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驚人學術報告──免疫專家封莉莉教授「國際瀕死研究會」報告 (圖)
 
2002-3-22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林之昊波士頓報導/休斯頓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大學免疫學專家封莉莉教授三月十五日應「國際瀕死研究會」波士頓分部的邀請,在麻州劍橋市作了「在細胞與分子水平上對身心相互作用的研究證據」為題的報告。 「瀕死體驗」是指某人在心臟跳動和腦電波都停止的情況下,又被搶救過來,並回憶起「死亡」期間的經歷。現代科學對這現象存在已有了實驗的證明。

*以物質方式研究精神

「瀕死體驗」是人純精神的反映,目前尚未有人對此給予科學的解釋。封教授是現代科學領域中以物質的方式研究精神的先驅者。

封教授首先談了為什麼用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瀕死體驗」。 追溯到十七世紀的歐洲,著名的哲學家迪卡爾(他有一句名言叫『我思故我在』),他把宇宙中的事物分割成精神和物質兩部份。他把對物質的研究給了科學,把對精神的研究給了宗教。加俐略同意他的觀點,成為歷史上第一個以物質為研究之本的科學家。 他認為精神太難研究了。這也給之後的科學定下了方向:只研究物質,不研究精神。

現在,人和一些動物的基因已經全部排列出來了,結果發現人和動物在基因上沒什麼大的區別。例如人和大猩猩的基因99.9%是一樣的,95%的基因跟老鼠一樣。但是人跟動物是明顯不同的。它們最大的區別就是人有特別的意識特徵, 也就是人的精神。可見,精神比物質更重要。

*肉體並不制約精神

去年八月的《科學》雜誌有一篇文章談「糖丸對帕金氏病人的作用」。科學家發現吃糖丸一組的病人比吃藥一組的病人病情好轉的百分比更大。藥物的作用好像還沒有安慰劑大。由此看出精神可以主導肉體。還有一個著名的由修女參與的有關「老年癡呆症」的研究。參與這項研究的修女,在她們死後解剖發現,大部份修女在世時,90%的腦細胞都已死亡,這在普通人中肯定是「老年癡呆症」的患者,然而,她們在世時都沒有任何記憶損失的症狀。 由此科學家得出一個發人深思的結論:也許人的意識是淩駕於人腦之上的,肉體並不制約精神。 「瀕死體驗」就是對這一結論的有力證明。 人在「瀕死體驗」時, 腦子根本不起作用,腦電波是平的。

絕大多數「瀕死體驗」者「活」過來之後,都會有一個很大的人生觀的變化。許多人變得相信神,心地變得善良,不再對物質財富像以前那樣執著。 封教授對他們作了「嗜中性白細胞」的研究,從而來證明精神上的變化對身體在細胞和基因水平上變化的影響。「嗜中性白細胞」約占人體白細胞總數的50%- 70%,死亡速度也很快,平均壽命只有9-12小時。

封教授的實驗發現,「瀕死體驗」者的「嗜中性白細胞」要比普通正常人的生存力要強。在切片培養16小時後觀察,對照組的「嗜中性白細胞」都死了,而「瀕死體驗」者的「嗜中性白細胞」50%還健康地活著。如果一個人的白細胞存活時間可以長一倍,那骨髓也可以省一半的力氣製造白細胞來維持身體健康,人的壽命也可以因此而延長至少二、三十年。

*「瀕死體驗」者有不尋常經歷

「瀕死體驗」者由於這種不尋常的經歷,看到了大多數人看不到的宇宙真相,引起了他們意識上的啟悟,得到內心的平靜,生活也從此快樂積極。這種精神上的變化引起了他們身體上的變化, 變得更健康長壽。這些都是十分振奮人心的益處。但不可能每個人都「死」一回來得到這些好處。

*物質能從精神中拆開研究嗎?

那有沒有別的辦法呢?封莉莉教授對「法輪功」的修煉人也作了同樣的實驗。

實驗證明,在切片培養16小時候後,「法輪功」修煉人的「嗜中性白細胞」絕大多數還健康地活著(比「瀕死體驗」者的嗜中性白細胞存活力還要強),而且她發現有些修煉人的「嗜中性白細胞」存活期可達五天以上。封教授又在基因庫的水平上,利用DNA微排列技術對「法輪功」修煉者及正常對照者「嗜中性白細胞」的基因表達狀況作了更細緻的比較。結果是修煉人50%的基因出現了兩倍以上的變化。數據表明,「法輪功」修煉人的抗微生物的小分子□(defensin ),趨化細胞素 (chemokine),與機體防禦有關的干擾素的基因都明顯增加,說明他們免疫力的增強。他們的蛋白質合成及蛋白質降解系統下降很多,說明修煉人的代謝質量高,「廢品」少,身體負荷小,從而達到延年益壽,抗衰老等特點。

封教授說,這項發現使她非常吃驚。 「瀕死體驗」者與「法輪功」修煉者,還有許多別的精神修煉人一樣,都是通過精神上的昇華、啟悟,從而引起了他們物質身體上良性的變化。科學界歷來都把物質從精神中拆開了來研究,然而精神卻是物質研究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現在到了把它們放回一起研究的時候了。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