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四位政治犯家屬致美國總統布什先生的公開信
 
2002-2-19
 
【人民報消息】布什先生:

我們是中國山東省及青島市的4個在押政治犯的家屬。最近發生在中國山東省、青島市嚴重的違反言論自由、以言治罪、侵犯人權案件,不僅與中國現行的法律相違背,而且與中國政府最近簽署的兩個國際人權公約及中國政府在申辦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時對國際社會所作的:要逐步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的承諾是相違背的。因此我們希望在您這次訪問中國之際,關注中國地方政府違反國際人權公約,踐踏人權,違背奧林匹克精神的個案。

牟傳珩先生是我的丈夫,他因在互聯網上發表個人的政治見解,於2001年8月14日被青島安全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逮捕,牟傳珩先生現在被關押在青島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經長達六個多月。當局至今不准家屬和律師會見,甚至不能通信。嚴重違反中國有關法律。我們現在找不到一個能為我們說話、講理的部門,我和孩子衷心希望國際社會和布什總統閣下,能提醒中國政府及領導人,敦促山東地方政府遵守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無罪釋放我的丈夫牟傳珩先生。

我的丈夫燕鵬先生,與牟傳珩先生同案7月11日被捕至今,被青島公安局關押理由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燕鵬先生現在被關押在青島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經長達七個多月。家屬和律師無法見面。燕鵬有嚴重的血液疾病,在獄中曾經犯病,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我和我的女兒懇求布什先生能,促使中國的山東地方當局,早日為燕鵬先生無罪釋放,家庭早日團圓做件好事。

我是王金波的父親,我的兒子王金波於2001年5月9日被捕。山東臨沂公安局認為他在互聯網上發表個人的政治見解,屬於「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王金波先生現在被關押在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拘留所已經快九個月。因長期絕食抗議,生命已經垂危。2001年12月13日被判監禁4年,而法庭竟不讓我旁聽對我兒子的判決。我兒子不服當局對他的逮捕和審判,絕食累計達一百多天,現在監獄每天強迫給他鼻飼來維持生命。我希望國際社會和布什先生能關心王金波的案件。促使當局釋放我的兒子。

我是陳增祥的母親今年75歲了,我兒子陳增祥於1998年在香港參加中國民主正義黨,同年5月回青島被捕,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了7年刑。陳增祥先生現在被關押在山東省微山監獄,刑期已接近4年。4年來,我一個人帶著一個上學的孫子,實在是艱難。陳增祥患有椎鍵盤突出症,曾動過手術,在監獄裡經常犯病。我們全家非常希望得到您的幫助,早日能叫我的兒子回來治病。

我們山東、青島的政治犯家屬,要求在布什總統訪問中國時能親自聽到我們這些政治犯家屬的請求,雖然我們中間有人已經受到地方公安局的威脅,我們仍然希望能在北京見到布什先生。

───────────────

四位政治犯家屬的姓名及聯絡資料:

荊秀蘭——牟傳珩的妻子。住址:青島市市南區旌德之路9號3單元101戶;郵編:266071電話:0532-5763880

鐘顯業——燕鵬的妻子。住址:青島市市北區高安路6號2單元101戶;郵編:266000電話:13505421975

王秀玉——王金波的父親。住址:山東臨沂莒南縣十字鎮東良店村;郵編:276600電話:0539-7278564

劉淑英——陳增祥的母親住址:青島市延安一路八號院3號樓一單元304室;郵編:266023電話;0532-2727473

───────────────

2002-2-13(此信已轉交布什先生)

───山東、青島在押政治犯簡介───

牟傳珩先生簡介

牟傳珩先生(Mu,Chuanhang),男,漢族,現年47歲。1955年10月23日出生於山東省煙臺市,現為山東青島市人。

戶籍地:青島市市南區旌德之路9號3單元101戶(福山天山小區)郵編:266071電話:0532-5763880

牟傳珩先生是中國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人權活動家、法學專家、談判學專家、新文明理論創始人,山東"廣交友不結社"朋友的精神領袖,自由撰稿人。20多年來為中國的經濟、政治、法制改革寫了大量的理論文章、政論文章,並創立了《新文明學說》,在國內外具有一定的影響。

