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提供!江戲子大唱中華民國國歌(圖)
 
2002-2-26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江戲子愛作秀已經世人皆知,前幾日布什來,又迫不急待地進行了「政治性獻藝」,讓世界輿論大嘩。新華社雖然沒有來得及轉載這些媒體報導,可還是給老百姓提供了國家主席鮮為人知的一面。這在十六大召開之前是具有決定性意義的,這可能會使中央高層做出讓江澤民留任還是全退的最後決定。

轉自新華社,全文如下:

在香港大學者面前班門弄斧

說起江澤民做秀,需先提流傳在香港高等學府校園中一個絕對真實的故事。前幾年香港大學院校長訪問團到北京訪問,集體拜會總書記,親自領教了江戲子做秀本領;此事迄今在香港學術圈仍引為笑談。

這個訪問團成員為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浸會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城市大學等高等學府的校長及院長級人物,皆為國際一流學人,各自專業的佼佼者。他們見江澤民時,先一一作自我介紹,講自己身為何職,所學何物。每位學者話音一落,江澤民就一定借過話題,滔滔不絕,大談這位學者的專業,幾個小時完全由他一人包辦,沒有別人發言時間。

某校長說他研究天文物理學,江總書記便大談黑洞。一位院長說他研究中國先秦哲學,江總書記就背誦莊子齊物論。一位副校長說他是學機械的,江總書記即說他們同出一門,他對機械學也很有研究……,人家是單項專業博士,而他則是全能博士,總之是每一個學者專家的專業他江總書記都懂,都要大談特談,這些專家大學者們自己反倒插不上話,只好作小學生聽話狀,洗耳恭聽總書記教誨,每個人既好氣又好笑。

江澤民作秀,究竟是出於過份的自信,還是過份的自卑?此問題很難作結論;但可以肯定的是,江總書記作秀是要顯示他天上事知道一半,地下事一概全知。不論你是什麼專家、什麼學者,凡是你懂的,他都懂,凡是你能說的語言,他都會說。他見美國總統講英語,見俄國人講俄語,見香港人講廣東話,與臺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會談,陪坐的海基會秘書長許惠佑是留德博士,於是總書記又講了幾句德文,以致許惠佑事後幽默地說,未料到政治家的江澤民竟如此「博學」。

共產黨總書記唱中華民國國歌

江澤民不但是萬能博士,而且像水滸傳中的浪子燕青吹彈拉唱,樣樣在行,或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十八般武藝般般皆精,且不忘隨時露兩手給大家開開眼。比如拉二胡、彈吉他、彈鋼琴、唱流行歌、唱英語俄語歌、唱京戲、背美國總統林肯的葛底斯堡講演詞、吟唐詩宋詞,甚至以共產黨總書記之尊對著國民黨的辜振甫完完整整地唱了一遍中華民國國歌「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唱得辜振甫和許惠佑目瞪口呆,搞不清共產黨總書記賣的是什麼藥。

江總書記一秀起來,情緒亢奮不能自已,如果你有幸蒙其接見,又正好碰上他進入此種狀態,十三億人的元首的預約一小時接見可以有幸延長到兩小時、三小時:但就看你是否消受得了。許惠佑說,江澤民與辜許二人晤談時,說得太興奮,會談結束仍意猶未盡,似乎依依不捨,但所說「均不得要領」。

總書記教授麻將經切菜經

在大學者、大政客面前作秀逞能,班門弄斧,至少還有一點格調有一點水平,但有時江總書記秀欲一發,饑不擇食,甚至要與家庭婦女、退休阿伯阿婆爭一高低,賣弄雕蟲小技。

今年七月一日江總書記參加香港一週年回歸典禮,順道參觀一民居,遇四名退休老人圍坐打四方城,江總書記秀勁上來,也不管老人聽不聽得懂北方官話,即上前去又比又劃對老人說麻將要這麼這麼砌。去年長江大洪水,江總書記視察一災區,進一災棚,見一婦人正在切菜,江總書記即立刻給婦人上了一堂家政課,他左手半握拳,右手作捋刀狀,示範作標準切萊姿勢。

這兩個鏡頭被中央電視臺播放出來以示總書記親民,但卻教電視機面前的大男人們直搖頭:「俺們的江總書記核心呀,多少國家大事要你操心呀,你怎麼去管娘兒們、老爺兒們的菜案板和麻將桌?這算哪門兒的本事?是不是有點閑得慌?」

江總書記確實有點閑得慌,前年他訪美國,為了秀英語,傳說還真把公務擺一邊,躲在家裡死練了好一段時間洋文。反正作秀至上,唯此唯大。江總書記只要有機會必作秀,甚至一個小小的攝影錄像鏡頭也決不放過。只要長鏡頭短鏡頭一伸出來,他那短了一截下巴的阿婆臉就會像向日葵迎太陽一樣地迎向鏡頭,因此報上老見這樣的照片,一排人齊齊面向側前方,目不斜視,只有江總書記一個人的頭扭過來,正面向你微笑。

前年江澤民訪美,中美兩國官方為接待安排煞費思量,有人獻計道,要讓總書記高興其實不難,只要讓他有機會演一下講,唱一下歌,說一下英語,過足了做秀的癮,他自然會愉愉快快打道回府。江總書記果然如願以償,而且還額外地加多了一場秀,在太平洋腆看肚腩演了十幾分鐘的浪裡白條。

轉自新華社 「江戲子」專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