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奸篇——揭開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的黑幕
 
寶鏡
 
2002-3-28
 
【人民報消息】在舉世矚目的天安門,江澤民引爆了他的秘密武器:一顆焚人栽贓的炸彈。事發之初,國人被慘烈的現場以及幼女的淒厲的呼救嚇懵了,被官方媒體炒作震驚了。但是曾幾何時,這個具有世界級轟動效應的黑社會惡性事件就露出了馬腳,焚人之火戲劇性地燒到玩火者身上。

這應歸功於法輪大法修煉者明心慧眼,特別是一群科技精英,簡直成了推理探長名家,音像罪證分析專家及業餘破案九段,他們的一切論證有理有據,無可扳駁;他們的口誅筆伐不啻是一次社會法庭大審判。和玩火者願望相反,那一盒漏洞百出的錄相帶,反倒成了謀殺案的罪證。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現在該輪到玩火者掩蓋罪證,撲火自救了。

我特別建議,盡可能保持錄相帶的原汁原味,另加指證性的解說,示意性的箭頭符號及佐證(如王進東本人的照片)還可以輔以漫晝說明歷史背景,加上歷史資料(如國會縱火案)製作成多媒體光盤以及錄相帶,在世界各大書店及網上發行,題目可用:「一個驚天大案——共和國黑邦老大的傑作」解說詞請用中英法德日文。我如此用心良苦提此建議,實因陰謀家黑邦老大太「謙虛」,至今不肯認賬;江氏黑店的夥計邦閑們,包括劉京,葉小文,紅頂商人董建華,幾個局級住持們以及那條惡犬何祚庥,他們為了分食一塊人血饅頭,不惜昧著良心賣身投靠,公開跳出來為江氏黑邦的黑社會行逕站臺背書,或助紂為虐,賊喊捉賊;或提供偽證混淆視聽,視天下無人。而我們的國人則太善良,尤其不敢想像一國領導人會導演如此喪天害理的黑社會慘劇。其實大奸大惡隱於朝堂,歷來如此。幹壞事時無人揭露,時過境遷就成千古之迷,這是陰謀家不絕於史的一大原因。所以,請我們的業餘九段揭露邪惡,警醒世人,這可是功德無量之舉。

何況,至少還有三位被冒名頂替的堅貞修鏈者,真王進東郝惠君陳果以及那個可愛的小思影仍被攥在魔掌 之中,隨時有生命之虞。我們揭露得越徹底,知道的國人世人越多,他們的生命越有保全之可能。在此,我特別要向李嵐清進一言:既然你甘心情願淌這趟渾水,榮任江老板半掩門的人肉作坊之大總管,這四條人命就拜託給你了,希望你審時度勢,不要做千古罪人!

本文僅剖析事理以辨其奸。對作案現場的證據不作立論之依據。目的在於和國人共同研討 辨奸識偽之術,以杜絕蒙騙之苦。其實,準確地說,自案發於大庭廣眾那一刻起,陰謀家黑邦老大的面孔巳經暴露於光天化之下了。何以見得?

答曰之一:「月暈而風,礎潤而雨,唯天下之靜者見微而著」。

案發之前,巳有足夠的征象表明陰謀家黑邦老大要製造人命大案了。月暈何在?礎潤何在?在江澤民接受美國記者華萊士採訪,誹謗法輪功一千四百餘人在大陸自殺之時,在預謀香山自殺案未果的傳聞之中。特別,對監獄勞教所下達「打死算自殺」的格殺令,更加赤裸裸地表達了江澤民的心聲和意願:不管以什麼方式,只要讓法輪功成員自殺就行!聽話聽音,鑼鼓聽聲,「他殺算自殺」此言一出,巳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了。那麼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以及爾後萬路自焚事件的出籠還有什麼奇怪嗎?!

答曰之二:「事有畢至」,歷史事件豈能按陰謀家黑邦老大的願望發生?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發生的這一場正義與邪惡之戰,其斗爭焦點在於:邪惡的一方使用一切手段要將正義一方打成邪教。經過一年八個月的較量,邪惡的一方盡顯邪惡,江澤民之流除了渾身滿臉血淋淋之外,連一根稻草也沒有撈箸。法輪功成員150餘條高尚生命全系他殺,沒有一個自殺。特別,在最近半年之中他殺死亡人數是前一年的兩倍,即:以400%的速率直線上升,幾乎達到瘋狂的地步。邪教沒有打成,屠夫與劊子手的桂冠巳經穩穩地扣在江某人的腦袋上。作困獸猶斗的江澤民深知:若不能將法輪功誣為一個自殺團體,就不能和奧姆真理教太陽神殿教劃等號,邪教的帽子就無論如何扣不到法輪功的頭上。在這個骨節眼上,天方夜潭式的奇蹟發生了:江澤民打瞌睡,法輪功就送去一個枕頭;江澤民想滅絕法輪功,法輪功就組團去天安門自焚。這就等於說,朝思暮想想女人,天上就掉下一個林妹妹;朝思暮想想天鵝肉,白天鵝就衝著癩蛤蟆張開的大口飛,天下哪有這等便宜事!所以,按照江澤民詮釋的天安門事件,在現實世界裡絕對不可能發生。結論很明顯:要實現江澤民的願望,唯一可能的辦法,就是他自己策劃組織了一個天安門自焚栽贓團。

