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新華社為趙合打架!《焦點謊談》導演業餘演員九流 (多圖)
 
青晴
 
2002-5-13
 
【人民報消息】昨天《人民報》有文章說,新華社誣蔑法輪功的文章不敢署名,今天就把沒有署名的幾篇關於「趙合」殺人案的文章補上了名:「新華社記者 李術峰 錢詠虹 黃燕」。責任編輯還是空缺。

為學術論文上誰的名排在前面,很多合作者都能翻了臉,所以新華社雖然補上這三個名字,但大家都知道是被強迫的,如果他們自覺自願的,為什麼第一次不刊登自己的名字呢?揚揚名多好。誰不明白在給法輪功誣陷造謠的文章上揚出的名可不是好名,說不定幹的多了,還要遭報!

新華社把《焦點訪談》節目「「趙合」殺人案」搞了個在線觀看,不搞還好,一搞就弄出了大笑話。

據新華社報導說:今年45歲的戴國生,在內蒙寧城縣公安局先後任看守所副所長、監管警察大隊大隊長、國保大隊教導員,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後,戴國生長期沖在這第一線。 「3月28日下午1時30分,寧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戴國生和民警李成、大明鎮派出所副所長李雨江,一同來到秦鳳珍家,依法對其傳喚。」

「秦鳳珍的丈夫趙合態度強硬:「把人帶走不行。」 」後來莫明其妙地「拿起一把鐵鍬,向毫無防備的戴國生狠狠砸下。「喀嚓」一聲,猛力之下,鐵鍬柄被生生震斷。趙合仍不罷休,手持半截鐵鍬又朝已經昏迷倒地的戴國生頭部連砸兩下……」 ,血案就這樣發生了……

好多年前,我去看話劇,不記得是什麼話劇名了,也不記得是什麼內容了,但我清楚地記得其中一個角色需要哭,那個演員不進戲哭不出來,沒有辦法只好用手捂住臉發出哭腔,結果不但沒有引起共鳴,反而惹得全場觀眾哄堂大笑。

今天我在《人民報》上看到一篇感染人的報導《六旬老人空難痛失四親人:這筆錢讓我怎麼花?》,摘錄幾段:

「我從一個個房門口前經過,從裡面傳出的只是低聲的悲泣和交談,但這種低調的哀怨似乎更具穿透力。」

「張阿姨是在一位中年婦女的攙扶下進來的。我立即從床邊站起來,讓她坐下。一絲謝意從她潤濕而麻木的雙眼中一閃而過。她並沒有與保險公司的人說什麼,只是淡淡地說出一個名字,便靜靜地呆坐在那裏。保險公司的人立即熱情地查對起資料來。我緊挨著她坐下,她沒有拒絕。也不知道交談是怎樣開始的,這位一下失去四位親人的老人早已泣不成聲。」

「「7號晚上7點『他們在北京機場給我妹妹打電話』說坐8點半的飛機回來,5歲的小外甥還在電話裡嚷嚷著想吃家裡的炸醬麵,給他做好了,他又不回來吃……」張阿姨的眼淚順著滿是皺紋的臉頰流下來,我的眼睛也紅了。」

「我注意到張阿姨腰間纏著一塊巴掌寬的護腰。她摸著護腰,眼中充滿母親的慈愛。「我前段時間腰椎錯位,都是兒子帶我去醫院,他也是醫生,直到出事前幾天,他還專門從新疆打電話回家詢問我的病情,是個特別孝順的孩子。」」

「這時,保險公司的人員對還沉浸在對兒子無限回憶之中的張阿姨說:「您兒子的名字已經核對過了,沒錯,我們會盡快為您辦理賠償事宜。」張阿姨突然悲從中來,大聲哭道:「我一個老太婆拿這筆錢來幹什麼啊,這是我兒子用命換來的,我怎麼花啊。」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

