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媽媽頭頂長瘡腳底流膿 萬里宋平喬石支持此信
 
林立 刪改
 
2002-11-23
 
【人民報消息】中紀委常委、中紀委委員,都已經把本人和配偶、子女的經濟收入、家庭持有財產、存款作了公開交待,以迫使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照辦。

十六大開幕前夕,中紀委召開了第六十六次常委會議,通過了一封致中共十六大主席團和十六屆中央委員會的信,要求改革中共,政軍國家政治體制,要求以法治國,黨權必須受法律約束。

中紀委常委第六十六次會議

在十五屆七中全會召開的同時,中紀委也召開了第八次會議。十一月三日,中紀委還召開了第六十六次常委會議暨中紀委黨委組織生活會議。

會上,出席會議的十四名常委以十三票贊成、一票棄權,通過了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常務委員會致中共十六大主席團暨十六屆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一封題為《共產黨要擔負起國家興亡的使命》的信。

《共產黨要擔負起國家興亡的使命》

《動向》11月刊嶽山報導,這封信是由中紀委副書記劉麗英提議,並和另一位副書記曹慶澤共同起草的。信稿曾由中共元老萬里、宋平、喬石,以及任建新、張思卿等過目,並給予了高度評價。萬里、喬石等指出:經過二十多年改革開放,在政治、社會穩定上,在執政黨和廣大人民的關係上,在民心民意上,在黨的理念上,在社會道德上等方面,都出現了危機和爆炸性震蕩的隱患,所有這些,都說明執政黨自身改革的緊迫性,政治體制和監督機制改革的緊迫性。

宋平在近期出席組織生活會時說:現在,國家的問題就在共產黨身上,共產黨不改革來適應時代,國家難有寧日!共產黨要垮臺!

該信的內容分為三個部分:(一)共產黨改革自新的緊迫性;(二)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三)以法治國、黨權受法律約束和規範的重要性。

中紀委常委致十六大信的部分內容就要了江澤民的老命

該信共有二十八條意見和建議,以下是部分內容摘要:

*從憲法上確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的地位,行使憲法賦予的最高權力。

*在憲法之下,建立社會對執政黨和政府的監督機構,該機構隸屬於同級「人大」

*在憲法之下,要確立黨組織和政府的職權範圍,確立對黨政領導提出彈劾、罷免和予以法律追究的機構。

*各級黨代表大會的代表,應由所屬的地區、部門、單位等的黨員選舉產生,各級黨代表大會是各級黨組織的領導機構並行使權力。

*確立黨組織上至中央政治局,黨領導上至總書記、政治局委員,只能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

*修改黨章,確立各級紀委的地位,使更能不受干預地對各級黨組織和領導幹部以及黨員進行獨立的監督、檢查。

*立法規定黨政幹部、公營企業單位幹部,必須公開本人和配偶、子女的經濟收入、財產來源情況,接受社會各界的監督和質詢。

據悉,中紀委常委、中紀委委員,都已經把本人和配偶、子女的經濟收入、家庭持有財產、存款作了公開交待,以迫使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照辦。

可是江澤民和他在新政治局中的那五名愛將再加一名幹將能照辦嗎?賈慶林先破了這個規矩不說,十六大還沒召開之前,他已經花兩千元請了價值十萬元的飯局,為自己晉升政治局常委慶賀,還沒選舉,結果已經有了。各地來的十六大代表都是橡皮圖章!

中紀委這個要求太高

*在憲法之下,確立非共產黨員,經審核、選舉,符合資格的,能任正部長、省長、市長,以體現政治體制的公正、公平、民主化。

據悉,關於這一條,萬里說:五十多年了,這方面是大倒退。共產黨器量太小了,也太霸道些,為什麼非共產黨員就不能做正部長、省長和法院院長?不少有德、有才,又有高尚人格的人才,都被排斥,這是很大的過失。五十年代初,還有近六十名黨外人士擔任正部長、省長、市長。當時社會很祥和。

該信還提出,對照十三屆四中全會以來,向全黨、全國所作出承諾而未能做到的若干重大問題,和反腐敗斗爭工作、黨和人民群眾關係等,應作出全面總結,向全國人民作個交待和匯報。

中紀委這個要求太高了,新政治局常委們做不到。

該信是向歷史作個交待、備案

尉健行對該信的解釋,說:中紀委常委是履行黨章職責和行使權利,是向黨中央作個政治上、工作上的匯報、交待,是向全國人民作個職能上的匯報、交待、檢查,是向歷史作個交待、備案。

尉健行說:五年了,紀委要總結、反思,為國家、為人民、為黨,在維護國家憲法、法律至高無上的工作上,在維護黨紀、反腐倡廉的工作上,在維護廣大人民的利益和權利的工作上,合格不合格?

每天收到控訴舉報電函、上訪達十萬件

尉健行承認:對此,我要承擔主要責任,這是一份有愧於人民、有愧於國家、有愧於職責的不合格的答卷,感到沉重和壓力。當前,腐敗勢力依然十分猖獗,腐敗惡化勢頭並未收斂,而且在各領域、各系統惡化成風。社會各界將腐敗和共產黨、政府、黨政幹部劃成等號。中紀委和地方有關部門,每天收到控訴、舉報、譴責黨政、司法等部門、黨政司法幹部無法無天、腐敗沒落的電、函、上訪達十萬件(次),這是社會各界對共產黨發出的反對、抗拒的怒吼。

老幹部以退黨、自殺喚醒共產黨的醒悟

尉健行披露:有五十多年、六十年黨齡的老同志,曾痛心疾首地說:這樣腐敗、霸道、民怨、民憤的黨,還能稱為「共產黨」?這種黨還不垮、不亡?老黨員有的集會、上京抗議,有的集體退黨,甚至以自殺抗議。據知。北京、山東、湖南、江西、陜西、福建等地,都發生過共產黨員以自殺來抗議腐敗、霸道的。僅今年至九月為止,就有二十九名黨員以自殺來喚醒共產黨的醒悟,其中有七人曾在五十年代中後期擔任過縣委書記及地委副書記。

沒有人心的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能被喚醒嗎?用自殺這樣消極的不如奮起一搏!

共產黨的命運是滅亡

尉健行還說:紀委工作始終受到體制束縛和機制的侷限,工作的開展始終受到個人意志的干預和以黨組織的名議指令式的施壓,這些都說明當前政治體制和機制,正是腐敗惡化無法遏制的土壤。尉又說:共產黨作為憲法確定執政地位的執政黨,又擁有六千五百萬黨員,近八百萬黨員擔任各級幹部,如果不從共產黨自身改革,一切都是空的,以法治國、以德治國都是虛的。五年以來,共產黨和政府部門、黨政幹部隊伍的腐敗比五年前更猖獗。社會各界,包括黨內有正義感的同志,已經對黨喪失信心,趨向絕望,寄希望於黨內發生一次革命、社會發生一次革命。共產黨已經到了不改革,不從自身建設結合政治體制和機制,進行嚴謹、認真、紮實的改革,共產黨就難以避免消亡,國家陷於大震蕩、大混亂。

「頭頂長瘡,腳底流膿」的江政權

江澤民當權十三年,已經把共黨專政的弊端發揮得淋漓盡致。這個黨在權力的腐蝕下,已經到了「頭頂長瘡,腳底流膿」的地步了。不要說民怨民憤,現在連黨內有正義感的黨員都寄希望於黨內發生一次革命,社會發生一次革命,就說明事情已經到了「達於極端,走向反面」的程度。

十六大產生的新政治局常委會使全國人民都徹底失望了。今後給誰寫信反映貪官污吏的腐敗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