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政秘密金庫有黑錢三萬億 朱熔基幹耍嘴皮子不敢送棺材(圖)
 
青晴
 
2002-5-28
 
【人民報消息】國務院一份調查報告披露:在全國銀行存款中,以假名開立的賬戶,約占總存款額的百分之二十五,這些都是黨政機關的秘密金庫,總金額已高達三萬億元。

實踐「三個代表」的輝煌成果

前不久,臺灣國安局秘密基金被傳媒曝光而引起軒然大波。近日,日本也傳出類似臺灣秘賬消息,稱小泉首相十年前曾收受宮澤內閣秘密基金五十萬日元,云云。

其實中共政權在這方面的醜聞,遠遠超過臺灣和日本,只是因為中國大陸的老百姓被剝奪了知情權而無人知曉罷了。

這也可以說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大特色。也是高官們學習了「三個代表」之後,實踐「三個代表」的具體體現。

從國務院一份檔案材料說起

《爭鳴》5月刊報導,國務院有一份稱為「2001─11─0015」號檔案,是由中紀委協助國務院辦公廳、監察部、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審計署進行的關於全國黨政機關非正常資產的調查報告。

這項調查工作從去年五月開始,至十月初告一段落。當時搞這項調查工作的目的有三:(一) 要全面掌握國家、國民的資產,有個較正確的統計數;(二) 要掌握黨政機關匿名持有的資金情況及其來源;(三) 要通過調查,配合反腐敗工作深入,以及向有關部門提交換屆中幹部及其家屬的資產狀況。

要想調查,先要準備豁出一條命

2000年12月31日,從瀋陽投寄給中紀委書記尉健行親收的一封掛號信,內附音樂賀年卡。寄件人地址是瀋陽軍區政治部某處。一月二日,該掛號信到京後,即送到中央警衛局郵件安全處檢查。

這份郵件原本已經通過檢查爆炸物品的儀器的檢查,但檢查人員對該賀年卡的重量有疑,便啟了封。啟封時發生了爆炸,二名檢查人員當場被炸至重傷,當即送往三軍總醫院救治,終因傷勢過重不治死亡。劇毒品摻在濃烈的炸藥內,一拆動賀年卡,引爆後,劇毒品就散開了。

針對尉健行的「01-1」特大案,該專案組又把作案組織人員鎖定為高級幹部子女所操縱、策劃的。

2000年12月24日,尉健行在中紀委第五次全會上宣布,中央決定,從2001年起,將實行省、部級幹部家 庭財產申報制度。

但這一決定在十二月上旬已經外泄。僅十個工作日,全國五十七個大中城市的金融機構,非正常提取現金就高達四百二十一億一二千三百萬元人民幣、二十五億八千一百萬美元的外匯。另外,中紀委已對部分高幹在經濟領域的非法活動立案調查的情況,據說也已外泄。

朱熔基那兩百口棺材送給誰的困惑

從九八年以來,中央曾多次安排,要對全國資金進行一次全面統計工作,但都一再夭折。四月初,朱熔基在國務會議上說:我到中央快十二年了,我只能告訴上報來的統計數、收到中央庫房的稅款單,究竟在近八萬億元的銀行存款中,有多少是正常的,多少是不正常的、不合法的,多少是屬於私有的,多少是被占為私有或某地方、部門特殊用途的,我都沒有一個底。社會上稱為「小金庫」、「非法賬戶」,我看不是「小金庫」、不是「非法賬戶」這麼簡單!從所得調查結果在社會上的震撼力,不遜於百萬噸級核彈。這是黑賬戶口,是黨政機關腐敗的一個堡壘。這個問題不解決好、不消除影響,反腐敗斗爭工作不會有實質性進展。對此,我自己有不可推辭的過失。

記得朱總理曾發出「兩百口棺材,一百九十九口給貪官,留下一口給自己」的豪言壯語,現在除了檢討自己,他不敢再送棺材給哪個貪官污吏了,因為第一道難關就是江綿恒。

假名賬戶存款及持有股票情況

據該調查報告披露:在全國銀行存款中,以假名、假單位、假公司開立的賬戶,約占總存款額的百分之二十五。至二OO一年七月底,全國人民幣存款總額達七萬八千五百億元、外幣存款總額合九百六十億美元。其中,假名的人民幣存款額一萬九千二百億元、外幣存款合二百六十五億美元。在四萬億元的上市股票中,有一萬二千億元市值股票,由假名戶持有。對此,中國經濟學家曾戲言:獨特由黨政機關所設假名存款賬號、股票戶,具有二重性,既可穩定人民幣金融體系,又可對假名階層利益欲望起到抑製作用。(見中國社會科學院二OO一年十二月中旬《簡報》)

