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 恐怖襲擊的外圍落難記
 
2001-9-13
 
【人民報消息】國際恐怖分子以自殺性的飛機衝擊紐約世貿中心和華盛頓的五角大樓等建築物,導致重大死亡事件,震驚美國,也震驚世界。事件發生時我和太太正好在恐怖分子重點騎劫的聯合航空飛機上面,還好不是不是恐怖分子所騎劫的飛機,不過也經歷了一場小小的虛驚。

  我們是從國外回美國時路經三藩市轉機的。美國西岸時間上午九點多,飛機著陸了,我因為一路在看書,也沒有注意到機場外面有何異樣,但是飛機裡面的廣播突然說紐約世貿中心出了事,因為安全原因,飛機一概不能飛進美國,因此飛機降落在溫哥華機場。鑒於1993年世貿中心已經是恐怖分子襲擊的目標,後來繼續揚言要再對美國進行恐怖襲擊,因此雖然我暗叫一聲這次又給他們得逞了,但是並沒有料到是如此大規模的慘劇。

   飛機上沒有給我們做進一步的介紹。在飛機上等了快一個小時,機場安全人員才帶我們下機,在走道上仔細檢查了隨身行李和身軀,還有狼狗東聞西嗅。到了大堂,在那裏苦候也沒有見托運行李出來,看到公用電話,已經排上一長串人,誰拿到電話都不肯放下。隔了一段時候才叫我們去找聯合航空的櫃檯。他們給乘客兩個選擇,一是立刻乘長途車到西雅圖再想辦法;一是留在溫哥華等通知,在溫哥華停多久不知道,因為班機太多旅館客滿,只能在教堂住宿。西雅圖只認識一位朋友,怕找不到舉目無親;到教堂也怕連電話都打不出,而且替換衣物都在托運行李裡面,身無加拿大幣很不方便,但溫哥華有許多當年在香港文化新聞界的朋友,因此決定還是留在溫哥華,問題是如何通知他們救駕。所幸當地一家電臺的記者正在採訪旅客。內子一看到馬上請他們用手機打給電臺工作的朋友,總算聯絡到。由於機場戒備森嚴,他不一定進得來,所以我們叫了計程車在指定地點見面。總算解了困。

 和老朋友見了面,已經是下午四、五點鐘,首先解決民生問題,並且了解了事件的經過,對恐怖分子自然更加憤恨。在機場接受訪問時我已經表示美國政府不能對恐怖分子軟弱,對任何暴力恐怖活動,必須將他們消滅在萌芽狀態,否則殃及全人類。

   晚上同幾位老朋友見面,圍繞的當然也是這些話題。我們也看了電視,補追這方面的新聞。我當然關心北京方面的反應,果然他們的反應非常曖昧。江澤民在表示慰問以後,突然莫名其妙的說∶『中國政府一貫譴責和反對一切恐怖主義的暴力活動。』然後再沒有下文。為什麼不敢明確譴責這次的暴力恐怖活動而來個「一切」呢?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的表態也是同樣的曖昧。這種曖昧使人懷疑中共同這些恐怖活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眾所周知,北京同這些恐怖組織一向有比較友好的關係;中共也經常向支持恐怖活動的流氓國家輸出武器、技術,以及提供訓練等。除了中東的恐怖分子外,當年北韓的恐怖活動同中共就有密切關係,而最近江澤民又訪問了北韓,無非要利用這些流氓國家建立反對美國的統一戰線。所以對恐怖活動如此溫情脈脈,只有抽象反對而具體肯定。在這次恐怖活動發生後,在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強國論壇上也充斥配合恐怖分子攻擊美國的恐怖言論。在這個論壇上,不符合中共「主旋律」的言論常常被版主刪去,但是這些反美的狂熱假民族主義言論卻被批准了,顯然是默許他們發表這種言論,從而達到慫恿和煽動的目的,這就是中共的真實心態。美國也應該從中吸取必要的教訓,避免養虎貽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