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相信活佛製造七起恐怖主義爆炸案
 
作者:王力雄
 
2002-12-6
 
【人民報消息】(美國之音5日報導) 對於西藏問題有專門研究的北京作家王力雄曾經多次在西藏和藏區調查,並且出版了[天葬]一書,探討漢藏關係的現狀和未來。王力雄在今年秋天去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他就阿安紮西被控製造爆炸的案件有如下的觀察。

一位深受當地百姓愛戴的活佛製造了七起恐怖主義爆炸案,這是今年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警方破獲的一件大案。活佛的俗名叫阿安紮西,法名是丹增德勒,名號為阿登彭措。因為他的活佛身份於八十年代流亡印度時被認證,中國當局對此不承認,所以官方口徑只稱其為阿安紮西。甘孜州開展了揭批阿安紮西的運動。

事件起由據說是這樣:今年4月3日成都天府廣場發生爆炸的作案者是阿安紮西的一個遠親,曾經幫阿安紮西做過活,被捕後供認其行為是受阿安紮西指使。4月7日警方逮捕阿安紮西,經過審訊,阿安紮西認罪,同時供認近兩年發生在甘孜州的另外六起未破爆炸案也是由他指使。至此地方當局通告上下,案件似乎已經可以了結。但是當地不少百姓認為,這只是地方政府的一面之詞。

我多次到甘孜州,早就知道阿安紮西其人,並且耳聞目睹他在甘孜州南部一帶藏族百姓中的威望。他深入農村牧場講經傳法,從事眾多慈善事業,創辦孤兒學校,扶助孤寡老人,修路修橋,保護生態,教育百姓戒煙酒禁賭博不殺生。不少戒掉惡習重獲新生的信徒甚至把他視為再生父母。我曾去過他的住處,對他的生活清貧印象深刻。當地百姓慷慨供奉他的「供養」,他很少用在自己身上。聽到他是爆炸案的指使者,連我在心理上都難相信,更不要說敬仰他的信眾。

此前阿安紮西和當地政府、警方有過多次矛盾糾葛,曾經兩次出走,都是藏身百姓中間。當地群眾搞過數萬人的簽名和按指印請願,並派代表到北京告狀,要求保證阿安紮西安全。地方當局因此一直對阿安紮西不好下手,直到這次有了爆炸案的罪名,才終於得以放手對他進行處置。

當地很多人懷疑,這是不是一起栽贓陷害的冤案?一方面可以搞倒阿安紮西,一方面使警方多年無法告破的案子一起了結,可謂一箭雙雕。至於說阿安紮西已經認罪,凡對專制體制稍有了解的人都可想而知,通過摧殘人的肉體和精神,搞出個認罪口供實在算不上難事。中共歷史上製造過難以勝數的冤案,如何讓人相信不會重演?

當然,我個人並不確認此案一定就是冤案。我雖見過阿安紮西,畢竟可能知人知面不知心。然而我堅定地認為,阿安紮西的案件不應該黑箱操作,必須公諸於眾,要給阿安紮西在世人面前為自己辯護的機會和權利,並且允許人們對案情表示懷疑,進行追問和調查,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誰要是幫助阿安紮西說話,就當作同案犯處理!——這是我聽到雅江一個鄉長稟承上級口徑對群眾發出的威脅。如果是這樣,即使阿安紮西真的有罪,也會有千萬當地群眾永遠不會相信,並會將此案件流傳成漢政府壓迫藏人的又一個歷史故事。

以上是北京作家王力雄的一篇評論,代表王力雄本人的看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