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交權」是一個騙局
 
張偉國
 
2002-12-2
 
【人民報消息】就像大多數西方媒體那樣,德國《明鏡周刊》在十六大前後集中報導了中共面臨的人事更替,還特別強調指出,這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第一次沒有政變或流血而實現的領導層更新。看到這裏,我差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中國莫非一黨專制轉型成功,從此走上了現代民主憲政的康莊大道?果真如此,不諦是十三億中國人民的福音!還是「腦子裡少一根弦」的西方媒體霧裡看花,言過其實的一廂情願?

十六大前夕正逢美國中期選舉,整個過程是按照法定程式進行的。兩年前美國也使以這樣的遊戲規則完成了總統大選,這就是典型的「沒有政變或流血」的政府權力更替了。如果以此作為參照,再來看中共十六大要實行的權力交替,就完全是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及了。

毫無章法,隨意擺弄

就說十六大的會期吧,它沒有一個「法定」的日期,而且可以隨便更改,你可以設想美國的總統大選或中期選舉的日期能任意更改的嗎?最可笑的是,因為中南海對自己的權謀布局沒有絕對的把握,竟然玩起文革的把戲──把參加十六大的代表關起門來辦「學習班」,這實際上就是採用變相的強迫手段進行洗腦,要求代表和當權者「保持一致」,這和民國初年軍閥用重兵包圍國會,強迫議員按照其意志進行投票又有多大的區別呢?此外,所謂核心層主要領導人(政治局常委)的任命,就算是按照中共毫無民主、只有集中的程式來看,那也要等到十六屆一中全會之後,才能亮相,但是由於當權者對這種程式缺乏信心,竟然在大會之前就宣布了北京、上海、重慶等直轄市領導人上調中央任用及更換中組部、中宣部部長的消息;大會還沒有開,政治局常委的名單早已經滿天飛了,按照慣例原本應留任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環竟突然出局?這不是通過非常的政治手段突然變更權力又是什麼?

改黨章以符合當權者的意志

更加說明十六大「政變」性質的是,中共十六大對黨章進行重大的修訂。為了滿足現任當權者的權力欲望,在每一代中共當權者都會對黨章進行重大的修訂。這種動輒修改「根本大法」的行為,反映出中共依然還是一個不習慣遵守法制的革命政黨,如果現有的規範與領導人的意志相衝突,需要改變的不是領導人的意志而是規範本身;即寧可廢除或改變原有的遊戲規則,也要保證當權者的意志得到體現──朕即法律,中南海當權者的意志就是黨的章程。事實上,中共正是以這種修改黨章的舉動,試圖給「政變」穿上合法的外衣。

獨裁下不能按程序行權力更替

什麼是「政變」?按照中國大陸出版辭書的解釋那就是「通常指統治集團內部通過軍事或政治手段造成政府的突然更替」。這是比較狹義的解釋,廣義的理解:凡是以非常手段破壞程式規則(成文或不成文的遊戲規則)實現政府權力更替的,實際上都應該算「政變」。華國鋒和葉劍英、李先念、汪東興發動了一場粉碎四人幫的宮廷政變;鄧小平利用黨內生活會罷黜胡耀邦和利用六四血腥屠殺趕趙紫陽下臺,是再明顯不過的政變了。如今十六大建立起一個江澤民直接掌握的江家班,成了事實上的又一場政變,未來的歷史記載此事也許會稱它「十六大之變」或「江澤民之變」。

其實也難怪,只要中共一日不完成從傳統革命政黨到現代執政黨的轉型,其權力更替就不可能按照既定的程式(正常的遊戲規則)來完成。也就是說,只要中共不進行根本的政治改革,繼續維持現有的一黨專制、寡頭獨裁本質,其每一次權力轉移都只能通過政變來進行。可以說,政變就是「中國特色」的權力更替,這已經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也許就是這個盲點讓很多觀察中國政局的評論家屢屢跌破眼鏡。

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開幕式的報告並沒有外界期待的宣布他的退休,但是與傳統做法不同的是,他不是回顧自從十五大以來過去五年的執政情況,而是過去十三年的執政情況,有評論說他是以此做出了某種可能退休的暗示。但是事與願違,十六大結束之後,江澤民非但沒有全退,事實上已經成了中南海的超級強權──沒有「對手」的太上皇,他不是交出權力,而是擴展了權力。

換屆是自欺欺人

十六大不是江澤民交權之大會,而是他繼續掌權的大會,這一點,不必到後臺去看,前臺的表演已經足以使世人明白了。大張旗鼓宣傳十六大的中國的官方喉舌對權力交接一直諱莫如深,江澤民本人不管是在開幕式的政治報告中,還是在他主持的閉幕式中對最高權力新舊交替這件根本大事,也是很不情願地避實就虛一筆帶過。

相反,人們看到的是:臺上──江澤民貪天之功為己有的自吹自擂;臺下──各界代表和黨政領導人對江澤民表忠心的醜態;十六大儼然成了對江澤民的歌功頌德大會。而且,江澤民從頭到尾創紀錄地演獨角戲(自編自導自演)的醜態,已經拙劣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都到了最後時分,還把著舞臺中心的位置,硬是不讓新人露臉──且不說他霸著政治報告的機會,連主持閉幕式這種具體事務也決不松手,要是分身有術,連開幕式他也絕不會那樣便宜李鵬的。他的政治局的同事們,不顧他七十六歲的高齡,患有心臟病等諸多疾病,好像也有意在創造條件,要讓他了卻「鞠躬盡瘁」的心願。這一切都說明,江澤民決不會交權,十六大的所謂「換屆」,純粹是自欺欺人而已。

害怕「人走茶涼」,務必抓權不放

現代政治是一種責任政治,而且不能回避一條十分重要的原則:權力和責任是對等的,你有多大的權力,就得負多大的責任。江澤民在中南海當政這些年,可以說創造了一系列史無前例的弊政:整個中國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黑社會死灰復燃,有人為了發泄心頭的不滿,不惜以炸掉整座樓房死傷數百人向社會進行報復;學校與學童一起被炸、礦井與礦工一同被炸毀、乃至前不久發生南京「大毒殺」的恐怖事件;從慫恿兒子江綿恒成為「金權太子」到公然庇護對遠華案負有責任的賈慶林;對法輪功和異議人士熱衷於實行國家恐怖主義,使得中國的人權紀錄在國際上更加臭名昭著;對臺灣的文攻武嚇,使得兩岸統一的可能性更加渺茫……江澤民難道就無需為此承擔責任?這中間的任何一件事情,在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都是足以導致領導人被彈劾或政府的垮臺。

江澤民當然明白這一點,所以他要趁大權尚未放手之際,急於看到對自己的「蓋棺定論」──把原本應該是自己下臺的大會,變成一個歌功頌德的大會,即便這樣也還是不放心,因為中國政治就是人走茶涼的政治,所以江澤民不會甘心交出手中的權力,如今他在十六大對此已經作了淋漓盡致的表演。所以,所謂的中共最高權力新舊更替,十六大的閉幕僅僅只是為新的內斗拉開帷幕,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