答曰之三:「理有固然」,事理固有的邏輯亦不能隨心所欲地被扭曲。

一個最關鍵的例證是:「為了要圓滿,必須自焚升天」。這一條件式命題根本不屬於法輪功的理論與實踐,完全是為了險惡的政治圖謀,由江澤民想當然杜撰出來的。翻遍法輪功的全部著作和李洪志先生的講話記錄稿根本找不到「自焚升天」這四個字。恰恰相反,在法輪大法最經典著作「轉法輪」第七章中花了整整六頁篇幅闡述了「殺生不只是會產生重大的業力,還涉及到一個慈悲心問題」。在強調正法修煉「禁止殺生」時,書中還特別使用了「很絕對」三個字。李洪志先生在悉尼講法第77頁更明確指出:「安樂死是殺人」,「自殺也算罪」。

至於圓滿,乃是至善至美的無上正覺,乃是道德與精神的極度昇華,最終使修煉者成為大智大慧的覺者,這和人為製造的殘忍的自殺升天鬧劇完全風馬牛不相及。若是法輪功必須以自焚的方式圓滿,那末當今法輪功修煉者遍布全世界,就應該全世界到處冒煙,何以焚人之煙獨獨冒在天安門?這個問題要請江澤民來回答?!

何況,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除了修煉心性,同時又修命,也就是改變本體」(見「轉法輪」169頁22行)若法輪功修煉者拿自巳的身體去燒炭,那他拿什麼去改變本體?去修命?所以,「法輪大法修煉者不自殺」命題自然成立,而且逆否定理「自殺者不可能是法輪功修煉者」亦成立。

那末是誰蓄意扭曲事理,用形式邏輯偷換慨念,把圓滿與自焚升天這兩個概念不學無術地拚湊在一起?並不惜製造血案來詆毀法輪功?當然是陰謀家黑邦老大江澤民的傑作。其實,這種手法並非首創,50年來一脈相承,只不過花樣年年有,今朝不一般,這一次,江澤民是採用擊殺三陪女及其幼女的黑社會手段來完成的。正是這個理由,本文對江某人使用的修飾限定詞,僅僅一個「陰謀家」已經不夠了。

答曰之四:事出非常,不近人情,鮮不為大奸大惑。

承蒙造謠媒體新華社和人民日報走漏口風,組織者王進東,音樂教師郝惠君,大學生陳果都是堅定的法輪功信仰者,都有過大義凜然走向天安門為法輪功討還清白的光榮記錄,而且確有再去天安門的行動計劃,據造謠媒體供認,這個消息被非法竊聽。奇怪的是江澤民一口咬定,這一次是去集體自焚。也就是說,那個視法輪功聲譽勝於生命的王進東念頭突然一轉,組織那兩個同樣堅貞不屈,同樣念頭一轉的郝陳母女定計劃買汽油以身試火,甘當迷信鬧劇的醜角,他們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

務請讀者注意:事物突然改變運動軌跡,人物突然改變慣常性情,有悖常理,不近人情,其中必隱藏有大奸大惑之情。由此不難推斷:真王進東等三人沒有一個人在1月23日進入天安門現埸,此乃最關鍵之點。其實,這一層薄薄的窗戶紙一經捅破,鬼人鬼事就無處藏身了:在現場的七人自焚團系由兩個被脅迫收買的苦主加三個演員及兩個不見頭臉的替身組成。大戲演在天安門,時間選在大節下,幕後捕人,臺前演戲,戲中有戲。其中苦主三陪女劉春玲當場被擊殺而後焚燒。而苦主劉思影,這個12歲的少女,為了慘烈劇情的需要,既被誆騙到現場,策劃者就不曾打算讓她走出天安門,可謂喪盡天良。但天意垂憐,在現場執行時奇蹟般地逃生。充當男女發言人的兩個演員毫髮未損,是為了加大誣陷力度而後加盟的,其中男演員甚至未能進入角色,他的錄音被刪去並露出按奈不住的笑容。第三個演員假王進東,光頭假髮,看樣子是從死囚牢房裡找來的。不能盤腿,他的一句外行話:「宇宙大法是世人必修之法」,使他露出了狐狸的尾巴。須知:法輪大法從來不是世人必修之法,而是有緣者得之。現在自焚團除死者劉春玲外,均以逮捕及醫療的理由,被隔離轉移並特殊「保護」,以防走漏消息。

那麼,真王進東等三人哪裏去了?答案是:在電話竊聽後己遭秘密逮捕,至今生死未卜,這是天安門大戲得以開場的先決條件。如果他們現在還活著,在真相大白之前,是「活不能見人,死不能見屍」的了。而且隨著劇情發展的需要,隨時有遇害的危險。現在我們特別警惕他們殺人滅口,銷贓滅跡,包括該事件的一切參與者知情人在內。特別,這種由國家最高主政者主持策劃的黑邦式行為一旦開了先例,從此國無寧日,黨無寧日,軍無寧日了!試問:既然可以用黑社會手段對付如此和平忍耐的法輪功,為什麼不可以用同樣手法對付他想除滅的任何人?

但是,無論如何,天安門事件的出籠,標誌著鎮壓政策的窮途末路。本意是製造一個毛骨聳然的慘劇來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挽救無法收拾的局面。但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若不是輸紅了眼,誰願意拿政治生命作賭注?同時,搭上中國共產黨的身家性命?誰願意走出如此一著兇險萬分的臭棋?可以斷定:焚人栽贓事件大白天下之日,就是黑邦式政治人物身敗名裂之時,這是鐵板上釘丁的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