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拿远华真凶大鳄
 
中共一群老党员
 
2001-9-20
 
【人民报消息】在远华问题上,有一个人急于草草收兵,蓄意把水搅浑,他就是中共军委流氓主席江泽民。仅举以下事实为证:

(一)案发之初,江某人就取代朱熔基跳到前台又是派工作组,又是下黑指令,摆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只可惜他演戏演过了头,一句台词露了马脚,他竟要求工作组一个半月之内了解此案,回北京过春节。人们不禁要问:大戏刚开锣,过门没唱完,就想落帷幕,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在远华一案中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

(二)江泽民推定:赖昌星是主犯。就算是他吧!那么主犯外逃,全案轮廓未清,江泽民先下手为强,毫不留情地杀掉一大批重要知情人,包括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居心何在?杨的父亲曾经鸣冤叫屈:海关一切放行均按批条行事,杨前线其实只是奉旨行事。所以杨前线说他死得不明白!我们要问江泽民:在杨前线等一大批知情活口还没有交代清楚他们如何奉旨行事之前,匆匆宰杀这些关在笼子里的死老虎,不是杀人灭口又是什么?

(三)赖昌星外逃加拿大后,江泽民导演了一出秘密诱捕未遂又公堂买放的捉放曹式闹剧。赖昌星不在掌握之中,使某些人寝食难安。所以偷偷摸摸指派安全部干员带着赖昌星之弟到温哥华劝诱威逼赖氏回国。但赖昌星是何等样人物?他立即还以颜色,不惜在国外媒体上公开自己的间谍身份,并用亲身经历的事实,揭露中共从来都是背信弃义,卸磨杀驴,劝归就是要诱捕他,杀人灭口。现在他人在国外不怕把事情闹大,赖昌星真的成了一颗大明星,他越出名就越安全。

不过赖昌星决不是傻瓜,他很善于利用媒体,该说什么和不该说什么都有老到的算计。他到加拿大之初就一口咬定贾庆林夫妇没有问题,示意江泽民:在要害问题上他会守口如瓶,给江某人吃下一颗定心丸。只是在朱熔基插手其中,试图通过外交途径引渡他以后,赖昌星才急了。面临生死一搏的赖昌星放出胜负手,隔着太平洋连连发飚,矛头直指江泽民,第一次公开暴露他本人和江泽民非同寻常的关系内幕。这一招果然奏效,420专案组负责人吴建平奉命在加国公堂之上乖乖地为赖氏开脱罪责,确认赖氏走私“查无实据”。

若不是赖氏摆开一副不惜鱼死网破的架式,若不是怕他真的兜出老底来,江泽民决不至于惶急得乱了章法,指令吴建平在众目睽睽的加拿大法庭之上,以中共政权代表的负责身份,揭露中共媒体造谣,指控中共司法违法。自江氏上台以来,中共形象已因江泽民的两面三刀毫无诚信而污损不堪,现在又被肆意抹上一道“厚黑”油彩,变得更加不堪入目。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宣告赖昌星无罪!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赖昌星“功”不可没,是他在太平洋彼岸潇洒自如地指挥江泽民身不由己地跳加官,上演了一出自煽耳光自爆其丑的闹剧,远华一案黑后台的嘴脸也因此浮出水面。

(四)现在几十个月过去了,案子还是结不了。江某人心劳日拙、欲罢不能,只好祭出“展览会”这个法宝,就是要为远华强行划上一个句号。

在这个展览会上,江泽民操纵的造谣媒体一再渲染炒作远华红楼的黄色性质,什么娘子军“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这是指控赖昌星拉干部下水;什么摄像机记录了寻欢作乐的全过程,这是指控赖昌星逼干部就范。目的是要将公众的注意力引向黄色下流的新闻方向上去,来不及思考追查远华一案的真正背景和要害,不经意地接受一个弥天大谎:远华不过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地方性质的毒瘤。只要这一定性得到默认,那么杀人灭口就变得顺理成章,真凶首恶就可以逃之夭夭。这就是江泽民的如意算盘,读者不可不察!

但是远华一案真凶未缉,岂能结案;盖子未揭,何以收场?现在已有足够的事实表明:远华乃是中央军委流氓主席江泽民的皇封黑据点,赖昌星不过是这个黑据点的小掌柜;真正的后台老板,真正的真凶大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道貌岸然、刚刚用黑社会手段制造了天安门自焚栽赃血案的流氓主席江泽民。理由如下:

第一, 江泽民自始自终,刻意掩盖赖昌星的真实身份。

赖昌星决不是什么白手起家、惨淡经营、在夹缝中求生存发展的农民企业家,而是直属中央军委情报部的资深间谍。他与总参情报部长姬胜德情如手足,过从甚密。他在诱捕台湾驻港情报负责人、举报杀害泄密的中共总后军械部少将案事件中立过汗马功劳,深受赏识和青睐。另一方面,赖氏善理财、通商贾之道,又兼出手豪阔,善解人意,凡事心中有数,在钻营官场、疏通人脉上长袖善舞,诚为中央军委特情系统不可多得之人材,而被委以“新时期新任务”下海经商的重任。当他从中央军委最高层拿到一切特权,其中包括动用飞机军舰或直通海关的走私权以后,便如虎添翼。但是,赖昌星以特务身份经营“皇”产,并非自由之身。特务系统有着严厉的组织纪律,他的一言一行必然受到严密的监督和控制。总之,和改革开放以来,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基本模式不同,赖昌星亦官亦商,内“特”外“商”,一身而二任焉!确切地说,他成了身份显赫、炙手可热、直通大内的锦衣卫外放“皇商”,受到从中央到地方一切政治保护以及经济支撑和司法豁免,其实他就是系在江泽民裤腰带子上的一个黑钱罐子。况且江泽民确实需要这样一个黑钱罐子,不仅为了自肥,也为了弄权。这个集“浪、疯、贪、黑、毒”特点于一身的流氓书生,以流氓手段窃国,也只能以流氓手段治军:一靠封官拉拢,封官等于开空头支票,不费吹灰之力,以致于创下和平时期一次颁封五百“将”官的吉尼斯记录;二靠金钱收买,仅今年春节一个军级就赏钱五十万,开了中共治军史前所未有的恶劣先例。那么,钱从哪里来?他急需一个将最高特权转换成大把钞票的“权钱转换器”, 而赖昌星正是最理想的人选。