牟傳珩先生曾涉足文壇。但因性情不羈,厭惡「三突出」、「高、大、全」等文藝教條。1979「民主墻」運動爆發後,牟傳珩先生得助於一批摯友響應,與邢大昆、薛超青、張曉旭、牟效柏、李協林、葛樹邦等30多位朋友發起了山東第一個公開走向社會的政治反對派組織——「民主志友學社」,創辦了綜合刊《民主志友論壇》和純理論刊《理論旗》兩份刊物,並參與主辦孫維邦先生創刊的《海浪花》,以「魯基」為筆名,倡導社會變革,力主民主開放。從此開始了人權活動的生涯。20多年來歷盡磨難矢志不渝。

1981年4月,牟傳珩先生與各地「持不同政見者」同時被捕入獄,歷時一載又一月。

牟傳珩先生出獄後,仍不斷與國內外民運朋友廣泛聯絡,提出以「廣交友、不結社」原則回應中共打壓。

1986年牟傳珩先生以優異成績獲得國家自學考試(法律專業)大學文憑。1987年又通過全國首次律師資格公考。然而中國改革開放至今,十幾年不准其執行律師職業,更甚者連牟傳珩先生的工作權利都被剝奪。

1990年後從業於青島金城律師事務所,並先後擔任十餘家企業法律顧問。

1991年,牟傳珩先生與胞兄,聯名出版了「雙贏」談判理論:《談判學研究——談判的理論、方法與技巧》

1993年又榮獲山東省社科優秀成果獎和山東法學研究一等獎。同年牟傳珩先生又在青島海洋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再贏一次——談判的決策與對策》一書,並先後三次再版。

1996年出版了100餘萬字的《談判系列叢書》共5部(海洋大學出版社出版),引起包括港臺媒體及法國電臺的紛紛採訪與報導,特別《贏:贏新格局》一書,首創了「新文明思想體系」,被譽為「大陸拓荒之作」。1996年用筆名出版了《經貿談判簽約與法律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

1997年出版了200余萬字的《中華談判法律實務叢書》(方正出版社出版)。

1995年牟傳珩先生為弘揚以「共同妥協」為核心的雙贏新文明政治理論,出版了百余萬字的系列著作,但不久便遭中共當局緊急封殺,青島海洋大學出版社被罰停業一年,出版社正副社長全部被撤職,並波及了身為山東省政協常委的胞兄牟傳琳被換屆「改選」掉,進而也導致了牟傳珩先生新著《中國應當言和》一書在出版社難產。

從1997年開始,牟傳珩先生便在互聯網上大量發表以《新文明宣言》、《二合出三圓和新思維》、《共同妥協圓和原理》、《中華圓和憲政變革論》為主幹的,「共同妥協,全民和解,民主無類,雙勝都贏」圓和新文明政治理論,並逐步形成了一種全新的民主思想體系。其近作《後對抗時代世界變局與中國變革》一書已經殺青。

2001年8月14日青島公安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將積極為燕鵬先生鳴不平的牟傳珩先生拘留並逮捕。不惜以牟傳珩先生近年來在網絡上發表的8篇文章為證據,牽強附會,斷章取義。2001年11月30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於青島中級法院刑一庭。然而青島司法當局故意設置障礙,80多天,以致律師幾次從外地趕到青島都無法見到當事人牟傳珩先生。剝奪了當事人的合法權利。青島市司法當局這種行為,公然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第36條條款及人大、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對訴訟法的司法解釋。同時也違背了中國簽署的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的相關條款。

牟傳珩先生現在被關押在青島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經長達六個多月。其妻子荊秀蘭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牟傳珩先生案件。希望布什總統訪問中國時能親自聽到政治犯家屬的請求。能提醒中國政府及領導人,敦促山東地方政府遵守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無罪釋放牟傳珩先生。

──────────────────────────────

燕鵬先生簡介

燕鵬先生(Yan,Peng),男,漢族,現年38歲。1964年1月22日生,其山東青島市人。

戶籍地:青島市市北區高安路6號2單元101戶郵編:266000電話:13505421975

燕鵬先生是山東青島的私營企業家,也是國內外知名的異議人士。在山東朋友中有「及時雨」之美名,國內的民運朋友無論你是誰,只要到青島,有困難找到燕鵬,吃喝、住宿、外加路費他全都搞定。近年來曾因幫助民主正義黨的朋友和民主黨的朋友多次被青島市安全局拘留。燕鵬先生多年以來堅守民主理念,堅持"不結社"原則,同時遵紀守法,生意越來越紅火。

