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內隱藏內奸
 
羅英
 
2002-4-26
 
【人民報消息】上期人民網吳酩署名文章為自己同類贏得「狗識紅燈」美名,一不留神,又影射了中共顛覆合法國民政府的「抗法惡習」,百夫長的署名文章問世,立即有了現代詩人宋之問的桂冠,被勸告到中南海追兔預防口臭,要先嚼口香糖。此次《逢中必反,逢喜比鬧》一文,仿效中共6·10辦紅頭文件不署名,姓記名者,原籍新華社。看來江家吧兒們學乖了,但循名責實,其真實面目,終難掩蓋。

既為記者,即使也受蒙蔽,但不可能孤陋寡聞如民族主義傻憤青,天真地以糞污潑人;你會知道江澤民連續獲得「世界新聞公敵」稱號,你知道姜維平的冤案,連喊冤的妻子也遭逮捕,你知道西安記者被割斷喉嚨,妻子奔走告狀,也遭「失蹤」;你會知道江澤民對全國新聞界的壓迫、禁錮,南方週末等社會良心的被摧殘,多少同仁下崗,入獄,你是新聞界的正直之一員還是迫害同行的內奸、江家太監叭兒狗?態度立判。

國際新聞組織,反酷刑組織,國際人權組織在你眼裡都是反華,他們只把滴血的「人權惡棍」「新聞公敵」皇冠罩在江澤民一人頭上,並未提及中國,也未提及中共;都知道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一人幹下的蠢事,你們新華社更門清,不會不知道1999四.二五前後的來龍去脈,大陸氣功興起的二十年及九二年起至1999年七年中法輪功的盛況,各地媒體的正面報導,中國總理朱容基對減輕國家醫療負擔的肯定,前公安部長王芳對其醫治見義勇為負傷群體醫療效果的表揚;1996年中宣部動員輿論圍剿,及歷次全國宣傳部長會議,對於報導法輪功全國規模血腥鎮壓的嚴厲禁令;對於世界媒體同行報導的法輪功及民間宗教的殘害事例,你們心知肚明;煉法輪功的大眾既不是地富反壞右所謂黑五類,也不是反政府的黑社會,而是真正的人民大眾:離退休老幹部,老黨員,老工人,知識分子及廣大員工,至今沒有一條像樣的理由和法律,可以抓捕殘害這些只求允許煉功,拒絕邪教罪名的老實百姓,你們把這一本質上危害十幾億人的最基本人權問題,江澤民個人違憲問題,吹得花裡胡哨: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的老弱婦儒(包括被虐死的八個月的嬰兒)成了「衝擊」,「圍攻」,「顛覆政權」,「賣國」,「奪權」,「害怕中國強大」。你們以為保飯碗,並無罪孽,毫不負疚,你們忘了新聞工作者的天職是什麼?你們被納稅人養活,卻下井落石,殘害你們的衣食父母,那些法盲無知的惡警兇手就是以你們這些叭兒狗的狂吠為精神武器而心安理得,放肆行兇,毫無負罪痛悔,你們也是以這些喪盡天良、殘害同胞的打手、兇手為物質武器,為江澤民一人一家錯誤到底效勞。

你們極力掩蓋的事實,據公安內部透露,活活打死,算自殺、直接火化,已超過兩千同胞,令全世界人類發指,而此次國際人權會議未受大譴責,你們竟與江屠戶共享稱心如意,反把糞污潑向遊行、開記者會的受害同胞。清夜捫心,是否還有人性?是否還是人的心肝?是否把這兩千多非法遇害的無辜同胞都看作牛鬼蛇神反革命,替江澤民咬牙切齒以泄憤,以為應該消滅、虐殺;並替江澤民開脫,根本不承認,如全國6·10屠夫辦公室主任吧兒劉京所傳授。

你們列舉的事實,剝去所扣的蠱惑人心嚇人帽子,不過反映了江澤民瘋狂屠戮同胞,踐踏人權引發的全人類和平抗議的洶湧浪潮,直抵大陸心臟天安門的事實。江澤民以布什為「我的太陽」,你們就不敢提美國名字,可憐巴巴叫:「總有那麼一個國家。」