从本质上说,“赖昌星现象”以及“江绵恒现象”都是中共腐败深刻化的一个里程碑。中共最高当权者这条大灰狼终于耐不住寂寞,亲自率领嫡系亲系狼崽狼羔们张开血盆大口下山觅食来了!在亲信黄菊等人的主持和掩护之下,江绵恒抢占上海滩,扬名立万,成为当今中国垄断电信的天下第一巨贪。具有中国特色的富可敌国的江氏第一家族就这样横空出世了,江氏父子连袂成为中国共产党内排名第一的“三代表”!同时,他又委派贾庆林夫妇经营福建,为锦衣卫赖昌星落户厦门奠基,致使这个中华第一走私窝点,珠胎暗结,一朝分娩。毕竟,监守自盗对窃国大盗来说也是一件见不得天见不得地见不得人的勾当,黑窝点必须构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独立王国之中,才保万无一失。可见贾庆林夫妇在远华一案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正是贾庆林离任回京,才引发窝里内斗,并最终导致远华这个江氏怪胎的曝光和覆灭。

第二, 江泽民自始自终,刻意隐藏昔日高悬于红楼之上的两块“黑木令”。

哪两块黑木令呢?一是赖昌星和江泽民亲信嫡系福建前省委书记贾庆林的双人照;一是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的亲笔题字。读者诸君切莫小看了这两块黑木令,它们无疑是远华掌柜手中的两支尚方宝剑。高悬于红楼之上的黑木令以不言自明的方式,晓谕有资格进入红楼执行“特别任务”的福建厦门大小官员,告诉他们赖昌星是什么来头,远华是谁家黑店!或许有人对此判断存有疑惑:是不是赖昌星拉大旗当虎皮,而迟浩田贾庆林则被蒙在鼓里做了冤大头?作者以为,不可小看了贾庆林和迟浩田。中共高层干部都非常重视一言一行的政治含义,在公众场合甚至谁应走在谁前面一步都很当心。一个封疆大吏和一个锦衣卫外放皇商照双人照,当然不是烧得发慌、闲得无聊;一个驻节京畿的国防部长向远在东南沿海执行特殊任务的军情头目送墨宝,当然也不是为了区区50万元人民币!

由此可见江泽民操纵的媒体在赖昌星用什么手段驱使福建厦门大小官员为皇封黑据点效命的问题上歪曲了事实真相:福建省涉案官员首先是奉旨行事执行江、迟、贾那些无法无天的“特别任务”;然后才有赖昌星用金钱美女安抚跟进,使他们甘效死命,这正是这个间谍官商的高明之处。

第三,江泽民自始自终,讳言他本人和赖昌星非比寻常的关系。

据赖昌星闪烁其辞地透露他是大内大总管贾廷安及李莲英式内总管的密友,是江泽民中南海深宫内宅的座上客。赖氏甚至声称:他是“江家常客”,虽然“和江泽民本人没有直接接触”。这后半句当然是赖昌星的狡辩之词。赖昌星去内宫,并不像一般平头百姓参观名人故居,要等人去楼空;也不是仅仅为了探访总管好友,通常这应安排在总管私宅。一句话,若不得江泽民首肯,总管没有这个胆子,赖昌星也没有这个资格独闯大内,来去自由。再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位江家的常客总不可能无所事事去深宫内宅串门子和江太太聊家常!

更有甚者,赖昌星一举一动,存亡安危,念兹在兹,俱在“朕”心。所以当贾廷安得知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走私汽车案曝光,立即向甫下飞机的江泽民禀报;内总管“李莲英”奉命火速向赖氏查询。而“李莲英”的一句话最耐人寻味,他对赖昌星说:“知道和你没有关系,他们就好办。”这后半句才五个字却泄漏了天机!

首先,复数人称代词“他们”指的是谁?当然不是朱熔基、李瑞环、胡景涛,而是江泽民父子及江泽民一家。“好办”什么?只要不是黑窝点的人和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切都好办。反过来说,赖昌星出了事,该怎么办就不能怎么办,就真的不好办。自事发以来,你看江泽民极尽表演之能事,或前台亮相后台操纵,或杀人灭口诱捕买放,或转移方向封顶捂盖,或鸣金收兵仓猝清场。总之使尽了吃奶力气。但是人算岂能胜过天算?江氏在自编自导自演这出“瞒天过海”活报剧时,躲闪挪腾,招架不及,竟忘记擦干净后臀部位上几滩脏屎,又加上可爱的赖明星串演双簧,使我们有机会为即将召开的中共六中全会备上一份厚礼:捉拿远华一案的真凶大鳄归案,把他祸党、害国、毁军的流氓嘴脸拿来示众!

一群老党员

2001年9月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