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戲子在突尼斯陣陣歇菜 CCTV補窟窿再露馬腳(多圖)
 
姜青
 
2002-4-18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訪德時,邁森瓷器廠送給他一個花瓶,花瓶上畫了一條龍,他們說這種龍的畫法是1732年從中國傳過來的。中華民族是龍的傳人,花瓶上的龍自然代表的是中國,而全世界都知道江戲子是中國的花瓶,這個禮品是巧合還是故意安排的?從江澤民接過來幾乎連看都沒看,就像燙了手似的趕快遞給了旁邊人來看,江澤民也明白在別人心裡自己到底是個啥玩意兒。

中國人最講究說吉祥話,電話號碼、門牌號碼都喜歡「888」(發發發)「899」(發久久)「168」(一路發),最討厭的是「444」(死死死)、「777」(氣氣氣)。一次,我冒了個傻氣,看一位朋友家裡沒有鐘,就買了一個給他,沒想到他們說「送鐘」的諧音是「送終」,所以堅決拒收。

在德國,中方要求大批警察出動為江開道,警護車後還備用救護車!這真是一個奇景。最有意思的是,當江澤民替上海大眾車廠與德國沃夫士堡市大眾車有限公司簽署延長經濟合同時,該德國公司竟然送給他一部救護車作為禮物!這不是在咒他時時歇菜嗎?

自從江澤民愉快地接受了救護車之後,近幾天,細心的人就發現「雅虎」圖片檔一連幾天,都是掛著4月15日下午5點發表的尼日利亞總統和江澤民會見的那兩張照片,再沒有任何新的圖片出來,這對於一個以搶新聞著名的美聯社來說是極不尋常的舉動。目前,所有江澤民訪問的圖片都是由新華社攝影記者發出的極有限的一、兩張,沒有任何其他媒體發表了。而且新華社的文字報導都是報導兩天之前的舊聞。這確實是個令江氏集團和江二奶們極其恐慌的信號。

戲子江澤民是最愛作秀的,見香港記者時主動擺姿勢給他們照,他怎能忍受新華社對他形象的專權呢?這不能不讓人懷疑江澤民在尼日利亞訪問期間,身體出了問題,所以不允許外國記者拍照,而授權拍照的新華社攝影記者必須隨時舉著照相機,什麼時候江澤民稍微還點兒陽,有了點兒精神才能搶拍。這幾張照片可是來之不易噢!

新華社報導說,4月16日上午江澤民結束尼日利亞之行離開阿布賈,奧巴桑喬總統在機場舉行隆重儀式為江主席送行。

這個送行儀式可真「隆重」,和江澤民來時一模一樣,不但還是鳴禮炮21響,還是歡迎江澤民時奧巴桑喬總統拉著他的手那鏡頭,還是中國國旗沒升到頭那個場面……。有人納悶,歡迎時鳴禮炮是規矩,另外在給國家首腦或偉人英雄送葬時有時會鳴炮或在海上鳴汽笛,送活人時誰能拿炮把別國總統崩走呢?鬧了半天,CCTV把尼日利亞歡迎江澤民的場面剪接下來又當成送行播報了一遍!為什麼呢?難道江澤民已經走不動道兒了?播出來只為糊弄糊弄咱老百姓?

還好,CCTV的新聞給我們解答了這個疑團。

4月16日當地時間十四時三十分許,江澤民的專機降落在突尼斯迦太基國際機場。鏡頭中可以明顯看到,江澤民下舷梯時步履艱難,這說明他離開尼日利亞時已經無法正常行走了。CCTV要應付差事只好自己另外想輒。

據CCTV報導,突尼斯是歡迎儀式而不是檢閱儀式,沒有鳴禮炮,沒有上檢閱臺,這完全違法國際禮儀。因為檢閱儀式的殊榮只有國家總統和國王才有資格享受,而歡迎儀式可以對任何級別的政府官員。突尼斯怎麼敢把迎接江澤民的規格從檢閱儀式降到歡迎儀式呢?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中方要求的!您想想,江澤民在德國紅地毯上走了21步,在利比亞紅地毯上挪了7步,在尼日利亞走沒走紅地毯不知道,CCTV的新聞非常短,而且還是奧巴桑喬總統拉著他走的。到了突尼斯沒下飛機都走不動了,江澤民只有顧命的份兒,哪裏顧得上要什麼殊榮,顧什麼國際慣例啊!

當奏兩國國歌時,本·阿裡總統和江澤民站在紅地毯上,他們身後都各站一名敬禮的軍人。也許是有人提醒吧,江澤民的眼不敢到處邪來邪去,但鱷魚嘴又情不自禁地張開了,形象實在慘不忍睹。

江澤民和突尼斯總統本·阿裡舉行會談時,和精力充沛的中年突尼斯總統相比,江澤民簡直就是個老年癡呆症。觀眾看了紛紛議論說:「真丟人,這不是告訴人家,咱中國沒人了嗎?」「都衰成這樣了,還要連任?怎麼這樣沒皮沒臉!」

別看CCTV幾乎天天鬧出點笑話來,但有個優點:接受批評,馬上就改。在突尼斯會談就不再採用拍外景來代替會談了,而是敢於拍內景。這個會談場面很奇怪,只有輕鬆的聊天,沒有稿子,本·阿裡只講了幾句話,剩下的只見江在那裏雙手比畫說著什麼,奇怪的是會談中錢其琛面前也沒有稿件,會場也沒有記錄員。事後新華社報導,兩國簽了七個文本的合作協議,看來無論江澤民在犯羊角瘋或在歇菜狀態下都耽誤不了國事,有錢其琛在嘛!

在突尼斯總統舉行的國宴上,還有個小花絮,江澤民右邊一撮頭髮可笑地翹起來,竟沒有一位中方官員和保鏢提醒他掏出小梳子,讓使用小梳子聞名於世的江主席的形象受到了不應有的損失!但CCTV的攝影師在江澤民寂寞難耐,本性難改,兩眼邪來邪去的關鍵時刻把住了關,馬上把鏡頭轉開來,把損失降到了力所能及的程度!

咱怎能再忍心對CCTV求全責備呢?


江澤民在突尼斯下舷梯時黑腿疼得倒吸涼氣。



在突尼斯歡迎儀式上,腿疼劇烈、站立艱難、眉頭緊鎖。



不用飛機票,嘴就歪回中南海。



攙扶江澤民的重任讓王冶坪的嘴都一起用勁兒。



後腦勺的頭髮長成鴨屁股形也不能不算是個奇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