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逼老傢伙夾起尾巴 賈慶林李長春九牛拔一毛
 
青晴
 
2002-3-27
 
【人民報消息】過去,江主席要蓋大劇院還捂著藏著,現在媒體一抖露,索性擺在明面兒上了。《京華時報》 今年3月22日第A07版報導,自去年12月正式開工以來,位於人民大會堂西側的國家大劇院工程進展順利。目前大劇院主體建築基礎工程93.3萬立方米的土方挖掘工作已經全部完成,地下連續墻、基坑支護及基礎墊層施工也已完成。目前正在分段進行箱形基礎施工,其中歌劇院和戲曲院臺倉的基礎下層底板混凝土澆築已經完畢,累積澆築混凝土8400立方米。

據介紹,國家大劇院占地11.89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14.95萬平方米,設有歌劇院、音樂廳、戲劇場以及藝術展廳、藝術交流中心、音像商店等配套設施,工程概算總投資26.88億元。按計劃大劇院工程將於7月底完成地下結構施工,年底前實現主體結構封頂,明年全面進行鋼結構及屋面施工,2004年竣工並投入使用。

這筆錢打哪兒出呢?國庫都見了底兒了。再說,要是哪天小腰兒一扭,小嘴一撅,要個藝術展覽館之類的,也得立馬拿的出去。爺爺輩兒的江澤民也就這點兒吸引力了。

去年中紀委查出了江澤民的八大愛將,貪污受賄外帶黃色嚴重,要求處理,江澤民斷然提出:不能一刀切。

今年,中共在內部搞了個「自糾自清」。中紀委公布:省部級及以上高官,經過自糾自清,上交了三十億多元的非正常收入。北京政界反映,這不過是十四、五年來,中共高官搜刮社會財富總值的一個小數點而已。

二OO一年高官上交「橫財」兩億多元

據《動向》雜誌透露,春節前,由中央糾風辦發出報導,稱:二OO一年全國各地黨政機關幹部上交了各種禮金、酬金及貴重財物,達二億一千二百多萬元。在這上交二億多元財物的高幹中,僅有五名為副廳級幹部。

為此,河南省委、遼寧省委、廣東省委、海南省委還召開了會議,表揚這些上交「橫財」的高官,說這是幹部廉政建設的新成果,是學習「三個代表」思想後,化為實際行動,云云。

腐爛的江澤民以為這可以贏得貧苦人民的好評,據新華社《內參》報導:社會各界對幹部上交禮金等,認為是種做作、演戲,掩飾「橫財」、「收賄」「貪污」的一種伎倆而已:又稱:這種宣傳,只能作為茶餘飯後「笑料」的話題,這種欺騙手法連小學生都不會相信是誠實的行為。有的群眾對此用諷刺手法致信當地黨委,要求給上交禮金、財物的幹部樹廉政榜。廣東省民間真有送花籃給上交禮金的幹部。下崗工人更是往地下啐吐沫表示對江澤民腐敗政權的極度蔑視。

二月五日,針對這一情況,中央書記處下令黨委、宣傳部門要注意幾點:不要召開會議表揚,不要在報紙、電視上多宣傳,不要對上交禮金、酬金、財物等的幹部搞獎勵,不要把上交行為作為評上先進、優秀公務員、黨員的條件,要關注社會的反映,要正確處理好黨風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的關係。

中國都到了這種可笑的地步了,還要中央書記處親自下令不要把那些貪官們樹為「廉政」的榜樣,上交貪污受賄的錢財在中共官員中倒成了異數,成了活「雷鋒」,可見道德敗壞到了多麼可怕的地步!這些人在五十年代是要槍斃的,到了江澤民時代,竟成了英雄,成了「廉政」幹部?是非黑白,好壞善惡的標準在江澤民時代都顛倒了!

人民日報駐香港首席記者吳長生先生(吳酩)在他的大作「香江客語:臺灣老「敗家」更超小「敗家」」文章中說:「見過敗家子嗎?見過現代的敗家子嗎?如果沒見過,可以在臺灣開開眼。」 「在這種敗家「風起雲湧」的大環境中,民眾瞪眼看著頭頂上這些大敗其家的「當家人」,還有什麼話可說,又能把希望寄托在哪兒呢?」

吳長生先生,何必舍近求遠呢?!您不會除了和香港的哈叭狗一樣見了紅燈(江澤民的老臉)就搖頭擺尾,也不會除了四隻眼兒都沒有視線外,還兼兩耳全聾吧?