什麼「身敗名裂,徹底失敗」,敢講真話的人,永遠不會身敗名裂。這八字正是江澤民目前的處境,諸如六條指示,曾慶紅私發文件,吳邦國追查謠言,江澤民一意孤行搗毀的是中共社會基礎,壓制全黨,他首先是中共的死敵,你們近視眼太深,賭徒一般把賭注壓在行將就墓的江獨夫一人身上,攝於他一時的權勢淫威,出賣靈魂、良心,人格、國格,並分不到江綿恒一杯羹,江家的殘肴剩飯,你們連味兒也聞不著,你們不是賈慶林、宋祖英,只能遠遠靠邊站巴結不上,打擦邊球撈外快,一旦被抓,照樣開刀祭旗。

江澤民已是冢中枯骨,他招搖國際,撈取不退資本,不過是插標賣首。

什麼「國際亮麗風景」此言恬不知恥,德國焊井蓋,不許小城居民出門,轟外國人出旅館,德國人說「又回到希特勒時代」;江獨夫以荒唐鎮壓逼得各駐外人員如碎催,幹盡外交蠢事,造謠以至逞兇。還妄談什麼外交風範,尊嚴代表,不知羞恥為何物。

什麼是反華!全國規模捕殺手無寸鐵的絕不反對政府的無辜同胞才是反華,出賣領土主權的漢奸賣國賊才在真正反華!中共不代表中國,江澤民在黨內大失人心連中共都代表不了,你們吹捧的不是中國,甚至不是反江的中共,只是漢奸、國賊江澤民一人。

你們全力掩蓋江氏克格勃,結好嫡國,奉送100個臺灣,秘簽邊界協定的賣國行為,反吹捧他「維護國家主權」,你們連中國人的國格都沒了,只是江家一隻喪家犬,向人民狂吠的吧兒狗,大慶、遼陽、撫順工人為求活命,也被你們宣傳為「政治事件」、「動亂」,正如一位經濟學家斷言:

「人民只要敢於爭取自己利益,不再忍受,馬上成為江敵人,慘遭屠戮、鎮壓」。

連在廣場上坐禪或喊本功法好或亮出真善忍三字都犯罪被打被抓;上海一教授,旅行北京,舉雙手遮陽仰望天安門,都被警察立判為練功姿態,兇獸般毆捕罰款,有錯抓沒錯放,還要認罪方釋;2001年元旦一少婦方喊一聲法輪大法好立即被武警當胸一腳摔撞石欄而亡,拖走了事!多麼荒謬的惡法!多麼黑暗的中國!你還有臉狂吹什麼「國際形像」!

你還借老華僑嘴造謠:「法輪功腐化了,花天酒地,一人一天消費100美元,一些國家和組織通過有關機構秘密提供經費」你枉為記者,連外行都不如,武斷妄言,意以為之。你們靈魂鑽進錢眼,滿腦子塞滿錢銹,黑、吉兩省仁人志士為讓國人掙開眼睛,冒死插撥自焚真相電視片,生命在所不計,各國善男信女為傳播真理獻出積蓄,又算什麼?氣功無政治訴求沒有什麼民主基金會,任何國家、組織沒掏過一分錢,你們打進法輪功不少特務,不會不知道歐、美、澳、加世界各地每年都有幾次交流法會,各國學員穿梭往來,每次機票食宿都要上百美元,無人代付,都是自食其力,這不是任何思想控制所能做到的,你們連門徒都沒有腦袋理解,何況武斷、妄言其師!

江澤民只靠強權維持度命,暫憑黨政軍三大權集於一身,此次出訪表明紅地毯已走不到頭,氣息奄奄,日薄西山,人命危淺,朝不慮夕,已是冢中枯骨,你們只捧江澤民一人臭腳,代表不了廣大新華社員工,無權盜用集體名義,你們這些法盲近視眼,易水寒、方宏達、翟樹傑、張洪林如無恥口臭文人宋之問一流三道頭,後跟盲人騎瞎馬,前途夜半臨深池,一條道走到黑,一如過河卒子,只知玩命向前,等待你們的不止是廣大員工與歷史的唾棄。嗚呼哀哉,不知其可!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