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密!從「六四真相」江澤民開始懷恨李鵬
 
青晴
 
2002-1-15
 
【人民報消息】過去的2001年對江澤民家族來說是極不順的一年,先是追究八九天安門事件責任的《六四真相》一書的出版,首次揭露江澤民是踏著六四義士的屍骨登上了總書記的寶座,讓江暴跳如雷,下令凡是大陸敢盜版的殺無赦;後來又有人置疑江澤民的國家主席的合法性,說他連區人民代表都沒當過卻當上了國家主席,這是對憲法的褻瀆;接著又有人披露江澤民篡改自己的出身,本來是偽職員出身,父親活到八十年代,卻說自己是烈士子弟;後來在中央開會時又傳出太太王冶坪自殺未遂,兒子是中國第一大貪官;……。

江澤民心中怒火萬丈,本來「六四」的帳都算在李鵬身上,李鵬在美國還被民運人士起訴,後來有人把江澤民欠的血債通過互聯網抖露到全世界去,讓人們大吃一驚,原來六四最大的受益者是江澤民!這種絕密消息就決不是一般人知道得了的,江澤民心裡在懷疑、懷恨一個人……

大家都知道共產黨的政策是反對國家領導人就是反黨,記得去年三月開人代會時,有人在天安門廣場的地上寫了「江澤民」幾個字,嚇的警察拼命去擦,唯恐造成政治事件。

自古都說父債子還,意思是即使父親不在人世了,他欠下的債也得由下一代人還。據報導"新國大"集資案涉及的是李鵬兒子李小鵬,但蹊蹺的是,去年"新國大"集資案的受害者在中南海門前抗議,高呼要"李鵬還錢",現場還有公安維持秩序,竟無人被捕,很多人都看出這次活動是有背景的,他們說,腰桿子不硬,借他們幾個膽兒也不敢這麼鬧,誰都知道究竟是只要腦袋還在就有希望再賺到錢。

討債的人還未散盡,華能風波又起。去年11月24日,中國大陸的《證券市場周刊》刊登了馬海林的報導,揭露李鵬家族利用特權,讓旗下的"家族企業"華能國際公司在美、港、中三地上市,並藉此大搞利益輸送。根據這篇報導,由李鵬家族控制的華能國際是中國唯一在中國、香港、美國三地上市的公司,並揭露它的集資情況,特別是利用特權上市,成為擁有60億股本的大公司,把國有企業變成了李鵬的家族公司。馬海林形容華能國際是艘"巨艦",船長是身為董事長的李鵬老婆朱琳,舵手則是李鵬兒子李小鵬。而集資來的錢不是用於公司的發展而是還債。怎麼當不當、正不正的偏偏要開十六大時揭發這事啊,這家公司又不是開了一天兩天了。

更引起人們的深思,身在大陸的筆桿子們不會不知道,揭露高官家族所要付出的代價是昂貴的,有時搭上的是性命。如果說中共個個都清廉,只有這一個大貪官,那麼出個「包青天」也是正常的,但現在是「隔一個槍斃一個有漏網的」時候啊!幾乎無官不貪,那麼把哪個揪出來示眾就是官場上你死我活的較量了。敢把李鵬揪出來的又是誰呢?

李鵬家族與華能集團的關係在國內海外已有許多非正式的報導,而江澤民和江綿恒大肆揮霍、侵吞民脂民膏只有在海外有大量報導,哪個敢在國內報導?大陸互聯網火墻連「江澤民」三個字都屏蔽,可想而知批判讚揚的媒體權力都掌握在江澤民集團的手裡。

太子黨們經商在中國是盡人皆知的公開秘密。在政界,江澤民、李鵬和朱熔基是掌管最高統治權的三套車。有人說在商界,他們三人各自的公子是三個山頭的三大王子,但還有人說,山頭有高有低,和其他太子黨比,這三個山頭都夠大的,可江綿恒所占領的官商通吃的碩大山頭是那兩位所望風莫及的。中國的太子黨非常多,而「太子」只有一個,據中共黨內人士2000年報導說:「到去年底前,江澤民跟他兒子主要是談與高科技有關的事。但江綿恒在最近幾個月向他爸爸建議的事情從政治到經濟到外交無所不包。他將在十六大以後在黨和政府的事務上扮演更吃重的角色。」由此看來江澤民不但自己借助權力統治中華民族,更想權力「世襲」,而非僅僅是霸占國庫。

