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與法輪功
 
螺桿
 
2002-5-16
 
【人民報消息】在人類文明已經進化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嚴峻的歷史現實早已宣告共產主義學說的徹底破產。但中共為了一黨之私,在政治上仍然揮舞著這朵昨日黃花,繼續欺騙愚弄中國人民。為了自圓其說,不斷地「創造性發展馬列主義」,對自己的經典大肆造假灌水,將資本主義的東西照搬過來,一律貼上社會主義標簽,為了區別於西方,那些御用文人,竟將中共搞的資本主義竟然美其名曰「社會資本主義」,就憑這不倫不類的名詞定義,我們只能說中共這個馬列主義騙子,將自己閹了又閹的最後結果,是變成了一個醜陋的人妖。所謂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馬列主義「真理」,不過是中共的一本玩弄文字遊戲的《易經》,故弄玄虛的《推背圖》,狗皮襪子沒反沒正,怎麼解釋怎麼有理。這種無恥的政治,從鄧小平開始,到今天的江氏,已是登峰造極無可類比。所以,中共要批判什麼XX功是異端邪說,先要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百變邪說才是道理。

以中國大陸人民所接受的馬列《社會發展史》洗腦教育,馬列主義階級斗爭學說,將人類分為若干階級,這些階級是剝削階級:包括資產階級,貴族階級,奴隸主階級,地主階級,富農階級;被剝削階級(無產階級):包括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包括城市小手工業者,富裕中農,知識分子等等。以階級劃分為基礎,《社會發展史》又將人類的社會結構劃分成資本主義,社會主義。馬列主義將人類社會按資本占有率分為若乾等級,雖然亂七八糟千條萬緒,這作為一種哲學研究方法本身雖無大錯,但它在社會實踐中,卻對人類文明的發展造成了重大危害,尤其是中國,越南,柬埔寨,北朝鮮等亞洲農業國家的民族受孽為甚。這個危害就是:馬列主義追隨者們,使用這種等級劃分,將人類社會定格在某一歷史時期,為中共與紅色高棉這樣的反人類集團製造血腥的「無產階級階級專政」提供了理論基礎。

中共污蔑XX功是邪教,自己又何嘗不是呢?看中共的入黨宣誓儀式,就是個十足的黑色幽默,人們從這種邪教場面可以看到,中共是從俄國布爾什維克那裏接過了模仿意大利燒炭黨人兄弟會的幫會色彩,又從中國青紅幫那裏繼承了十足的黑社會氣氛。這個號稱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工人階級政黨」,當年就和希特勒的納粹黨一樣,除了極少數精英和一些天真的理想主義者,其餘不過是一群極端自私自利的小人,一群善於投機的小資產者和嗜賭成性的流氓無產者。這樣一夥烏合之眾,心目中「從來就沒有什麼神仙皇帝」,除了自己什麼也不信,還指望他們受天理良心約束嗎?

以毛澤東為首的很多中共領袖,本身就靈魂骯髒品質惡劣,怎麼能為人師表,承擔起國民教育這樣重大的責任呢?事實上,歷史已經無情的驗證了很多前人學者為中共所作的預言,如戴季陶,早年曾是信仰馬列主義的,後來反而給中共下了這樣的定義:「至於一些盲從著幾句西洋的共產口號,借來遮蓋自己個人性欲食欲的放縱的共產黨人,說什麼為無產階級謀幸福,為世界人類造文明,真是一群野獸,竟要把中國民族僅存的一點美德,連平民階級裡面的優美德性也都要破壞乾淨,造成洪水猛獸的世界。」

從四十年代開始,凡信仰馬列主義追隨中共的中國人,一旦上了賊船,一概被徹底洗腦,脫胎換骨,變成六親不認冷血黑心的「革命者」,用「特殊材料」製成的「馴服工具」。而那些不情願被奴化的,尚有一絲人性的,必是異已分子,是變節者,是「叛徒」,即使不脫黨,也要被清洗出「革命隊伍」。黨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除了跟黨走,別無出路,這就是中國知識分子為什麼反覆被中共迫害,仍然死心塌地忠實於中共,仍然抱定「兒不嫌母醜」這個奴才主義的根本原因。當然,今天的中共,已經不能與二十年前劃等號了,真正抱共產主義理想的太少了,這個末世的政黨,大多數新黨員都是為了個人利益投機而入,只是苦了那些真正有共產主義信仰的「馴服工具」們,背了中共的惡名,就如吃了蒼蠅。