當我看到這篇報導時,不禁熱淚盈眶,記者描寫的栩栩如生、歷歷在目,我彷彿能觸摸到張阿姨,能隨著她的悲哀而流淚。我知道這位記者的文章是蘸著淚寫出來的,是用心寫出來的,所以非常感人。

我還看到一篇報導,說他的兩個要好的同事和朋友在那架失事的飛機上,一個是5月2日剛結婚,一個是去大連探望妻子,當他和其他的朋友打電話談到這件事時,雙方都哭得無法交談下去而掛了電話。

(左圖可點擊放大)

在《焦點訪談》的「趙合殺人案」中,民警李成手舞足蹈、表情誇張做作,臉上沒有一絲對戴國生壯烈犧牲的沉痛和懷念。最失敗的是他無法完成痛哭失聲的高難度表演,所以只好用胳膊擋住臉,發出哭腔。可用胳膊擋臉這個動作時間太長了也會穿幫,只好立即切換鏡頭到一張圖片上,畫外音繼續播放他的哭咧咧的聲音。誰都聽得出來這聲音不是發自內心的,自然聽起來就無法打動人心。

我有個朋友是個話劇演員,他對我說:「現在《焦點訪談》誣陷法輪功的節目只注意數量,不注意質量,效果越來越差。怎麼能選那個民警李成表演呢?要在我們話劇團,誰要演得這樣,導演可不給面子,當場就換人,現在都講經濟效益,演得這麼差,賣不出票去。而且舞臺藝術和電視劇差別很大。演員在舞臺上表演不誇張一點,後面的觀眾看不到表情。可電視劇就不同,觀眾在銀屏前近距離看,稍微誇張一點就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這個「趙合殺人案」的錄像和新華社文章中破綻百出:

1、在《血!血!血!》那篇新華社記者的文章裡,記者寫道:「1998年春節前,外出打工的趙合夫婦倆回到村裡。這次,他們沒有像以前那樣忙著張燈結彩,走門串戶,張羅新年。到了晚上,夫婦倆神秘地招呼鄰居一起看「錄像」。原來,自1998年在河北文安打工,趙合便開始與妻子秦鳳珍一同練習「法輪功」。」

(左圖可點擊放大)

5月8日中央電視臺由翟樹傑主持的《焦點謊談》錄像片中播放出來的:「記者:趙合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練「法輪功」的? 犯罪嫌疑人趙合:99年。在河北,在那兒幹活的時候聽村民說,那時候議論「法輪功」的事,話題挺多的。聽說以後,就到商店買書,然後看,開始接觸。」

新華社記者和《焦點謊談》錄像片中說的趙合練習時間卻相差一年多,一個說趙合1998年春節前就招呼別人一同練,一個是趙合被捕後說的1999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不能因為記者們事先來不及通氣,寫出的東西就可以互相矛盾、互相打架!

2、既然趙合是因為殺人才被捕的,為什麼錄像中審訊他時只字沒有談到殺人呢?只是問他從什麼時候買的法輪功的書呢?這是否要強加人一個印象:他是煉法輪功的,因為煉了法輪功才會殺人?

現在,全國的媒體無論大小都在玩命宣傳「三個代表」,學習「三個代表」,要是用這樣的推理,那麼國內媒體報導的飛機失事、船只沈海、偷渡出國、公款嫖娼、賣淫糊口、走私販毒、私造槍隻、私造假幣、私造炸藥、製造假藥假酒……,等等等等都是實踐「三個代表」的輝煌成果。江澤民應該如何處置?是否死一萬次還有餘辜?

