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五縱隊在北美
 
螺桿
 
2002-5-30
 
【人民報消息】去年,有位朋友從美國回來,聊起六四的話題,他說了這麼一件事:海外華人普遍肯定六四的歷史意義,所以每逢六四周年,都有紀念活動的。這年,他所在的教會又舉辦了座談會,教友中不乏有六四的學生和見證人,正當大家義憤填膺控訴中共暴行,心情沉重地悼念亡靈時,卻有一個不和諧的音符跳出來了,一位自稱從北京來,也是「六四見證人」 ,平時對上帝極虔誠的,人緣也忒佳,每次聚會都能掏出幾塊美金做奉獻的老大姐,記得是姓趙,爭搶著發表了一通長篇大論,先是痛陳了一段文革史,說自己也受過四人幫迫害,然後話鋒一轉,就批評起六四的學生來,大意是說學生有錯,政府是被迫開槍,又說六四微不足道,其「微不足道」的程度,相當於「家長教訓不聽話的子女」, 又說中共對學生的屠殺,與中共的改革開放成果比起來,簡直是件「小小的,芝麻大的事情」 ,她一邊說著,一邊還豎起小姆指來形象這個比喻,話音未落,全埸已是一遍嘩然,教友們面面相覷,都奇怪一個信主的人,怎麼會講出這種沒人性的話來?

我問這位朋友:後來呢?後來,就再也沒見這位趙大姐到教堂去,聽說是到加拿大去了,朋友說。

象趙大姐這類人物,我想現在大約已經周遊列國,遍布全地球了。看來中共不愧是消毒專家,滅火專家,文過飾非搞無賴輿論的玩家,這些年來,竟能動員一大批吹鼓手和打手出沒於世界各地,為中共歌功頌德,詆毀民運,圍攻「境外敵對勢力」,企圖把一埸血腥的大屠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心可昭。

人們都說北美遍地是中共第五縱隊,看來所言非虛。不過我覺得中共的第五縱隊,絕對是不能與當年納粹德國的第五縱隊相比的,人家是個龐大的,有高度組織化專業化素質的間諜網絡,而中共這個,只能算使館特務 + 愛國憤青 + 親共奸商 + 人蛇組成的烏合之眾。這支雜牌軍雖然蹺勇驃悍,但它並非是為國家為民族出征,而專門是與中國境外民主陣營對壘,是專與同胞打內戰的。物以類聚臭味相投,嫖客找婊子屎殼螂滾糞球,它們是中共政權為茍延殘喘,一路招兵買馬拼湊起來的一股陰暗的濁流。就說這個因特網,每逢六四祭日之前,必是未雨稠繆,總會有這類趙大姐式的人物,鑽進民主論壇,不失時機地大撒漂白粉,搞得到處是停屍房的味道,但嗅過腐屍的人都有體會,那漂白粉或者「來蘇兒」的味道再濃烈,也是壓不過中共屍臭的。

不錯,歷史的淡出就如人的情感,仇恨與恩情,思念與怨忿,這些靠記憶來存在的東西,固然是與時間和距離都成正比,時過境遷,一切都會變化。不過「人民共和國」的五十年,這段並不漫長並不久遠的時間,被中共大法師一變化,竟然能時空倒錯,「山中方數月,世上已千年」 ,憑白無故,硬是抹去了三十年,而且這段歷史誰一提起,誰就是翻「老皇歷」 。成吉思汗,康熙乾隆的皇歷可以翻,孫中山蔣介石的皇歷也可以翻,唯獨這三十年「老皇歷」不可以翻。 對中共來說,這三十年是痛處羞處,是癩疤,是痔瘡,是碰不得摸不得的隱私。所以就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於今,上下五千年減去三十年,到文革和六四,就戛然而止了,好象中共的歷史只是從九十年代才開始,在此之前的一切都是個黑洞。

現在六四臨近,中共的筆桿子們,拿六四血卡的愛國憤青們,又開始出籠一系列漂白粉文章了,請看,在《民運人物不再是人物》 ;《六四話題不再是話題》 ;還有《千秋功罪 - 鄧小平》這三個代表作中,中共筆桿子和紅眼阿義們,一改揚名海外的新華社痞子文風,又換上了一具冷眼向洋「客觀公正」面孔,搖著羽毛扇陰陽怪氣,對民運人士大加諷刺揶諭,一面又假猩猩地對死難者擺出同情樣子,大罵共產黨鄧小平,然而越說越露餡,最後乾脆就直說:「現在不宜平反」了。為什麼現在不宜平反?理由是不怕「黨將不黨」,就怕「國將不國」 。好一付愛國面孔!說穿了,就是「穩定壓倒一切」 ,因為只有穩定,中共官僚家族才能從容侵吞人民血汗國有資產,才能順利地由流氓無產階級政黨過渡到資產階級政黨,從而逃避人民的清算。更有中共網絡特務,用娼妓扮純情女學生拉客的手段,鮮廉寡恥的假冒六四愛國學生,明目張膽地替主子罵陣,向民運人士叫板,為中共一年一度所面臨的尷尬困境解圍。上得網來,但見海外民主論壇一片緊鑼密鼓殺聲震天,特務走狗們沐猴而冠,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埸,猶如街頭雜耍好不熱鬧。

