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送暖花架子的背後
 
章肖真
 
2002-3-15
 
【人民報消息】中國貧富懸殊正日趨嚴重。近年來北京當局也宣稱給貧困戶「扶貧」
「送暖」;但其實是在搞「花架子」,貧困戶得益極小。

據廣州出版的《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披露:目前大陸40%的社會財富,只集中在1%的人口手裡。過去被稱為領導階級的工人,已成為低收入的代名詞。工人階級的同盟軍──農民──,更處於社會的最低層。下崗失業人口已高達1億6千萬人以上。北京當局的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預測未來五年,預計下崗職工平均每月達550萬人之多。中國經濟學家茅於軾非常感慨地把這部份人描述為「沒有人權和社會法律地位喪失」的人。難怪被認為是先富起來的一位知名的廣東作家,最近寫信給海外的親友,形容目前大陸就像一座內裡岩漿熾熱沸騰翻滾的火山,表面看來,火山口還算平靜,只是不時冒出氣體;但爆發起來真的不可收拾,噴發出來通紅通紅的岩漿,將燃燒整個神州大地。

為了緩和矛盾、粉飾太平、擺擺「花架子」,北京當局近來要各級黨政機關做好扶持困難群眾的工作。但是,連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2月份也不得不發表題為《「送溫暖」莫擺「花架子」》的評論,承認各地的「扶貧」、「送暖」行動是在擺「花架子」。春節前,廣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等一批高官的帶領下,分頭赴韶關、湛江、興梅等貧困地區向貧困戶「送溫暖」。這些高官人未到便有電話和傳真通知貧困地區的地方官做好迎送準備。地方官哪敢怠慢,紛紛用山珍海味招待。這些高官送給貧困戶才幾百元人民幣,但他們的花銷這麼多公帑在「送暖」,其實只是給貧困地區的老百姓雪上加霜,加重了貧困縣、鎮、村的負擔。

大陸在名義上普及了普通教育,並有900萬人上了大學。但由於學校的學雜費昂高,其中大學一年學費就要3千至6千元。中、小學生要到較好的學校上學,家長就要為每名入學子女贊助幾千元以至上萬元。因此,一般幹部、職工和農民的子女入學難,下崗失業者的子弟入學更難。在大學生中,困難的窮學生占二成以上。北京當局為了裝門面和擺擺「花架子」,近年揚言可以給貧困學生提供助學貸款,每年不少於100億元人民幣。然而截至2001年上半年,累計發放貸款只有6億多元。河北大學提出申請助學貸款的有300多個窮學生,只有16人獲得助學貸款。據大陸的學生貸款管理中心編印的《國家助學貸款工作簡報》,至2001年5月底申請助學貸款的窮學生有53萬多人,申請金額為33億4千萬元,但只有17萬人獲批,貸款合同金額為12億6千萬元;但實發額只有6億3,300萬元,平均每人才3,100多元。有的不夠繳學費,有的繳了學費後便沒有生活費。申請不到補助的窮學生,無不落入困境,以致不少人考取了也上不了大學。

正如大陸一位經濟學家所說的,生活困難的人,一般是不可能坐以待斃的,他們總是會千方百計想辦法活下去。各個城鎮下崗失業的職工,為了活命糊口,只好當街邊小販博取蠅頭小利養家。可是,在廣州等城市,當局卻以整頓市容為由,每天派出一大批身穿制服的城市管理人員,如狼似虎地掃蕩街邊小販,不但沒收其貨物,而且還課以罰款。小販稍為反抗,便拳打腳踢,令人不忍卒睹。一些人便只好鋌而走險:男的偷竊搶劫,女的被迫賣淫。雖經大陸公安一再進行所謂「嚴打」(嚴厲打擊刑事犯罪份子),但無法打絕,治安仍日趨惡化。

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城市,表面上是燈紅酒綠、鶯歌燕舞,酒樓食肆、高朋滿座。他們大多是用公款吃喝的貪官污吏,以及暴發致富的營業主。正所謂朱門酒肉臭,到處都有一大批溫飽還無法解決的可憐人。這就是當今大陸社會的真實寫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