大陸青少年從認識社會那天起,就開始被中共灌輸滿腦殼的反民主反人類思想,「念念不忘階級斗爭」,在公共汽車上不給老年人讓座位還心安理得,因為萬一對方是老地主,就便宜了「階級敵人」。我讀書時就有一位道貌岸然的教導主任,經常告誡我:「螺桿同學,你應該德才兼備啊!」我知道,他所謂的「德」,就是靠近黨團組織,政治上「積極要求進步」。但我實在是「進步」不起來,因為要我向那些數理化交白卷的黨團幹部們做思想匯報,充當告密者,這太難了,除非我說假話,否則剖白自己的靈魂,無異於當這些傢伙們的面裸體,一個有獨立人格的人,為什麼要被這些白癡們屈辱呢?那位教導主任在「德育」青少年的同時,居然沒有忘記奸淫女學生,後來被受害人告到監獄,給犯人作「德育」去了。

我在國企工作時,還有一位書記,也總是語重心長地告誡我:「螺桿啊,你的腦子缺根弦!」我當然知道,他說的那根「弦」,指的就是階級斗爭,我承認,我的腦子裡什麼弦也不缺,獨獨缺的就是這根弦。但我有了這根弦,我將失去那個在戶口上寫著地主成份的女朋友;有了這根弦,我就要在斗爭會上惡毒地批判剛剛還在一塊工作的同事;有了這根弦,我就要與所有的問題「家庭出身」的親屬朋友同學們劃清界限斷絕往來;有了這根弦,兒子罵老子,學生打老師,妻子檢舉出賣丈夫,人就變成了畜牲XX蛋!

其實古今中外的人類社會,許多階級歸結起來,不過只是兩個而已,整個人類只是由窮人和富人,好人和壞人組成的。有錢的富人和沒錢的窮人,有精神財富的文人學者和沒有文化修養的工農兵八,有政治權力的的統治者和沒有社會地位的小百姓,三教九流三百六十行,唯有兩個階級可區分,一個是善人階級,一個是惡人階級。資產者未必都是為富不仁,無產者也未見得全都良心端正。富人堆裡有善者也有惡者,窮人群中有好人也有壞人。壞人,有天生的胎裡壞,基因品質上出了問題,也有社會教育造成的,是學壞的。依俺螺桿的觀察,信法輪功的百分之百是好人,通情達理以德報怨(憑這點俺螺桿就自愧不如),在這網絡上攻擊漫罵法輪功的,不說全是壞人,至少八成是畜牲。

什麼是壞人?一般的定義是指沒有良知、無同情心無愛心、極端自私自利的人。自私的人為了生存,可能會做出很多損人利已的壞事,這可以理解,至少他是為了自己。但真正壞透了的人,是損人不利已,象那些自己都不清楚仇恨法輪功是何緣故的網絡特務,這類人還有腦子嗎?所以,什麼階級說什麼話,這壞人階級,到什麼社會在什麼朝代,都是壞人,按自然法則,是應該被淘汰的。

眾所周知,歐美的文明有相當一部份要歸功於基督教,我們可以指責西方的自由民主是虛偽的,但不能不承認在這些發達國家中,國民教育是優秀而成功的,這與基督教的公德教育分不開,因為有上帝的威攝,人們在行為之前,就先要為他人著想,而不是損人利已,所以西方文明在文化藝術上提倡人性論,在科學技術上積極開拓進取,在政治經濟上則開放民主。我們可以自稱是東方儒家文明大國,是禮儀之邦,但也不能不承認,以小農意識為主導思想的儒家文明,培養的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的實用主義,修身養性的最終目標是利己而不是為他。儘管如此,儒家文明還是肯定神(「天」)的威嚴和報應,也主張「已所不欲,勿施於人」,中國的封建禮教固然陳腐,但在規範人的行為道德上,卻有它積極的一面。在這一規範下,如果每個人能管好自己,對社會還是有利的。

在五十多年前,雖然中國落後軟弱,但中華民族是禮儀之邦這個美譽還是存在的。中共統治大陸後,大陸中國人的國際形像從此一落千丈。這是因為一:中共主張暴力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共產」富人的私有財物,這種打家劫舍政治在文明社會看來就是土匪強盜;二:中共搞「無產階級專政」,剝奪人權殺人無數,實行血腥專制制度,是國際社會所不見容的流氓國家;三:搞法西斯奴化教育,毀滅文化,摧殘宗教,將中國幾千年來的道德規範掃地出門,使整整兩三代「接班人」淪為目中無神不知天理良心,缺乏公德損人利己,夜郎自大好勇斗狠,不知天高地厚的憤青。如此素質的大陸中國人,在世界文明面前是什麼形像,相信一本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就能說明問題。

中國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一是人口過剩,二是信仰危機,不能不重視宗教文化對一個民族發展所起到的影響。但中國目前的幾個宗教,並不能勝任承擔淨化人民靈魂的巨大工程,對中共來說,在其宗教特務掌控之下的「三自基督教」,「愛國天主教」,佛教道教等,無不是裝潢擺設,早已淪為統治工具和旅遊業的搖錢樹。

