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挺曾廢胡 胡錦濤軟中帶硬
 
2002-1-3
 
【人民報消息】時日無多先發制人

鄧小平於一九九二年提出,並於九三年三月初,先後經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討論通過,確認胡錦濤為江澤民的接班人──第四代領導核心。

雖然江澤民想提拔自己的大兒子江綿恒,可是當江綿恒坐著火箭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時,已經引起紛紛揚揚的不滿聲浪,於是江澤民只好把心目中的接班人由兒子轉成曾慶紅。至今為止,他沒有找到廢胡立曾的充分理由,因為胡錦濤嚴守不囂張、不出錯的原則,努力扮演中共集體領導意志,尤其是江澤民傳聲筒的角色,盡可能不露廬山真面目,絕不讓江澤民抓到廢他的把柄。甚至在中央書記處與鋒芒畢露、囂張跋扈的曾慶紅相處,發生分歧的時候,胡錦濤總是採取不爭論、不反駁的冷處理辦法,將其意見提交書記處書記會議上表決,通過表決將曾的意見否決掉。同時,江澤民自知時日無多,不能再等機會搞「廢胡立曾」的權力斗爭遊戲,不然就來不及了。於是,他便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將曾慶紅塞進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中,形成一個以「胡、曾為主體核心」的胡、曾體制。江澤民認為,只要曾慶紅進了核心層十六屆政治局常委,「胡、曾體制」形成,下一步,曾慶紅自己完全有本事、有能力取代胡錦濤,成為第四代惟一的領導核心。

但是,曾慶紅目前還只是政治局候補委員,欲達到將曾慶紅塞進十六屆政治局常委班子的日的,首先必須先將曾慶紅扶正,增補為十五屆政治局的正式委員。

曾慶紅屢選屢敗

中共領導層,是由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政治局常委這座小金字塔構成的。毛澤東、鄧小平時代,從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到政治局常委,基本上都是由毛、鄧欽定的,然後走一下「選舉」的形式,就算敲定了。

但是,現在時代不同了,沒有人有那麼高的威望。雖說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候選人,仍由最高領導人「內定」,但也只是內定候選人而已,然後還要經過「選舉」。儘管這選舉並不民主,無論是等額還是差額,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受到一定約束的,因為,最後還要根據投票人的意志來決定。根據中共黨章規定,中央委員是由全國黨代表大會代表通過不記名投票差額選舉產生的;政治局委員則由中央委員全體會議等額選舉產生的。實在不得人心的候選人,有時還真能給「差」下去而落選。

且看曾慶紅是如何通過選舉的?

一九八九年,時任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兼秘書長的曾慶紅,隨江澤民調到中央,任中央辦公廳主任,至一九九七年中共十五大時,以倒數第四的票數勉強當選中央委員.在十五屆一中全會候補政治局委員的選舉中,在一百九十一名中央委員的投票中,曾慶紅僅獲一百零七票,又以微弱過半票數,勉勉強強當選為政治局候補委員,只算是一隻腳踏進了政治局,另一隻腳還在政治局之外。謝非逝世,好不容易等到政治局委員出缺,機會來了,沒想到曾慶紅在一九九九年四中全會、二000年五中全會、二OO一年六中全會三次增補中均未獲得通過:期間(二000年十月),曾慶紅在中央政治局對十六屆政治局委員的一次模擬投票預選中也告受挫。為此,江澤民在二OO一年四月的政治局組織生活會議上,採取迂迴戰術,以胡錦濤籌備十六大工作太忙為藉口,提議由曾慶紅取代胡錦濤主持中央書記處工作,從而使曾慶紅避開中央全會增補政治局委員選舉,進入核心層,但此提議經投票表決也被否決了。

不避嫌為曾慶紅接班造勢

江澤民為了將他的親信、心腹曾慶紅塞進十六屆政治局常委,目前先順利增補入十五屆政治局成為正式委員,可以說是不遺餘力。他不惜赤膊上陣,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專門作了一個題為《關於發揮曾慶紅同志在黨內核心層作用》的講話,親自為曾造勢。

在二000年五中全會開幕的那天,江澤民為了讓曾在這第二次增補時能順利過開,親自率領曾慶紅參加朝鮮駐華使館為朝鮮勞動黨建黨五十五周年舉行的酒會,並特別安排曾慶紅代表中共中央致詞,大造其勢。

江澤民每到外地考察、視察工作,都要帶著曾慶紅。前不久,江澤民訪朝,也帶上了曾慶紅,而且在和金正日舉行小範圍會談時,還特意說明曾慶紅和胡錦濤是中共第四代的「主體核心」。稍後不久,江澤民又特意安排曾慶紅出席了在上海舉行的APEC會議,並向美國總統布殊、俄國總統普京介紹曾慶紅是未來的中國領導人。

