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恐怖头子反恐怖?滑天下之大稽
 
伊明
 
2001-9-23
 
【人民报消息】九月十七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在北京亚欧执法机构打击跨国犯罪研讨会开幕式上致辞表示,强烈谴责本月十一日在美国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这正是中共贼喊捉贼的一贯伎俩:恶贯满盈的红色恐怖头子反恐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罗干是中共对内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的最高直接指挥者,他操纵着政、法、国安、公安,疯狂迫害、镇压十三亿中国人民,红色恐怖不仅覆盖中华大地,而且累及海外。他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开动整部国家机器搞恐怖的红色恐怖头子,其恐怖手段古今中外无出其右,今试举几例。

罗干对中共高干搞恐怖:借反腐败之名打击政敌,在诸多反腐案中打下去一大批不属于自己利益集团的高官,而真正的贪腐巨头却是他效忠的对象。中国的老百姓曾惊诧于那些被查处的官员们为何纷纷自杀:如王宝森等自杀身亡,陈希同第一次自杀未遂后又多次企图自杀。其实中共的高干们都心知肚明:一旦被列为打击对象,落入共产党手中,第一件事就是赶紧自杀,否则将生不如死。其恐怖之甚可见一斑。

罗干对气功团体搞恐怖:借偷税漏税、破坏社会秩序之名打击气功。曾经在中国大陆拥有五百万名学员的“沈昌人体科学”创办人沈昌,被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及“漏税”等罪名逮捕。遭此类噩运的还有十几种气功,以此消灭稍有规模的任何气功团体,老百姓恐怖到连祛病健身的自由都没有了。

罗干对知识分子搞恐怖:借颠覆罪和泄露国家机密罪打击异议人士和学者。前几个月逮捕了许多华裔学者为人质,做为流氓外交之筹码,令天下人齿冷。近日又有北京法院以颠覆罪审讯四名知识分子,分别为「消息日报」记者徐伟、电脑工程师杨子立、地质工程师靳海科及自由撰稿人张宏海,只因四人成立了「新青年学会」的组织来积极探索社会改造之道,要求结束老人政治。罗干违背宪法,执法犯法,恐吓、镇压一切思想独立者,将人民封锁在江泽民的独裁专政之下。

罗干对信仰和宗教搞恐怖:借反“邪教”之名打击宗教和民间修炼团体。上千的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被摧毁,宗教人士被逮捕、酷刑折磨、判刑。近两年多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令人发指:湖北公安把王华君打得奄奄一息后,拖到镇政府门前活活烧死并向围观的群众宣称是“自焚”。张正刚遭毒打、做手术后,在尚有心跳、有呼吸的昏迷状态中被警察强行送去火化。淄博公安将苏刚强行押送昌乐精神病院,每日注射大量长效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将苏刚折磨至死。北京团河劳教所将王丽萱母子双双折磨致死:王丽萱颈椎已断,坐骨断裂,头部凹陷,腰部留有一针头;不满8个月的儿子孟昊脚脖子有两道深深的伤痕,头部有两块紫斑,鼻子有血,乃手铐铐在孟昊的脚脖子上倒悬所致。最近在各劳教所又频频发生集体虐杀。其恐怖恶毒更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登峰造极了!

罗干就是这样对中国大陆的一切权力、人身、思想和信仰实行着全方位的、最流氓的恐怖。然而,最恐怖的是他利用这些手段,把中国人变成国家恐怖机器上的螺丝钉,将恐怖扩展到全世界。例如,他制造假“自焚”来诬陷法轮功,令国人的头脑中充满邪恶恐怖。9月15日,堪培拉的法轮功学员在联邦公园平静地炼功, 来堪培拉观光的中国游客看到有人在公园里炼习法轮功和飘扬的“法轮大法”横幅,他们非常吃惊,质问公园的保安:“为什么没有把他们抓起来关到监狱里?”

哀大莫过于心死!罗干这个恐怖头子已经把中国人的身体和灵魂都扼杀在红色恐怖之中了;并且驱使许多华人为中共的红色恐怖在世界范围内作伥鬼,无怪乎有国际人士惊呼中国人为“黄祸”。他言反恐怖,无异于一只嘴里嚼着带血的羊肉的狼,口口声声要捍卫羊的生命。滑稽之余,其最阴险、最流氓、最邪恶之恐怖正在吞噬中华大地,并危及全球。此贼不除,中国的希望何在?中华民族的希望何在?人类的希望何在?世界上会有根本意义上的反恐怖胜利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