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人尋味的《廣州日報》大案(圖)
 
李威
 
2002-4-9
 
【人民報消息】看這兩天的新聞,連人民網和新華網都在刊登沙塵暴的消息。怎麼《廣州日報》登了兩首關於沙塵暴的詩就讓江澤民、羅幹的腿發軟呢?這不耐人尋味嗎?

最可笑的是,廣州市傳媒人士認為,此次事件是廣州日報創刊以來,也是廣東新聞界在建國以來發生的最嚴重的政治責任事故。除責任編輯受嚴處外,至少應有一名報社負責人和部門主任被撤職。

據了解,將經文刊載於廣州日報上的編輯,名字叫井楠,女,現年25歲,原籍中國湖南省,2001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會計專業。是廣州日報原社長黎元江當年從母校(黎早年於該校畢業)親自挑選到該報社的。據一位接受採訪的廣州日報社人士說,廣州日報社領導很器重井楠,一畢業就安排到廣州日報最重要的部門──要聞部任責任編輯,後再安排到經濟部任責任編輯,主持一個編輯專版。

有的廣州業內人士認為,此次事件是廣州日報內部斗爭,黎為打擊對立派人為製造的,絕非一次技術事故。那位年輕女編輯只不過是黎的犧牲品。但據該報另一人士介紹,井楠編輯法輪功創始人的經文,是另一名姓陳的編輯提供的。因為那位姓陳的編輯丈夫是廣東公安官員,而未受處分。井楠成了此次事件的替罪羊。其實,這算什麼事件呢?也根本不應該有什麼替罪羊。如果說是犧牲品,倒是真的,井楠確確實實是江澤民流氓集團整法輪功的犧牲品。

據從廣州方面獲悉,中共廣州市委機關報《廣州日報》刊登法輪功創始人經文一事中的責任編輯井楠近日被國家安全部門拘留審查,中共中央宣傳部和國家610辦亦已過問此事。

其實審查什麼?就是打死那個可憐的小編輯她也說不清。也許就是有人在哪裏看到這兩首詩覺得寫得好,拿過來改一改算自己的,這是常有的事。江澤民不就常常抄襲古人的詩嗎?去年4月把李白的詩改罷改罷,還居然恬著臉送出國去,給了小兄弟卡斯特羅!另外,登了黃山作了個什麼東西,還硬塞進小學課本裡,不管水平怎樣,聽說還是攝政曾慶紅作的,雖然署了江澤民的名,可沒江澤民什麼事兒。

中國有那麼多大案、要案放著不管,江澤民倒被這兩首詩嚇得要死,可見法輪功的威力實在是無窮。

人民日報、新華社這兩天跟瘋了似的,連續出了幾篇文章說一煉法輪功就癡迷了。而且按照江澤民的旨意,整天出社論要「緊密團結在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看來實在沒有人把江澤民當核心,否則就不用整天吆喝著賣了。雖然江澤民又唱歌彈琴、寫詩跳舞,還能說幾國外語(不管有人聽得懂還是聽不懂),印出的「三個代表」滿天飛,花了這麼大力氣,怎麼沒見有癡迷者呢?怎麼都搶著要做法輪功創始人的弟子呢?人家寫完經文不出聲就往明慧網上一放,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如獲至寶,連江澤民都得乖乖地學。可江澤民張口閉口讓人學習的「三個代表」7元人民幣一本賣不出去,降到7毛錢一本,還沒人買,真是可憐啊!怎麼三權在握就沒有癡迷者呢?這是妒忌老K江澤民最不能容忍的。

有人說有啊,那幾個半邊床……,那幾個人可不算江氏癡迷者,只能算既得利益獲取者。不信,哪天江澤民下了臺,她們準是第一個跳上臺揭發批判江的人,因為還是要獲利嘛。沒有利誰會放棄年輕小伙子的追求,去把嫩臉貼在老癩蛤蟆的屁股上?

江澤民在不給法輪功發言權、生存權的情況下,說「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現在剛有人無意中轉載了法輪功創始人的兩首詩,還是經過改動的,江羅就嚇得尿了褲子。

人家不跟江斗,不把他當對手,都能導致他大小便失禁,這個戰可怎麼勝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