謝謝「人民公僕」省部級青天大老爺上交「橫財」三十億

一月下旬,中紀委、中組部在內部公布及以上幹部及其家屬、已離退休省部級及以上幹部及其家屬,上交他人饋贈的禮金、酬金、貴重禮品、物業等,自糾了以不合理代價所得到的貴重禮品、物業等,上交了以不合理的代價所得到的證券、股票等,合計金額達三十億三千七百多萬元。

一月中旬,由中央糾風辦在內部公布的高幹及其家屬,上交、酬金禮金、財物等,是二十二億一千餘萬元。

高官「自糾」錢財物業的部分資料

一月中下旬,中紀委、中組委在內部公布上交、自糾的錢財、物業的部分資料如下:

一、住宅、別墅,共七百七十多幢;

二、轎車、旅遊車等機動車輛,共一百五十五輛;

三、禮金、酬金等,共一千二百多萬元;

四、債券、股票價值五億多元;

五、酬金禮品,包括飾物、擺設品等,共一千八百多件。

據悉,自糾、上交的住宅、別墅,每幢包括內部裝修、家俱等,僅付出二千元至一萬元,而得到的物業的市值卻達到一百多萬至二百多萬元。

江澤民愛將和個別中央政治局委員拔的九牛一毛的情況

部分在職中央政治局委員上交財產情況如下:

李鐵映,上交二幢住宅。賈慶林,上交廈門、珠海各一幢住宅。李長春,上交在北京的一幢住宅。黃菊,上交在無錫東山、青浦澱山路各一幢渡假別墅。吳邦國,上交在上海岳陽路一幢住宅。此外,王兆國上交在武漢東湖一幢別墅,是九七年從湖北省政府以五千元象徵性價格購入的。

賈慶林的貪污早已經引起各界人士的公憤,難道只因為在廈門、珠海各有一幢住宅?

部分退休中央高官上交財產情

劉華清,上交五幢住宅、二百多萬元的債券。谷牧,上交在珠海的一幢別墅、平治轎車二輛。陳慕華,上交在深圳、珠海各一幢別墅,平治轎車一輛。楊汝岱,上交在深圳、青島各─幢別墅。

中共今次在內部搞自糾、自清,上交所得禮金、酬金、財物、物業,包括其配偶、子女等家屬所收受的財物,用尉健行的話說:黨風建設和黨風改變,必須從中央領導幹部、黨政高級領導幹部自糾、自清做起,才能使黨風建設有所進步,才能使廣大人民群眾、基層幹部相信共產黨反腐敗斗爭、廉政建設是認真的、紮實的。

中央政治局怎麼沒有自糾、自清呢?李嵐清的兒子的十億大案怎麼沒人提呢?江綿恒是中國第一大貪官怎麼沒人動呢?宋祖英製作MTV那數千萬元從哪裏來的?在五萬下崗工人集體示威遊行之際,為這位走調民族歌手製作一首歌成本費竟達60多萬!這不是國之將亡的前兆嗎?

據透露,這次自糾自清有幾個目的,一來,有些江澤民愛將腐敗露餡太大,不從身上拔根毛,就要引火燒身,所以交出一點兒,平平民憤,二來,有些老傢伙歷來對江澤民不拿眼夾,江澤民正好借此機會讓他們把尾巴夾起來,收斂收斂。當然,中共不對外公布高級幹部(包括其配偶、家屬)上交所得「橫財」,主要是怕引起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民眾「義將勝勇追窮寇」借勢追查,使所有的黨政幹部,包括江澤民在內的貪腐徹底敗露,最後導致政局不穩而垮臺。

北京政界在流傳著:自糾、自清,上交三十億「橫財」,這一數目,不過是高官們及其家屬、子女在近十四、五年來,以各種名目搜括的財產總值的一個小數點而已,不管怎麼說,它剛好夠給江澤民的二奶蓋個大劇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