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中國共產黨人譜寫的《永生的忠魂》(圖)
 
江許一笑
 
2002-1-31
 
【人民報消息】中央電視臺在20世紀最後一個月播出15集電視連續劇《紅岩》,劇本情節和原著小說《紅岩》、電影《紅岩》相比,可以說一無是處。然而,那每集的片尾曲《永生的忠魂》,在唱到最後一集時,突然大放光彩,讓人百感交集,頓悟人生......

你們匆匆離去
在黎明將臨之際
長夜已到了盡頭
你們卻沒能望見晨曦
你們匆匆離去
在春天將臨之際
寒冬已到了最後
你們卻沒能趕上花季
呵,你們匆匆離去
甚至沒有能留下只言片語
呵,你們匆匆離去
與你們擦肩而過的是勝利
你們匆匆離去
旗幟上血寫著你們的姓名
......

這「實話實說」的主題歌,充滿了讓人共鳴的無盡的惋惜。那潛臺詞似乎在說,啊,江姐,許雲峰,假若你們不在勝利前夕越獄失敗,活下來了,你們就一定能得到歷盡苦難後應有的權力與待遇回報!的確,江姐、許雲峰如果當時與死神擦肩而過,解放後鬧個副廳級以上的位置是絕無問題的。一個「副廳級」意味著出有專車,吃有賓館,兒女讀書有老板「埋單」,……江姐、許雲峰與多少人生享受擦肩而過了啊!

看最初幾集《紅岩》時,這片尾曲只讓我充滿了對烈士的惋惜與遺憾。可是有一天,看完《紅》劇,突然翻到一張報紙,上面有新消息:原湖北省副省長孟慶平因收受賄賂被判刑10年;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受賄索賄544萬元被判死刑;……我忽然若有所悟,許多胡長清、孟慶平式的幹部,陳希同、王寶森再往上溯,劉青山、張子善等,若也是「在黎明將臨之際 你們匆匆離去」,不也就是「永生的忠魂」,偉大的烈士?

有誰能保證許雲峰、江姐未與勝利擦肩而過,活到今天,不會墮落為「腐敗分子」?

那麼多貪官不都是因為曾有驚人可敬的「革命貢獻」而登上高位擁有特權的麼?
也許江姐、許雲峰素質特別不一般,他們既不會腐敗,也不會是野心家,但是,他們能逃脫被迫搞「反右擴大化」、「三年自然災害」餓死農民、「文革」時割斷張志新喉管的悲劇麼?能幸免當「走資派」的悲劇麼?他們即便劫後貪生,活到改革開放,又能否逃出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老上級、老部下一個個或腐敗貪污或信仰全倒的悲劇?

許雲峰臨刑前曾對徐鵬飛說:欣慰一個貪污賄賂成風的腐敗社會要結束了!他哪裏能想到幾十年後,他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美好」社會竟比那個「腐敗社會」更腐敗!今天,如果紅岩烈士們眼睜睜地看著當年所追求憧憬的紅彤彤的共產主義理想走入死胡同,他們是否會產生「生不如死」的悲哀?

有一位長輩朋友,曾是當年的地下黨,他說,我有時真羨慕那些死去的烈士,他們看到了自己的浴血奮斗正帶來一個新中國,他們滿懷美好憧憬地死去,他們真幸福!可伶的倒是我們這些活下來的人,到如今才明白自己的浴血奮斗帶來的原來只是「反右」、「大躍進」、「三年自然災害」、「文革」、「清污」、「三講」、「鎮壓法輪功」等無數荒謬慘烈的運動。烈士們的理想是完整的永恒的,而我們的理想是殘缺的破碎的,我真羨慕他們!

那時我不懂這番話。而今看《紅》劇,我明白了,紅岩烈士真值得羨慕! 如果不只是這些烈士,還有那些學者、文人(如郭沫若、馮友蘭、巴金),若新中國建立之時便死去,便不會有後來指鹿為馬、違心論學,迎奉聖意的偽史學、偽哲學、偽小說、偽詩歌、偽散文了。

呵,多少人的錯誤,其實只是多活了一些年!多說了一些話,多做了一些事!

啊,讓我們衷心祝賀紅岩烈士江姐、許雲峰!你們真是死在最佳時間,早幾年死去,你們不知革命是否會成功;晚幾年死去,難逃「腐敗」與「晚年錯誤」。只有1949年這個新中國將要建立之時──共產主義海市蜃樓天空燦爛之際──才是無產階級革命理想者死亡的最佳時間!

你們匆匆離去
在霓虹將臨之際
苦澀已到了盡頭
你們卻沒能享受鴨雞
你們匆匆離去
在發富將臨之際
窮困已到了最後
你們卻沒能撈到金幣
呵,你們匆匆離去
在共產主義理想破滅前夕
呵,你們匆匆離去
與你們擦肩而過的非勝利
你們匆匆離去
旗幟上血寫著你們的慶幸
......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