然而,燕鵬對民運朋友的仗義與對民主政治的執著追求,成為青島安全局的眼中釘、肉中刺。從1998年因山東民主黨謝萬軍在青島被抓事件,青島安全局施壓給燕鵬一個酒店的房主單方停水、收回租約,迫使酒店關門。2001年燕鵬十幾萬元投資一塊荒地,計劃建一個花卉基地,又因青島安全局插手使計劃泡湯,血本無歸。燕鵬先生成為青島安全局重要的打擊對象。

2001年7月11日正在廣西省南寧市旅遊途中的燕鵬先生。被一直跟蹤、盯梢的青島市安全局以"偷越國境"的虛假罪名拘押。7月12日牟傳珩先生等許多朋友得知消息,多次前往青島市國家安全局交涉,要求保釋。時至中國申奧關鍵,青島安全局聲稱可以研究。申奧成功的第二天,7月14日,卻立刻變臉,正式拘留並查抄了燕鵬先生的家,成為中國申奧成功後侵犯人權第一案。並且不顧燕鵬先生身患嚴重血液疾病(病歷已提交公安局),嚴重違反刑訴法第69條之規定,超期羈押至42天。8月23日,卻又以宣傳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轉為逮捕。現在燕鵬先生的案件已與牟傳珩先生同案。雖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80天,但是燕鵬的妻子鐘顯業女士至今都沒有看到燕鵬先生的起訴書,多次與當局協商都無法見到燕鵬先生。剝奪了當事人的合法權利。青島市司法當局這種行為,公然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第36條條款及人大、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對訴訟法的司法解釋。同時也違背了中國簽署的兩個國際人權公約的相關條款。

燕鵬先生現在被關押在青島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經長達七個多月。燕鵬先生患有嚴重的血液疾病,在獄中曾經犯病,高燒不退,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燕鵬先生的妻子鐘顯業和女兒懇求國際社會關注燕鵬先生案件。希望布什總統訪問中國時能促使中國的山東地方政府無罪釋放燕鵬先生,幫助他們的家庭早日團圓。

──────────────────────────────

陳增祥先生簡介

陳增祥先生,(Chen,Zengxiang) 男,漢族,48歲。1954年2月20日出生,山東省青島市人。

戶籍地:山東青島市市北區延安一路8號3號樓一單元304室。郵政編碼:266023電話:0532-2727473

陳增祥先生原為青島造紙廠職工。1976年因去北京參加「天安門事件」,傳抄悼念周恩來詩詞,被公安機關拘押審二個月。

1978年民主墻運動崛起後,陳增祥先生曾協助孫維邦印刷出版民刊《海浪花》。後又參與牟傳珩創辦的《理論旗》擔任發行工作。民主墻鎮壓後,系「廣交友、不結社」的重要朋友。曾自費到全國各地為民主運動做過許多工作,使山東的民運與全國各地的民運始終保持協調和聯繫。因此一直受到公安當局監控。1997年秋應邀赴俄羅斯求學,求學期間陳增祥先生一直與海外各民運組織保持聯繫。

1998年春去香港會見王炳章等人,協商推動大陸組黨運動,在王炳章等人鼓動下加入了中國民主正義黨,並返回大陸,在各地醞釀建立政黨活動。1998年5月23日在青島被捕後,中共當局對其進行了密秘審判,在不允許家屬旁聽和律師辯護的情況下,以「顛覆政府罪」判有期徒刑七年,成為江澤民時代因行使組黨權利被判刑的第一人,曾為國際社會廣泛報導。

陳增祥曾關押於山東青島萊西北墅監獄,經常一天勞動15、6小時,目前陳增祥身患多種疾病:第四、五腰椎患有嚴重的椎間盤凸出症,曾動過手術。並患有類風濕關節炎。2001年5月1日因給江澤民寫信,對監獄當局的非人道的待遇進行申訴,要求:

(一)請求依法判定北墅監獄規範勞動時間,不得隨意剝奪犯人休息   權,不得隨意延長勞動時間。(二)給參加勞動的犯人相應的勞動報酬。(三)依法清查監獄對犯人虐待、盤剝、毆打、克扣等問題。依法規  範監獄幹警對警械的使用權,不得濫用。

陳增祥先生並且依法起訴了監獄當局的違法行為。因此受到監獄當局的禁閉處分,並長時間不能與家屬會見。又因青島的朋友經常去監獄探望陳增祥先生,有關部門將陳增祥先生轉移到離青島近千公里的微山監獄。

