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依然「名不正」 江澤民幾近人走茶涼
 
2001-9-27
 
【人民報消息】中共在明年十六大之前的最後一次全體會議,十五屆六中全會,本周在北京召開。經過幾天的緊鑼密鼓,現在會議公報已發,著重強調要「加強和改進黨的作風建設」。這次會議將是中共召開十六大之前最大的一次預備會議。會議的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將影響到中共十六大的方向。

香港信報易銘的文章認為,中共給這次會議定下的主調是解決黨風問題。在中共的政治詞典中,黨風有問題,與黨員的行為無關,而是指黨內有不同意見,尤其是指最高領導人的主張受到抵制。解決黨風問題,意味著要消除黨內的不同聲音,統一到最高領導人的主張上來。六中全會選定黨風為主題,也證明了中共黨內近來的確出現了大量的不同意見,而其矛頭則直指。尤其是江澤民「七一講話」一石,在中共黨內激起了千層波浪。在公開的被動表態中,幾乎全是贊同的聲音;在私下積極表態中,幾乎全是反對的聲音。這一突發事件無疑給六中全會投下了一個很大的變數。

從目前已經表現出來的情況來看,「七一講話」給中共所帶來的震蕩似乎被外界低估了。從「七一講話」以來,江澤民似乎四面受敵。目前中共黨內對江的批評聲音是江執政以來最震耳的,反江的意見從來沒有如此公開地以公開信、聯署信、萬言書、退黨聲明的形式表達過。江「七一講話」引起黨內很多異議,而要把「江思想」引入黨章,則更招致強烈反彈。

在各種萬言書、聯署信和批判文章中出現的批評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罪名是中共建黨以來所罕見的:如點名或不點名地指江澤民「背叛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和廣大知識階層」,「是當代最大的個人崇拜主義的領導人」,是「假馬克思主義者」,「大搞個人崇拜,為個人在黨和國家的歷史上樹碑立傳」,「把自己淩駕在組織之上」、「意圖使自己的歷史地位超越鄧小平」,是「資產階級和西方和平演變戰略在黨內的代理人」,「背叛了馬克思主義,背叛了共產黨」。有人甚至在私下或是在網上提出要開除、彈劾江澤民。

在當前,要求中國民主化的人士批評江澤民不令人奇怪,在黨內像鄧力群這樣的正統馬克思主義者批評江澤民也不令人奇怪。有點令人奇怪的是,黨內的原來那些贊同鄧的改革路線的人也開始批評江澤民。江澤民似乎動輒得咎。如果江澤民聲稱仍持正統馬克思主義,黨內會有人批評他僵化教條,抱殘守缺;如果江澤民主張改革創新,就被認為是主張和平演變、走修正主義路線;如果江澤民試圖提出比鄧小平路線更激進的改革思路,又被認為是背叛鄧小平,拋棄鄧理論,另立新思想,搞個人崇拜。連那些鄧小平的擁護者們都加入了批江的行列。為什麼江澤民如此四面受敵?江澤民究竟幹了些什麼??

江澤民的確突然採取了一些加速背離正統馬克思主義的密集舉動,從提出「三個代表」的理論,到表示共產主義很難實現,再到「七一講話」及其中最受爭議的部分,即讓資本家入共產黨,前後也就是兩年不到的時間。江澤民為這些舉動給出的辯護詞是「與時俱進」。這四個字可能是目前最熱門的政治流行語。然而,江澤民這一脫離正統馬克思主義的動作剛向前邁出微小的一步,即在中共黨內招來的反對聲浪卻鋪天而來。因為中共早就不是一個信仰集合體,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利益集合體。這在中國內外,早就是公開的秘密。

江澤民固然願意改革,知道要「與時俱進」,但是他把改革侷限在其個人及其江家幫的小集團既得利益範圍之內了,「與時俱進」不如說是「與江集團的利益俱進」,並用其對馬克思主義的及其淺顯的認識來論證他對馬克思主義的背離。這不僅令中共內部江家幫除外的各派因既得利益受損而強烈不滿,並給那些用馬克思主義反對江澤民的人馬提供了最好的靶子,所有反江人馬都可以輕易地從中共的意識形態背景中找到反江的理論資源,使得江有口難辯。

江澤民為了保護其獨裁統治的穩定,從來就沒有真正想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因此也就無法從黨內真正的改革派和渴望政治體制改革的普通民眾、知識分子、中產階級和企業家那得到支持。江一方面排斥支持者,同時又大規模製造反對者,結果是其所代表的所謂核心派的地帶愈來愈小。而且江執政昏庸,用人不力,智囊們提不出真正有感召力的口號,親信掌控的宣傳部門盡作反效果宣傳,使得江思想在出臺前就不斷被醜化,加上宣傳機構八股式的「兜售」,使江思想一登場就招來一片哄笑,真是出臺一個,民間就多一個笑料。

當然,江澤民意識到,要做「慈禧」,反對聲浪太洶,即使保住軍委主席,就現在一幫老軍頭的架式,恐怕是難做曹操;但要兩手空空的全退,又不免顯得太窩囊,想必象毛鄧那樣留下點思想遺產方為上策,於是乎我們的江核心就開始在對前兩位核心的遺產來點突破上撥拉算盤了,然而江澤民打的卻是一部可以立起來用的「教學算盤」。歷史本來給江留了足夠的時間,江執政已滿十二年,鄧去世也已四年。但是,或許是江醒悟太慢,或許是智囊們遲遲拿不出像樣的「貨色」,導致江動作太晚。這邊江思想倉促登場,那邊謝幕鈴聲已響。

因此,六中全會也就成了江澤民挽回狂瀾、扭轉局面的一次關鍵機會。江澤民似乎要通過許諾全面交班,並支持胡錦濤為第四代領導核心來換取胡錦濤同意採納並沿用江思想,同時出面壓制黨內的不同聲音。

專家曾分析,在六中全會上,曾慶紅能否正式進入政治局,將是一個風向標。另一個風向標則是「三個代表」、「資本家入黨」有無可能進入《中國共產黨章程》。 然而最新的消息是, 曾慶紅依然是「名不正言不順」,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也就是被全會公報當口號喊了幾句罷了。

從現在到江退休前,黨內因斗爭熾熱化而導致政局嚴重失控也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一旦反江大聯盟形成,江澤民甚至有可能在退休前就要落得個人走茶涼的結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