其實這些表演都是徒勞的,因為「歷史是人民寫的」(劉少奇語) ,對於中共淡化文革抹殺歷史,為毛澤東辯護招魂這些表演,人們不必費多少筆墨批駁,一個國家主席劉少奇的遭遇就說明了一切。六四也是這樣,中共自己盡可以說沒開槍沒殺人,盡可以說開槍有理殺人有理,但長安街上對恃的,一方是坦克野戰軍,另一方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豈能是排電影演街頭肥皂劇?僅僅這其中一個畫面留在歷史上,就足夠了,還需要證明殺了多少人嗎?還需要論證為什麼殺人嗎?鄧小平李鵬等中共劊子手們,從六四那天起,那觸目驚心的屠殺場面一進入世界人民的眼簾,它們就與秦始皇希特勒一樣,立即被永遠地釘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了。

說「民運人物不再是人物」了,這未必不可能,大浪淘沙,想當初中共一大那麼多代表,最後又剩下了幾個呢?趨炎附勢,投機鉆營,妒賢忌能,興災樂禍,趁火打劫這些小人心態,正是中國人的最大民族劣根性,這種劣根性造就了向演員潑大糞的英雄,也造就了「911」為拉登齊聲喝采的好漢們。然而「不再是人物」 ,決不等於不曾是人物,未曾是人物者,又有什麼資格嘲笑曾是人物者呢?魯迅先生說得好:有缺點的戰士永遠是戰士,而蒼蠅再完美也是蒼蠅。與那些孺夫,吃人血饅頭者相比,哪怕是做了一天的民運分子,也不愧對中國人民的民主事業,做一天戰士,就曾經是個人物,而當了一世豬狗的奴才們,任它跳的多高,卻永遠也不能算做人物。

說「六四話題不再是話題」了 ,是一種十足自欺欺人的駝鳥主義,中共正是因為怕這個話題,六四硝煙未燼,還沒等鄧氏去見馬克思,自己的調子先自降了下來,從大張旗鼓慶祝「平暴」勝利,到互相推卸責任抓替罪羊,弄得楊尚昆兄弟灰頭土臉,李鵬照鏡子裡外不是人,江澤民偷著樂卻捏把冷汗,袁木張工之輩的英雄們個個都被「冷處理」成陽萎早泄,耷拉翅膀的閹雞。從「暴亂」到「動亂」 ,從「風波」到「事件」 ,御用文人們搜腸刮肚用心良苦,再也找不到合適的詞兒來折衷和淡化六四了。

以中共願望,真是恨不得全世界的六四見證者,全都患上大腦炎,留下健忘後遺症,把昨天忘個一乾二凈。其實,六四這個話題猶如惡夢,中共自己才是最想忘卻的。現在網絡上大灌漂白粉貼子的,聲東擊西加強火力攻打法輪功,轉移人們視線的,不正是企圖掩蓋這個話題嗎?無可奈何的是,世間萬事,竟然全是為了忘卻才作紀念的。

現在中共,是任人怎樣羞辱,任人怎樣遣責,它只是裝做沒聽見沒看見,象那駝鳥一樣,面對國際社會的,是屁股不是腦袋,「屁股不要緊,只要腦袋真」 。不過,一遇羞辱遣責,就將腦袋這麼一藏,豈能長治久安?中共不要以為鄧氏撒了骨灰,天安門廣場血磚全換了光滑大理石,就完事大吉。六四英烈非村魂野鬼,這筆血債是要償還的,鄧屠雖死惡名代代遠揚,李劊雖生罵聲時時近耳,這筆債欠得越久利息將會越大,秦儈後人愧姓秦,萬代恥辱累子孫,因為歷史已經清楚地將這反人類暴行登錄在案了。

中共網絡特務散布「六四不再是話題」的論調,只是一廂情願自我安慰罷了。南京大屠殺至今六十多年來,哪一年哪一月不是話題?即使中國人自己不清算,也會有世界上一切愛好和平的人民來清算,如此重大的反人類罪行,就憑它日本右翼勢力一夥人,能抹掉嗎?日本人只能改寫它自己的歷史,卻改不得世界歷史,中共也一樣,只能改寫它自家的黨史,能改得了中國歷史世界歷史嗎?再說,那中共黨史又是什麼玩意兒呢?不過是一塊什麼都擦,髒兮兮,臭哄哄的破抹布而已。而六四是中國人民,世界人民的,六四留在人類歷史上的,它不僅是個重要話題,而且是個永遠的話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