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留任張萬年助江政變 江得逞處置他如棄破鞋(圖)
 
青晴
 
2002-12-5
 
【人民報消息】十六大閉幕了,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的三位一體向第四代「移而不交」,總書記退而不休,這就形成了「槍指揮黨」的形勢。

在這其中,七十六歲的江澤民抓住了七十四歲的張萬年想留任的貪心,狠狠地用了他一把。

十六大的焦點是江澤民全退不全退,中共黨內左中右都希望江澤民真正退下來,讓胡錦濤順利接班。但一位出席十六大的元老說,十六大只讓他們「高興了一天」,即十四日中委選舉,大會閉幕那一天,終於看到上屆六名老常委全退,高興得如釋重負,但沒想到第二天一中全會竟宣布江澤民連任軍委主席,使所有的人都大大地吃了一驚。人們在失望之中看到了得意的江澤民身後站著握有軍權的張萬年。原來是江澤民利用他攏絡提拔的那些醬軍們奪了軍權。

有人說是江澤民讓曾慶紅找張萬年在豐臺「紅樓」密謀多次而促成的,其實不然。

北戴河受挫 只能行騙

今年五月,江曾有一個新老搭配包括他和朱熔基都留任的方案,但在高層遇到阻力,朱熔基、李瑞環都表示要退,實際上就是逼迫江就範。到了北戴河期間,江澤民的留任計劃破產,親信曾慶紅進政治局受阻,江知道硬頂不行,只能行騙。

到了九月份,計劃已經完全成熟,除了江自己要留任軍委主席,而且擬定好九人的政治局常委會名單,連排名順序都定了下來。

這一點被江氏嫡親網證實,該網說,在十六大召開的一個多月前就拿到了這份名單,只是他們不敢貿然刊登,因為實在太離譜了。

欺騙政治局 漏底給老布什

10月,在江準備赴美作最後一次重要訪問之際,江召開了政治局全體會議,提出一個「除胡錦濤外常委全退」的方案,說得很大方,老常委全退「為了讓胡錦濤同志更放手去工作」。李瑞環六十八歲,外界都以為他必留無疑,這樣就被江一鍋端了。因為李曾對江當面說過:「你遵守十五大的決定,我雖然年齡不到,我可以陪你下。」江氏嫡親網從二月份就開始給李瑞環下臺造「資料」,可是沒有掀起什麼大浪,這是江澤民的一塊心病。現在江澤民全退了,李瑞環也必須兌現諾言。這把戲玩兒的輕鬆又見成效。

一位期望江澤民全退、胡錦濤全面接班的某隨同江澤民今年十月訪美的一名高級中共外交人員向外透露出,江澤民訪美期間向老布什泄露了這個機密。

這位外交人員向北京的一些高級知識分子說,江澤民在訪美期間,老布什詢問江澤民中共「十六大」之後的接班問題如何,江澤民的回答是:「外面各種傳言很多。……」但是,江澤民接著告訴老布什說:「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是老朋友了,我和你也是老朋友了,老朋友之間打交道,大家可以放心,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位外交人員指出,江澤民的這些講話沒有被報導出來,但是江澤民明顯地向老布什透露了他還會繼續掌握中共的最高權力。在江澤民看來,政治局的那幾位常委不過是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傻子。

張萬年是把好槍

至於留任軍委主席,還得拿張萬年這個凱子當槍使,必須讓他聯絡那些參加中共十六大主席團常委會議的軍官們提出聯署的「特別動議」,建議江澤民留任新屆中央軍委主席。

為了不出紕漏,江在出訪美國前和幕僚們作了詳細的探討和部署,讓曾慶紅去和張談。

離北京三環南路約二公里的豐臺站,是一個鐵路重鎮,豐臺有一個空軍培訓中心,中心有一幢樓被稱為「軍內紅樓」,如廈門遠華案的紅樓一樣吃喝玩樂一應俱全,是高幹們的神秘消遣之地,因為避開了京城內的繁華耀眼地區。十月下旬,有人注意到曾慶紅與張萬年在豐臺紅樓會面不止一次,而且一談就是兩個多小時。雙方的隨員都不多,曾張在此會面的神秘,令人感到事關重大,不同尋常。曾慶紅代表江向張許願,只要江能留任軍委主席,一定讓張再留任一屆軍委副主席。74歲的張樂昏了頭,表態一定讓事情成功。

江澤民得到軍方支持

十月二十九日,江澤民結束墨西哥APEC會議後,回到北京,曾慶紅匯報說,軍頭們的工作都做好了,江便出席了中央軍委召集的有各大軍區各大兵種負責人參加的擴大會議,會上由張萬年等軍頭表態,擁護江澤民為核心的中央領導,高度讚揚十三年治軍的功績,有人甚至肉麻地提出「堅決保衛江主席」的口號,好象有人要暗害江一樣。會後江澤民對張萬年再一次許願。

以全退換親信盤踞政治局

有了軍方的背後支持後,江才把早已成熟的計劃在十六大前夕的常委會上提出,要求將政治局新常委增設為九人,並提名吳官正與李長春入局,大家以為江澤民要全退,也就遷就了他。

江澤民不敢下臺的原因是怕新班子為法輪功平反。吳是歷來處於重要戰略地位的山東省第一把手,而山東省又是鎮壓、迫害、虐殺法輪功的急先鋒,羅幹多次去蹲點、下指示,所以江澤民對吳官正非常放心。李長春則是腐敗的廣東省班子的第一把手,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也讓江澤民心裡踏實,這二人在回應「三個代表」的宣傳上做得同樣出色。這樣,九人新常委班子中親信由五人增至七人,而實際上最滿意的是老九羅幹,因為只要有羅在常委會裡坐鎮,江的任何鎮壓法輪功的旨意都肯定變成政策,都可以暢通無阻,都可以讓江睡個安穩覺。老江和羅幹是一根麻繩上拴的兩隻螞蚱,要活一起活,要死除一雙。

不流血的軍事政變

十一月十三日晚上,在中南海召開了中共十六大主席團常委會第四次會議上,張萬年站起來用非常強硬的態度突然發難,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團成員(全部為軍人)聯署的「特別動議」,建議江澤民留任新屆中央軍委主席。並逼迫胡錦濤當場表態,這是一起有部署、有預謀的、由軍人出面,江澤民在背後策劃、授意張萬年等搞突然襲擊的不流血的軍事政變。

下場

江澤民搞的這次陰謀,事先瞞著軍委副主席胡錦濤,也沒有讓遲浩田知道。捲入最深的是七十四歲的上將張萬年。為了個人的利益,張萬年在一年多的十六大人事調整中,幫助江澤民搞掉了一百七十多名軍內高級幹部,對有些高官還採取了類似軟禁的作法,終身不得自由!張又指揮全軍高級將領搞對江的效忠會,最後搞了軍事政變,為江澤民續任軍委主席鋪平了道路。他認為沒有自己,哪裏有江澤民的今天!按照以前老江大把大把撒銀子的作法,這次自己不但應該保住軍委副主席的職位,而且一定能得到其他意想不到的好處。

結局是戲劇性的,就像小說裡描寫的那樣,出乎有些人的意料,又在有些人的意料之中。張萬年遭到無情的七十歲劃線給劃掉了,連中央委員都沒有保住,沒有人為他說話,江澤民害了健忘症。張萬年的命運和那些他親手搞掉的數百名高級將領沒有任何區別:告老還鄉,解甲歸田。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