媒體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當年希特勒的愛將格培爾說:「謊言說一千遍就是真理」,當然無論謊言說多少遍還是謊言,但格培爾說的是反覆宣傳就會迷惑人。江澤民之子江綿恒占據最前沿的網絡通信領域正是基於這個目的,他所掌握的公司在中國這個領域裡是最大的公司,是中國網絡通信公司的"核心",正在崛起的"網絡之王"。江綿恒手上掌握的有電信網路公司和中國三大電信公司之一的中國網通,以及這些公司屬下的上海資訊網路、上海有線網路、上海網通等。與傳統電信公司不同的是,網通公司是基於資金高度密集的寬帶網絡,目標是並吞一切傳統的電信與傳媒,從而造就一個超級的電信傳媒帝國。中國網通還將公司避過規限注入到在香港註冊上市的上海實業而對外發展。除此之外,僅和王文洋合資的公司就已經使江綿恒腰包漲裂,即使在「財富論壇」上偶爾露下「崢嶸」,但江綿恒還是遵照江澤民的家訓「悶聲大發財」。江綿恒所代表的將不僅是「最先進的生產力」,而且是最先進的淘金術。

這仨公子在商界的地位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即都是來自他們父輩們的權力。李鵬是水電部門出身,並擔任總理達10年之久,所以子女多在自己統轄的領域內發展,格外順手。朱雲來則起家於朱熔基直接主管的金融領域。朱雲來則起家於朱熔基直接主管的金融領域。江綿恒則發跡於其父的根據地上海,從上海市政府直屬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掏到第一桶金。該公司至今仍是中國網通的大股東,而現在江綿恒今非昔比,中國申奧後的第一天,太子江綿恒就與外國大公司簽下了巨額訂單,這是那兩位公子垂涎三尺的。畢竟人家是「太子」,而他們只是「太子黨」;江太子能根據自己的經濟狀況改變中國的法律,修法「保護私有財產」,這兩位僅僅能跟著沾光而已。

江綿恒,他不但對錢感興趣,而且最感興趣的是有朝一日接下江澤民手中的權力。據媒體報導,十六大上江綿恒將升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科學院的一位院士透露,那些老科學家說:「怎麼現在比文革還厲害,那時也不過憑一手老繭上個大學,現在不學無術的小留學生竟要領導老專家!」「看來中國不需要科學了,只要玩玩兒政治權術就能吃飽飯。」「這樣下去中國真要完了!」

有媒體報導說:「大陸民眾,常用"只打蒼蠅,不打老虎"來形容大陸官方對腐敗的態度。從華能事件與朱熔基的表現來看,朱熔基不過是蒼蠅專家,老虎的僕人,為了老虎的安全驅趕蒼蠅。朱熔基的職責不僅是為華能這樣的太子企業在前面鋪路架橋,而且還要在後面進行滅火消防。這篇報導刊出之後,朱發現大事不妙,立即動用手下的新聞出版署去查禁收繳刊物,派公安國安去監控緝捕作者。如此鞍前馬後,真是鞠躬盡瘁。朱熔基反腐,用朱自己的話說,"簡直是笑話。" 」

憑良心講,朱熔基的鞠躬盡瘁不僅是對華能,江綿恒私下拿錢的事匯報到朱總理那裏時,他說:「你沒說,我也沒聽見。」在江家的事情上,朱熔基連過問都沒膽兒,這不說明了江氏的霸道程度嗎?現在想反腐確實是笑話,因為國家主席就是腐敗的總代表,怎麼反?連鍋端?不可能。所以中共高層還要江澤民留任,因為他們對反腐倡廉是沒有信心的,他們對中共的前途是沒有信心的,他們的親屬兒女紛紛攜公款在海外安家落戶、入外國籍就是最好的明證。腐敗的鏹水已經把中共腐蝕到即將自行癱塌了,高層心裡明白要徹底反腐不但共產黨即刻垮臺,他們家族也自身難保,不如讓江留任繼續保持腐敗,走到哪天算哪天。

至於近來鬧得紛紛揚揚的「華能事件」,老百姓怎麼看?有人說:「按理是應該先給中紀委寫信反映情況,多次反映不成,膽子大的或許有人敢給報紙投稿揭露的,但報社登不登是要向上請示的,這麼大的事,社長可沒權作主。馬海林把李鵬家族在媒體暴光,明擺著就是要把事情鬧大,而報社敢登也不尋常,看來那個後臺相當硬,至於是誰,咱不敢隨便猜測。」有人說:「媒體的報導就是高層斗爭的晴雨表,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爭來斗去的,沒有為咱老百姓著想的。」「 你看那個姓馬的被人當槍使了,寫完之後倒霉的是他,抓起來的是他,利用完了,到現在沒人出來給他撐腰。鬧不好還會殺人滅口呢!」還有人說:「我不關心李鵬的事,他沒有實權,翻不起大浪,我最在乎的是江澤民的政策,因為他是核心嘛,他的一舉一動,關乎著十幾億中國人的命運哪!」

是啊,江澤民要把民眾的注意力引導到李鵬身上,可中國的事李鵬說了不算啊,那麼還是讓我們集中精力話說江核心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