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書生不腐敗──時代造「英雄」
 
2002年3月17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本來是大學校園裏優秀羣體的學生幹部卻被自己的同學冠以「小衙內」、「新興貴族」之類的綽號,因爲這些掌握着一定資金和權力的學生幹部也存在是否清廉的問題,這是記者從一些高校了解到的情況。

  花幾百元請「喫」當幹部

  李某是北京一所大學99級法律系的學生,2001年當選了班長。談起自己當選的經歷,李某毫不避諱:「學生幹部的選拔採取公開選舉制,我當時爲了拉選票,請了不少同學喫飯。我從來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別人也這樣做,我只不過是提前了一步而已。」李某還有些自得地說:「我覺得有的同學在選舉演講時許下的那些承諾多數都是空口白話,最後真能實現的很少,絕對不如我請他們喫飯來得實惠。我估計同學們也都明白,要不然怎麼選上我了呢!」

  李某說他請客大概花掉了幾百元,他覺得很值。他認爲,現在畢業分配時,不少單位挑人的時候都看你是不是學生幹部。他說:「我這是作長線投資。」

  記者了解到,由於學生幹部比一般同學有組織經驗和領導能力,很多用人單位在接受大學生時,已經將此列爲優先錄取的標準之一,這一就業市場行情的改變,使以往喫苦受累沒人願意當的學生幹部,成了大學生爭搶的熱門。

  但有的同學反映,李某當選了學生「領導」後,馬上對同學的態度就變了,同學需要複印紙、彩筆等用品,他一句「找不到」就不管了,對學生幹部的分內工作並不盡職。

  活動費「差額」不明不白

  某大學2000級經濟學專業的忻某,是自己組建「動漫社」的社長,他管理着30多名社團團員。2001年,社團招募了一批新人,組織了幾次規模不小的漫畫比賽,由於有公司贊助,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說到贊助費的去向,知情人揭出了內幕:比如與贊助商商定的活動預算金額是5000元,但在運作過程中,一些如獎品、場地費之類的金額都可以減免,因此,上報給學生會的金額就只有3000元,這樣就出現了2000元的差額。至於這筆差額的去向,忻某表示這筆錢還是公款,主要用於社團的活動經費。社團有時活動時間晚了,大家一起出去喫個飯,供報銷用。可是「動漫社」的團員卻說,這種「飯局」他們從來也沒有參加過,只見過忻某和幾個要好的哥兒們出去「大撮」。

  當有學生向記者反映,去年社團組織的一次漫畫比賽活動,一等獎的獎品是一臺高檔遊戲機,後來由「動漫社」社長忻某自己獲得時,忻某表示,他參加比賽也只是玩玩兒,獲獎人選是由「動漫社」部分成員與校外人員一起決定的,絕對公平。

  記者了解到,由於市場經濟的影響和大學生經營意識的提高,目前很多高校學生自己組織的活動都會或多或少地有公司的贊助或參與。作爲組織者的大學生,產生一些從中牟利的行爲值得警惕。

  利用職權犒勞「鄉黨」

  某大學目前正擔任學生會幹部的崔某向記者說,他進學生會之所以順利,主要是外聯部長和他是同一個系的。據了解,在學生會幹部的選舉中,同系或者同鄉等「親緣」關係是互相提攜的一個重要條件。崔某說:「因爲是熟人,以後辦事會比較方便,就算是以後畢業了,也會在同一個行業裏,現在的友情到時候就能用得上。」

  學生會幹部崔某,目前手中正掌握着學生部分「勤工儉學」工作的推薦權。有學生告訴記者,相對輕鬆的「勤工儉學」工作,總是會被分到與崔某關係較好、有「親緣」關係或請他喫過飯的人手中。對於這一情況,崔某也向記者表示:「我承認有時我也會磨不開面子,分一兩個好工作給關係好的同學,但絕大部分工作的分配是公平的。」

  學生幹部們如是說

  對於學生們反映的這些現象,大部分學生幹部感到很憤慨,北大、清華學生會幹部都表示自己的學校裏決不允許出現這種現象。他們說:「雖然這種現象不多見,但是影響卻非常惡劣,破壞了學生幹部的形象。但是在實際工作中,有些學生幹部的工作確實有不到位的地方,比如缺乏與學生們的溝通、工作進程的透明度不高等情況。都說學生幹部的工作是『校園政治』,因此,學生幹部做好工作的首要原則是,要保證自身的廉潔。」

  學校領導表明態度

  北京大學黨委副書記王登峯教授聽說了記者在一些學校採訪的情況介紹後表示:在大學生中出現這種現象確實很不應該,但這也並不是一個孤立的問題,它不僅說明社會中一些「官本位」的不良現象正在影響着學生們的成長,同時也說明了部分學校的管理體制仍然存在着漏洞。

  王教授認爲,大學生畢竟也是學生,不可能要求他們都能夠自覺控制自己的行爲。對於個別學生幹部的工作作風問題,僅僅依靠學生自律是不夠的,學校不應該放鬆對學生幹部的管理,同時要加強師生對此監督的力度,杜絕這種所謂的「學生腐敗現象」在大學校園出現。

(北京晨報)

 
分享:
 
人氣:9,45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