中共建政至今五十多年,用所謂的共產主義道德教育取代宗教,五十年代也曾出現過「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良性社會,但絕非共產主義道德教育的結果,而是頻繁的政治運動高壓加亂世重典的結果。中共領導階層的腐敗是人民信仰危機的催化劑,現今大陸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那個雷鋒如今已成為大陸人民的取笑對象,成了傻瓜白癡的代名詞。人民渴望有一個強大的精神支柱,賴以支撐中華民族瀕臨崩潰的道德堤壩,而法輪功這個民間氣功團體的產生,正是給這個道德堤壩加註了穩定劑。

海內外廣大有良知正義感的愛國人士,都給法輪功予高度評價,這個高度評價,不只是來自於法輪功的氣功效力,也不只是來自於其創始人李洪志的高風亮節,而最主要是來自於法輪功的「真,善,忍」正念,這三個字,高度概括了一切宗教有關積德勸善的教義和思想,易學,易懂,易行,「真,善,忍」也是全人類共識的高尚品質,就連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說進行攻擊,也要回避這三個字。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攻擊,主要是針對李洪志先生的演說,另外,在國內製造一系列的「國會縱火案」,對法輪功進行無恥栽贓。眾所周知,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和社會團體,都要有自己的教義和宗旨,有神論者對自己崇拜的事物,都有各自的認識和理解,佛家崇佛,道家崇仙,各自都有自己的宇宙觀,法輪功又有什麼例外呢?科學也是同樣,在沒有得到論證之前,稱它是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稱它為科學。李洪志先撓鈧婀郟婕傲撕芏嘞執蒲д諤教值目翁猓綣敲桓蕕南顧擔敲此鬧鼉陀Ω糜新嘸系奈侍猓率瞪希畹木乃淙歡啻錛赴僂蜃鄭飧雎嘸侍庖彩遣淮嬖詰摹?p>邪教的定義最早見於古羅馬對基督教的迫害,到中世紀的「宗教裁判所」時期,迫害「邪教」達到了頂點,科學也成了「邪教」。在人類走向空前文明的今天,在自由民主的法制社會,邪教定義已經不復存在,衡量事物是與非是的標準是法律,不管是「基督復活」,還是「釋迦牟尼再世」,誰觸犯了所在社會的法律,誰就要以個人名義負法律責任。美國的大衛教人民聖殿教,日本的麻原真理教都沒有因其教義學說被宣判為「邪教」而遭「取締」,它們的成員只是觸犯了法律而被政府追究。

值得人們深思的是,中共何以下如此大的政治血本,來圍剿一個區區民間氣功團體?依俺螺桿之見,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在中國人民信仰危機下,不僅普通老百姓信法輪功,就是中共多年的老黨員老幹部,國家機關人員也加入了李洪志的隊伍,按李洪志的出身身份,一個平民竟然能號令千百萬民眾與堂堂國家主席分庭抗禮,這是對封建主義法權的挑戰。中共在骨子裡本來就是封建帝制的基因,對李洪志的文化資質,社會地位進行個人攻擊,這本身就足以說明中共的封建等級觀念是多麼迂腐了,其實中共的大教主毛澤東,當年也不過是個中學畢業,一個圖書管理員而已。

「臥榻之旁,豈容他人安睡」,這才是中共領導人的真實心理。什麼邪教什麼迷信,不過是找個鎮壓藉口罷了。若論迷信,佛教道教哪個不是?扶乩抽簽打卦,念咒畫符裝神弄鬼,難道這些玩意兒歸到了政協名下,貼上了愛黨愛國的標簽就不是迷信了?

中共在網絡上發動幾個特務圍剿法輪功,除造謠污蔑之外,還有幾個典型的愚蠢招式:一是冒充法輪功人,大量在中立網站上灌水,自問自答自導自演,插科打諢無理取鬧,引起網客對法輪功反感;二是扮成反共角色,製造一種即使是反共勢力也敵視法輪功的假象,罵法輪功時也罵上幾句中共,但輕重有別,可謂小罵大幫忙;三是假裝中立,實則是「拉偏架」,玩弄詭辯術,指責弱勢的一方招架無理,卻任由施暴的一方揮拳;四是裁贓扣屎盆子,凡在海外名聲臭的如中共,就把法輪功與它硬扯在一起,要臭大家一起臭,玉石俱焚,臨死也拉個墊背的,國內的殺人放火,奸淫盜竊,統統算到法輪功頭上,這種流氓無賴手段,出自於一個政黨,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俺螺桿看不公,自然要替法輪功抱不平。

曾幾何時,中共的世界共運紅旗插遍了「亞非拉」,如今是孤家寡人,連自己的老百姓都不再信那個烏托邦共產主義。中共為了整法輪功,不惜自取其辱自毀形象,丟盡了中國人的臉,一個泱泱大國的政府,倒象個心胸狹窄,喋喋不休詆毀公婆的刁惡婦人,在外交場合撒宣傳小冊子,把反什麼功的政治宣傳搞到駐外使館,拉一些船民偷渡客充作華僑,為其造勢作秀,實在是可悲,可嘆,又可憐。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