秘密金庫資金來源的十個方面

據該調查報告披露:秘密金庫三萬多億元資金的來源,主要有以下十個方面:(一)截留土地開發所得資金。從一九九一年至二000年,土地開發應有七萬六千二百億元收入,但實際上報數僅為五萬三千七百億元。(二)從地方稅收上各自截留,做假賬。(三)從中央、地方基建工程項目款中截留。(四)從黨政部門,機關行政開支上搞假賬。(五)從操控股票、債券上獲利的資金。(六)從金融系統借貸上所得。(七)以非法手段搞的稅收。(八)從申請註銷國有企業和工程的壞賬中獲利。(九)批出大型工程合約所得「回傭」。如山東、遼寧、四川等地高速公路工程,一公里路面工程所得回傭高達八百萬至一千八百多萬元,是工程合約的百分之十五至二十的款額。(十)在港、澳和國外公司資金返饋所得。

假名賬號資金最多的前六名地區:

(1) 廣東省,三千五百二十億元(其中僅深圳市就有一千一百億元);
(2) 山東省,二千一百億元;
(3)上海市,一千八百三十億元,
(4)北京市,一千五百六十億元:
(5)遼寧省,一千二百二十億元;
(6)浙江省,一千零六十億元。

此外,冒用已故中共領袖名字開設匿名賬號,有七千多個;用地方名義開設假名賬號,有一萬二千多個。

為何中南海議而不決顧慮重重

中央曾多次設法解決黨政機關的秘密金庫問題,但是顧慮重重,深怕反作用帶來的震動。

去年十月,中紀委、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國務院研究室曾提出報告:建議由中央政治局討論決定後,由人大常務委員會審議通過臨時法律,授權國務院頒布命令:即日起凍結、查封用假名開設的銀行賬號,由人大、政協、紀委、檢察、財政、工會、民主黨派組成清查機構,把這筆天文數字的資金審核後,向全黨、全國公布,用以穩定民心、穩定市場,又表達了黨和政府的廉政決心,然後,將這筆資金用於:加大西部開發戰略發展的基金;建立全國城市社會保障體系的基金,建立農民普及教育、農業結構改革基金:建立高等院校教育資助的資金。

據悉,在政治局會議上研究時,雖然沒有人敢公開反對,但不少人棄權,表面原因是怕公開後引起全國震動,實際上是怕動了自己的小金庫,揭了自己的老底。事實上,從去年初,匿名、假名賬號資金就已經開始找出路,有的流入私人賬號,又流到海外中資公司;有的被內部攤分了;有的被換買成國債、土地儲備;也有的存入了外資銀行。這些人不可能是老百姓和村幹部吧?

荒唐至極的反對意見

政治局內部的反對意見主要有:

(一)這項工作難度極大,牽涉面廣,內情複雜,其中包含著合法和不合法,有關領導知情、有批示同意的,也有出於當時環境所需的。

似乎冠冕堂皇、理由充份,實則威脅某些有關領導不要自找麻煩。

(二):此舉會造成社會恐慌,資金會出現大規模轉移;金融體系將發生擠提,幣值失控貶值;問題公開化,會造成社會加劇對抗,政局、社會秩序會出現混亂,股市崩潰、外資撤出、金融體系面臨災難。

這種理論是說:「如果擠出毒癰,就要全身潰爛,所以絕對不能醫治!」這難道不是可笑的恐嚇?這些高層的貪官污吏們為了一己私利,置國家、民族、人民利益而不顧,他們難道不是改朝換代的急先鋒?

(三):境外、外國敵對勢力會乘機進行煽動、顛覆活動,全國政局管治陷於長期性被動狀況。

這是江澤民為核心的中共最幼稚、最愚蠢的一個藉口,每當國內玩兒不轉了,就把這老調子拿出來掩蓋自己治國的無能。堡壘是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的,哪個政治家都明白這個道理。如果中共上下團結得堅如銅墻鐵壁一樣,那「境外、外國敵對勢力」豈能一煽就動呢?整天叫嚷人家顛覆你,不正是告訴別人,自己是個膿包蛋嗎?

朱熔基隨「江」逐流,只剩耍嘴皮子的功夫

朱熔基在國務院會議上承認:黨政秘密金庫問題不能不解決。因為這始終是壓在中央身上的一個沉重包袱,始終是一顆摧毀性的重磅炸彈,始終是我們在工作上、政策上造成的重大過失。但他又說:怎樣解決好,不僅是金錢上的問題,而且是國家前途、共產黨領導的問題。

開會承認上萬次也無濟於事,朱熔基連江綿恒拿大慶市區區70萬元都不敢碰,他怎麼敢碰眾多高官們視若命根子的三萬億元的秘密金庫呢?

給做點兒好吃的

中共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們在江核心為首的腐敗旗幟下狠命挖著中共的牆角。近年來的倒共民謠、民眾的遊行示威、數月來天象的變化、光環、海市蜃樓、佛光的頻頻出現,千棵鐵樹開花的奇景,都預示著什麼?

不治毒癰終成大患!中共欺騙人到頭來欺騙的難道不是自己嗎?三萬億元的秘密金庫查不查都沒有實際意義,因為整個中共政權的肌體上無處不見毒癰。

大家都知道,當一個垂死病人無藥可治之時,醫生說的什麼──沒幾天了,擡回家吧,給做點兒好吃的,他想吃什麼就滿足他!

那三萬億元的秘密金庫是否就是那點兒好吃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