3、新華社三位記者李術峰、錢詠虹、黃燕在《毒手伸向人民警察》這篇文章中寫道:「2000年7月15日,當地派出所在趙合家查出《法輪功》磁帶19盒、《法輪功佛法》、《轉法輪》、《李洪志口令》、《法輪經文》、《手抄正語》等」宣揚「法輪功」的宣傳品若干。正因為江澤民讓銷毀法輪功的書籍,書店裡不許賣法輪功的書,所以這三位記者可以放心大膽地胡編亂造。您要喜歡刨根問底,查出個究竟來,現在就可以上法輪功網站明慧網上看看,這些記者寫的那些書名和磁帶名,除了《轉法輪》這本書以外,其他的找得到嗎?另外,法輪功創始人講法的磁帶不是新華社記者文章中寫的19盒,而是9盒。

(左圖可點擊放大)

4、《轉法輪》這本書裡沒有教授功法的圖片和說明,而趙合說他買了《轉法輪》回家自己煉的,那怎麼煉啊?

5、為什麼3月28日殺人,3月30日被逮捕歸案,而在5月8日才掛到新華網上,這齣戲這麼難出籠嗎?表演的實在不行,為什麼不找專業劇團的演員來完成?一個多月才搞出這麼可笑的東西來?

6、沒看過《轉法輪》的有,沒哭過的人沒有。您說,是不是先是心裡難受,然後眼圈紅了,才落下淚來,有象《焦點訪談》中民警李成那樣哭的過程嗎?看來戴國生之死內有蹊蹺。

7、為何派出所副所長李雨江被鐵鍬狠打兩下,沒有出於本能地叫喊,竟不出一聲? 既然是走的距離不遠,為什麼走在前面的戴國生聽不到一點打人的動靜呢?為何知情人透露事情不是發生在趙合家門口而是在田頭的地裡?新華社和CCTV到底要掩蓋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8、新華社的文章中都不得不承認:「在當地村民心目中,趙合是最難與血案沾上邊的。「趙合過去的確是個挺好的好小伙子。」他的鄰居、52歲的趙信老人說。在大家的印象中,趙合老實本分,聰明過人,喜歡鑽研,從小學到初中,學習成績一直不錯,考上了重點中學大明鎮八裡罕中學,大家對他寄予很大希望。但1990年,趙合高考落榜,為減輕家庭負擔,他放棄了復讀再考。 」鄰居都搖頭嘆息:「可惜了,一個好小伙子……」 為什麼最難與血案沾上邊的好小伙子會打死了人呢?

(左圖:既然肇事現場在田頭,那麼趙合家門口的這片紅彤彤就不會是鮮血而是紅墨水了。CCTV真辛苦,連編帶導還得親自動手製作。)

一位知情人道出了實情:陽春三月,正是春耕農忙時節,北方近幾年連續乾旱,能引點水澆地很不容易,誤了農時就會影響一年的收獲。出事這天,不煉法輪功的趙合同妻子、法輪功學員秦鳳珍正在自家地裡澆地,警察戴國生帶人去地裡抓秦鳳珍,要送洗腦班。過去已抓進去幾次,都是幾個月後罰款放出,此時農忙又要抓人,趙合及秦鳳珍就再三請求再寬限兩日等澆完地再去。可戴國生不顧百姓生計,不但不聽還罵罵咧咧,強行把秦鳳珍架至警車裡。這時32歲的趙合忍無可蹋倨鸞降厥閉謔褂玫奶孿虼韝蛉ァ?p>9、新華社記者的文章中寫道:「「我以前連鄰居殺雞都不敢看,不忍心看它們掙扎的樣子……」看守所裡,趙合表情木然,但眼中不時閃出迷茫和困惑。在村裡,鄰居們說,趙合連一隻雞也沒殺過。」

沒有因就沒有果,如果沒有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指令,如果沒有下麵人的積極追隨和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如果不逼到讓人活不下去的地步,這個不修煉法輪功的趙合、連殺雞都不敢看的血氣方剛的好小伙子會失手殺了人嗎?如果戴國生不強行把法輪功學員秦鳳珍架至警車裡,會導致「壯烈犧牲」嗎?民警李成會心虛地假哭嗎?

什麼時候新華社記者才能摸著良心寫出感人肺腑的文章?什麼時候《焦點訪談》才能說出是誰使中國人民生活在如此謊言充斥的國度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