你』是誰?還『唱』不唱了?是準備『唱罷』而去還是打算至少繼續『伴唱』?看來我們的『前瞻』要從探討這些問題說起。

一般說來,海外輿論在這些問題上,眼睛盯的是江澤民。這也難怪,江是『領導核心』嘛,而且已經『超期服役』,以七十六歲高齡而操心黨國大事,這在五年前的十五大上就說好了只能算是一個特例。可是,一則,五年前是五年前,現在是現在,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二則,畢竟是『核心』,已經有『特例』,為什麼不可以再開特例?以江澤民現在的權力基礎,要留要退,恐怕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無論是退或是不退,到時候你看包括本港在內的中共輿論一律山呼海拜就是了。

信報報導,這段『過門』提過,我就想先不談江退或不退的事情了。那有唱大戲讓主角第一個開練的?其實,從去年到現在,在中國政局的發展中,就『第三代』交權這個問題來說,關鍵是在李鵬身上。這一『關』不過,十六大人事麻煩多多。

為什麼這麼說呢?根據至少有三:第一是,李鵬下臺之後,有他的大大難處和擔憂——這表面僅僅關係李鵬本人的去留,背後卻隱藏重大歷史與現實問題,甚至直接關係中共氣數。第二,李鵬所代表的政治力量,在『後李鵬』的中共高層中,似乎不易找到一個強有力的發言人——這就牽扯中共十六大前後的路線之爭。第三,李鵬爭取留任的動作,說輕了,是讓江澤民為難;說重了呢,則等於挑戰江澤民過去十三年來的『核心』地位——這當然涉及十六大的整體人事布局。三層關聯,層層都是要害,怎麼能說李鵬的去留不是一個關鍵?

那麼,李鵬究竟有什麼難處呢?大處說,不外兩條。一是一九八九年『六四』屠城責任問題,一是李鵬家人的腐敗勾當。這兩筆帳,都是人命關天而財富又攸關人命的大事,一旦出了漏子,算起賬來,那是會掉頭殼的。李鵬在位,只手遮天,萬事皆好;一旦李鵬下臺,則危機四伏,敢問保障何在?這兩大問題橫亙,就決定了李鵬退休一事決不簡單輕巧。說的直白,那叫『難以善退』。

有人也許會說,問題沒有這麼嚴重吧?其實,設身處地為李鵬想,則支持上述擔心的論據,不是很少,而是太多。單說『六四』一項,雖然中共當局再三重申『決不翻案』,但是,問題的微妙和危險也恰恰在此:誰見過鐵板釘釘的事情要三番五次再來重申?誰沒有見過中共三番五次以『翻案』那些它曾經保證『永不翻案』的事情來尋求新的政治資本和出路?大家都記得江澤民和朱容基這幾年曾經就『六四』問題對美國人說過些什麼吧?難道偏偏李鵬會不在意或記不住那些不與當年中央決定保持一致的說法?大家對於第四代領導人,比如胡錦濤,溫家寶,曾慶紅,在『六四』問題上的態度,有多少了解?恐怕所能了解到的,都是那些無法讓人們有理由把他們看做『鎮壓派』的材料,甚至還有一些根據可以認為他們是潛在的『翻案派』。這樣,李鵬又有什麼理由可以一百個放心,確信新一代領導人會像自己一樣堅定地維護『六四』當年結論呢?

何況還有人的因素之外的諸多因素:《天安門文件》出版,說明裡裡外外都有人要做這個文章;黨內甚至近年來也政治改革呼聲高漲,而誰不知道一九八九年的事情是和『政治改革』四個字緊密相連?加入世貿,資本家入黨,豈不都是引狼入室,那些傢伙從來減少過他們的『亡我之心』嗎?

除非李鵬的神經特別遲鈍或堅強,否則,他也會像江澤民曾經表白的那樣,『晚上睡不著覺,想來想去想哪裏可能會出問題』。在江李朱三巨頭當中,李鵬是迄今唯一一個從來沒有公開表達過退休意願的,個中當然有他的困難和打算。這不是,李鵬還沒有退休呢,有人就已經開始在李鵬家人的腐敗問題上做文章了。文章用意何在?且聽下回分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