但,江澤民費盡心機安排的這一切,結果都事與願違,在國內不但未能給曾慶紅造勢形成氣候,反而更激起了黨內外人士和社會大眾對曾慶紅的反感。在國際上,曾慶紅也未能引起各國傳媒的認同。相反的是,在APFC會議剛剛結束後,胡錦濤出訪歐洲五國(俄、英、法、西、德)時,都獲得了國家元首級的禮遇。西方媒體紛紛明確地以「中國未來領導人」和「江澤民的繼承人」來稱他,為他的接班熱身。

將曾落選歸罪「敵對勢力」

關於曾慶紅屢選屢敗這一現象,江澤民自有一套說法,他有一個奇怪的邏輯,將之歸罪於「外界議論」的影響,又是國際上的敵對勢力所為。

江澤民在今年四月下旬召開的中央政治局組織生活會議上說:黨內對曾慶紅同志要有一個全面了解,要堅持黨性、黨的原則,對各種政治上的流言輩語予以揭露和駁斥,對國際上敵對勢力的攻擊、挑撥,製造不同版本的心理戰術,提高認識。

江在另一次為曾增補政治局委員「站臺助選」時又說:幾十年來,西方反華勢力慣於在中央政治局內部製造什麼派別、幫派,搞政治上的各個擊破,為他們的政治戰略服務。黨的十六大召開前夕,這方面的攻擊、渲染會加劇,這是他們的權利和自由。如果我們忽視或認識不深、處理不當,客觀上會處於被動。江澤民將曾慶紅的頻頻落選歸罪於「敵對勢力」的同時,還歸罪於投票者有私心雜念,說什麼:中央要團結,首先是政治局、國務院,團結不是空話、表面文章,要容納不同意見的人,更要容得下比自己有真才實學、有領導才智的人(指曾慶紅)擔任領導,包括領導自己。

曾慶紅的「四合一」身份

唯物辯證法認為,外因是事物變化的條件,內因是事物變化、發展的根據。導致曾慶紅頻頻落選的原因!決不是什麼「敵對勢力」,也不是投票者的私心雜念,其內因是曾慶紅本人的「四合一」身份──既是上海幫又是太子黨,還是個「內侍」,更是一個乘火箭竄升上來的幹部(有關他乘火箭竄升的具體情況,請參閱《爭嗚》第二八九期《江在APEC捧曾慶紅受質疑》一文)。

當今中共官場,對上述四種身份中的任何一種都極為反感,何況曾慶紅是集這四種最招人反感的身份於一身呢!人們對上述四種身份的反感,其原因很複雜,有的是來自中國歷史的傳統觀念,如對「內侍」,在中國歷史上「內侍」擅權禍國殃民的事例太多了,這種人在歷史上從來都是為人所不齒的反麵人物。也有的是,中共在戰爭時期所形成的論資排輩觀念,乘火箭竄升上來的幹部很難被人接受。再有的是,出於對高幹特權的不滿,太子黨當然也就不受歡迎了。

江澤民雖然一再否認有上海幫的存在!但中共政壇存在一個上海幫是客觀事實。人們對被江重用的曾慶紅的不滿,正是對上海幫反感的集中表現。

自一九八九年曾慶紅隨江澤民調進京,到一九九七年十五大召開,他一直以非中央委員的身份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職,長達九年之久。按中共不成文的規定,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職,應由中央委員來擔任。曾慶紅並非中央委員,卻長期擔任此要職,是有違黨內常規的。曾慶紅擔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之後,據說氣焰囂張,經常以江的代言人身份出現,假傳聖旨,凸顯了個人野心家形象。故此,人們稱他為「不管部部長」「政治局常委特使」,貶斥之意甚多。所有這些,致使他在黨內人緣極差,當然也影響投票人對他的支持。

拔苗助長,弄巧成拙

十五屆六中全會已經過去,距十六大的召開只有約一年的時間了。曾慶紅增補十五屆政治局委員的機會,已經沒戲了。現在,江澤民只有孤注一擲,硬將曾慶紅塞進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了。十六大將屆 江澤民好夢難圓。

儘管中共十六屆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候選人名單,早已由江澤民欽定,但最終畢竟還是要通過選舉人投票表決這一關的。最高領導人的所謂「強勢領導」,可以欽定候選人名單,卻不能命令投票人投某人的票或不投某人的票。這是中共體制內的「有限民主」!

曾慶紅在十五大時是以倒數第四票數當選為中央委員的。可以預見的是,十六大選舉時,除了上述曾慶紅本人的原因,肯定會影響他的選情外,近年來,江澤民出於心切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行將他增補為政治局委員,致使曾慶紅有多次挫敗記錄,下次曾慶紅在十六大選舉時,必然會造成十分不利的局面。這正是江澤民拔苗助長,弄巧成拙的必然結果。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