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幽默:改不得的錯字
 
2002-1-8
 
【人民報消息】《現代女報》上刊登了一件真實的故事:

小劉最近剛從基層調到局機關辦公室做秘書,辦公室馬主任對小劉說:「朱局長今天下午要參加市委常委擴大會,有一個發言,稿子我已經寫好了,你校對一下,校好後直接交給朱局長。」小劉校對得很認真,他看見打印稿上有「造義很深」四個字,不明白是啥意思,於是,他把「義」改成了「詣」。接著,小劉又發現了好幾處差錯,比如「徘徊」寫成了「排懷」,「栩栩」寫成了「許許」,「嘔心瀝血」寫成了「偶心瀝血」等等,小劉都一一改正過來,然後又送到打印室重新打印了一份,交給了朱局長。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朱局長開完會回來,立刻打電話把馬主任叫到他的辦公室。不一會兒,馬主任怒氣沖沖地回來了,他衝著小劉嚷道:「你上午把我的稿子改了?」小劉有點摸不著頭腦:「我只是改了幾個錯別字。」馬主任火冒三丈:「你知道嗎,朱局長經常念白字,我那樣寫就是為防止他念錯。果不然,今天下午朱局長在市委擴大會上將『徘徊不前』念成『非回不前』,將『嘔心瀝血』念成『區心瀝血』,將『造詣很深』念成『造旨很深』,市委一位常委插話說,還『造紙』呢,我看你也不要當局長了,去造紙廠得啦!」

小劉一聽,臉都嚇白了:「我哪……哪知道這些內情呢:…」

三天後,小劉被「發配」到原來的基層單位。

單位裡的一個同事對小劉說:「不要太難過,這不是你的錯,可你也別埋怨這局長水平太低,咱江主席地位高不高,三個位子全讓他一個人占了,整天把「以德治國」掛在嘴邊上,可至今連這個「德」都不知道是什麼。」

另一個會點英文的說:「這局長丟人還只是在咱這小範圍,可江主席竟然在外國人面前把談「戀愛」說成是「做愛」,還出國去講當地人聽不懂的西班牙文、俄文等,讓人恥笑中國沒人了,弄了個戲子冒充元首。唉,再這樣下去,中國怎麼辦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