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與李嵐清
 
作者:吳國光
 
2002-5-19
 
【人民報消息】這個『溫李』,當然是溫家寶和李嵐清,而不是溫飛卿與李義山。後者末代詩人,卻也別開生面;前者呢,作為可能的總理人選,會不會面臨末代總理的命運? 我知道,這話有人不愛聽。正說什麼『空前盛世』呢,怎麼會是末代王朝?去年年終,連『美國之音』記者都出了這個題目給我來回顧中國一年政局:為什麼中國能進入這種『盛世』時代?我還以為他開玩笑呢,反問:怎麼個『盛世』法?答曰:取得了奧運會主辦權,又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我說:用前一個標準衡量,則西方已經有上百年乃至兩千多年盛世;拿後一個標準來看,則世界上一百九十多個國家當中,已經有一百四十多個在中國之前進入盛世。要說必須兩件『盛事』兼備才算『盛世』,則不說美日英法,就連韓國也早我中華上國多年而進入盛世:那我們又有什麼好自豪的?

這話扯得不遠。因為這兩件事,奧運與世貿,恰恰分別與李溫二人密切有關。去年七月,是李嵐清率團前往莫斯科,奪得了北京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而溫家寶作為主管金融和農業的副總理,目下應該正在為中國加入世貿之後如何應對這兩個領域的衝擊而苦惱,以至有消息說他會為此推遲原本訂在五月的訪日行程。不都是『盛事』嗎?沒想到,如此這般『幾家歡樂幾家愁』:一邊是意氣風發,凱歌高奏;一邊是慘淡經營,如履薄冰。這般態勢,固然決定不了誰能出線當總理,卻也可以是意味深長的。

首先,這裏有一張『政績』牌。競爭總理職位,李嵐清最大的不利無疑在於年齡:今年他就滿七十周歲,明年開人大時更是七十一了。可是,朱熔基不也是年滿七十才出任總理嗎?這個先例,相信李氏和支持他的力量一定是要援用的。當然,李嵐清沒有朱熔基那種似乎非他不可的治國能力。不過,這是外界的看法,而不一定是中共最高領導層的看法,至少不會是江澤民和李鵬的看法。何況,現在與李嵐清比較的,並不是朱熔基,而是溫家寶。外界一般相信溫家寶的能力,一則是由於朱熔基的背書,二則是看到了他在工作中的勤懇和認真。然而,能力如何,在決定中國領導人命運上,其實不太重要。還是那個老例子:李鵬無能,這是國內國外的多年共識,那又怎麼樣呢?說到底,即使在當年討論總理人選和在後來『六四』民怨高漲時,在高層,有誰敢對李鵬把『您能力不強』這句話說到檯面上呢?相比之下,『政績』 就是一個可以拿得上檯面的理由。

固然,在中國那種體制下,『政績』也可以是虛的: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但是,恰恰就因為這種吊詭,增加了人事任用的許多『貓膩』。『奧運』與『世貿』這兩件事的對比,就顯出了背後的這種『貓膩』。『奧運』主辦權,中國努力多年,去年是志在必得;李嵐清去莫斯科,雖然不能說是『摘桃子』,卻也明顯是給他一個增加政績表現的好機會。試想,當年陳希同如果在奧運申辦上得勝還朝,江澤民不免投鼠忌器,陳氏恐怕就不會因為腐敗問題而鋃鐺入獄。如今李氏有機會去領此功,憑此應該也足以抵擋得住對他能力和政績的諸種不滿乃至批評。至少,這樣一來,朱容基還好說溫家寶政績一定比李嵐清強?還不要說農業千瘡百孔了──這當然不是溫家寶的問題;但是,在這場爭位戰中,也畢竟不能因此增加溫的優勢吧?

其次,但卻更為重要的是,這背後或許表現了最高層與溫李關係的某些跡象。正如上周所述,如果溫真的是得到朱的支持,而李鵬方面贊成李嵐清的話,則江澤民的偏好,就是決定誰會成為下任總理的最關鍵因素。基本上,溫李都與江關係良好;現在要看關鍵時刻江如何下這個決斷。比較來說,似乎李比溫對江來說更得政治上的信任。根據之一是,李嵐清奉命主持專責剿滅『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誰都知道,『法輪功』是一個燙手山芋,更是江澤民的心頭之患。李嵐清主持『六一零』,因此至少說明了兩個問題:第一,就李的方面來講,接下此事,顯示他下決心接受江澤民對他的考驗,要進一步強化他和江的關係。在據說政治局常委對『法輪功』一事頗有不同意見的背景下,這是對江的巨大支持。在已經年屆七十而官至『一品』的情況下,李嵐清不為總理一職籌謀,向稱老練的他怎麼可能這樣背水一擊?第二,就江的一面來說,當然要有所回報;而一旦李嵐清傾力將『法輪功』問題解決,則可謂『政績』莫大焉,江要提攜他則更加容易。所以,我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感覺李嵐清有總理職位的競爭力。

可是,經濟問題畢竟還是中共政權的命脈所系。李嵐清上臺,能否對付得了加入世貿之後的諸多經濟問題?對付不了,則危機爆發,他難免成為末代總理。著眼這一點,也許江又會偏到另一邊,支持溫出任總理。溫年輕得多,一旦上任,至少會做十年。這十年,中共還能沿著現在的老路一直走下去?如果改弦更張,連政治制度也改了,我們也可以說溫因此會成為現制度下的末代總理。

原載《信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