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指揮槍,還是槍指揮黨?
 
陳秋強
 
2001-9-6
 
【人民報消息】「黨指揮槍,還是槍指揮黨?」這個問題,本是毛澤東在中共黨內斗爭中提出來的問題。毛澤東的結論是:「黨指揮槍,而不能讓槍指揮黨。」但是,實際上中共一直就是槍指揮黨的。

遠的不說,就說「六.四」事件,軍隊入北京城,黨的總書記趙紫陽就被罷黜了,就是一個最鮮明的例子。其實,在中國,既不存在黨指揮槍的問題,也不存在槍指揮黨的問題,「黨」和「槍」一直就是分不開的,是一體的。毛澤東自己提倡「黨指揮槍」的同時,自己同時擔任黨的主席和軍委主席之職,江澤民也一樣,同時擔任黨的總書記和軍委主席之職,因為他們都知道,在專制集權的統治制度下,黨就是槍,槍就是黨。

中國的憲法,把「共產黨的領導」寫在最前面,而把軍隊說成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的軍隊」,這說明了一個什麼問題呢?這說明了在中國,一個國家的根本大法從一開始就歪曲事實欺騙人民。中共的政權機構,「黨」和「槍」是一體的,是無法分割開來的。

這一點明確之後,我們再來看民運組織中有些人提出,現在通過宣傳工作,在將來民運高潮到來之際,讓軍隊保持中立。有人舉前蘇聯的例子來說明這個問題。但是,前蘇聯有一個開明的共產黨總書記戈爾巴喬夫,中共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這樣一個總書記出現過。如果我們不是等待中共出現一個戈爾巴喬夫的話,那麼我們現在不應該浪費精力去做軍隊中立的工作,而是應該研究軍隊起義,與民主力量結合起來推翻中共的統治,通過革命的方式先打破一個舊的專制制度,再建立一個新的民主制度。這場革命,沒有外力是不可能實現的,必須有外力介入,才有,革命才能夠取得成功。我指的外力,是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府通過各種外交、政治、經濟和軍事援助等等的方法所提供的支持。這是我們應該清楚地看到和認真研究的問題,不該是個空談的問題。

我不清楚,為什麼有些民運的人要排斥上面所說的「外力」而片面強調民運自身的「獨立」,這是幼稚的幻想。共產黨沒有蘇共的「外力」,沒有借助日本侵略中國的「外力」,是不可能取得政權的。中國的民主運動,最有可能取得成功的方式是民主革命的方式,我同意王炳章先生在《民運手冊》中所寫的以革命方式推翻中共政權不一定會造成流血,和平斗爭在對付中共的暴力統治中是行不通的,中國也許能夠出現甘地、馬丁路得金,但是中共政府不是英國政府、不是美國政府,斗爭的對象是根本不同的,斗爭的方式當然也會不同。

我認為,中國民主正義黨在主張中保留人民革命權利的說法是符合中國國情的。我們首先應該盡最大的努力以和平的方式來向專制的中共政府爭取民主政治改革,但是,不作好迎接通過暴力革命的方式推翻中共統治的準備,那就會使和平斗爭失去威懾的力量,和平斗爭就不會成功。和平斗爭本身,可以被形容成給皮球打氣加壓,這樣做的同時,應該知道皮球繼續加壓而又得不到放氣的話,最後是要爆炸的,那就是革命的爆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