陳增祥先生,家有古稀之年的老母親與讀中學的兒子無人撫養,生活極度困難。希望一切有正義感與同情心的朋友與組織予以人道主義援助。並呼籲有關當局給予陳增祥保外就醫。

陳增祥先生現在被關押在山東省微山監獄,刑期已接近4年。4年來,一個老人帶著一個上學的孫子,實在是艱難。陳增祥患有椎間盤突出症,曾經動過手術,在監獄裡經常犯病。

陳增祥年過75歲的老母親劉淑英女士,希望布什先生訪問中國時,能幫助說情,讓陳增祥早日回來治病。

──────────────────────────────

王金波先生簡介

王金波先生(Wang,Jinbo),男,漢族,現年29歲,1972年10月25日生。山東臨沂市,莒南縣人。

戶籍地:山東臨沂莒南縣十字鎮東良店村郵編:276600電話:0539-7278564

王金波先生原山東臨沂製藥廠職工,曾任技術員。畢業於華東地質學院,應用化學系工業分析專業。

1989年他在莒南一中讀書期間,曾化名給天安門廣場上絕食的學生寫聲援信。

1997年開始通過網絡和信件與國內、外異人士聯繫,因此被臨沂市國家安全局傳喚。

王金波由於1998年9月參與謝萬軍等人籌組的山東中國民主黨,而喪失了個人活動的自由。他所在臨沂製藥廠倒閉,失去工作,被迫外出打工,但所到之處屢遭公安局的騷擾、扣押、遣送。幾年來,他先後被無辜羈押、拘留10多次。

2001年5月9日,王金波再次被公安拘捕,原因是:公安局指控他在互聯網上誹謗公安人員而對他拘留15天。王金波不服公安局對他的拘捕,於5月9日開始絕食以示抗議。5月24日公安局宣布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將他正式刑事拘留,後轉捕。同年11月14日在山東省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但法庭不允許王金的波的親屬參加,甚至連王金波的父母都不允許旁聽。

王金波的辯護律師是臨沂市三晨律師事務所的王清濱律師。王清濱律師對法庭指控王金波利用互聯網在網絡上發表要求平反「6.4」及有關中國民主黨及多黨制的文章,進行了有力、有理的辯護。但是法庭根本不予理睬。12月13日,山東省臨沂市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判王金波有期徒刑4年。在獄中王金波不服判決,決定向山東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並繼續絕食抗議,決心以生命來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目前王金波先生在獄中累計絕食100多天生命垂危,每天靠強行鼻飼維持生命。

王金波先生的父親王秀玉先生和母親尹德娟女士,對兒子的生命非常擔心,希望國際社會能密切關注王金波事件。特別指出,希望布什先生訪問中國之際,能提醒中國領導人關注此事件。至少能讓他們兩位老人見見王金波,勸他停止絕食,保重身體。

同時兩位老人還對山東省臨沂市當局嚴重違法、侵犯人權的行為提出抗議!並表示強烈不滿。

首先是,山東省臨沂市當局,不僅非法剝奪他們的法庭旁聽的權利,而且至今沒有拿到對王金波起訴書的副本。

第二,兩位老人對當地公安局的騷擾和恐嚇非常不滿。他們不但遭到公安人員的直接恐嚇,而且王金波的辯護律師也遭到威脅。當王秀玉先生向律師討要王金波的起訴書時,律師為難得說,「不要難為我了,我為王金波辯護已經遭到有關部門的質問:為什麼給這種人辯護?你們是什麼關係?我若把王金波的起訴書給你,我的飯碗就保不住了。」

第三,2002年2月4日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公安局來人,當面警告王秀玉先生:你若要繼續將王金波的事情告訴別人,擴大影響,連你也抓起來!

現在王秀玉和尹德娟兩位老人為了兒子,已經做好了坐牢的準備。但是他們認為王金波的案件是地方政府違法辦案造成的結果。他們希望利用一切方法和渠道,提醒中央政府關注王金波的案件。

同時,王金波先生在獄中,不服山東省臨沂市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對他判處有期徒刑4年的判決,決定向山東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並且繼續絕食抗議。

王金波先生現在被關押在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拘留所已經快9個月,因長期絕食抗議,生命已經垂危。王金波先生的父母強烈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王金波的案件。希望布什先生在訪問中國時,能關心王金波垂危的生命。敦促中國政府釋放王金波先生。

摘自(民主論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