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错阳差 亦人亦鬼 扬州男性 暗结鬼胎
 
中南客
 
2001-9-10
 
【人民报消息】由于命运的捉弄,辩证法追随江泽民自相矛盾的一生。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三千年前老子说得实在没错。

一、父子恩与怨

江泽民到处作秀,跳舞背诗词、弹钢琴、唱京剧、还会唱杨剧 “八根芦紫花”会唱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流歌曲,不仅周恩来养子李鹏做不到,右派朱容基也无此丰富的家庭教养。这归功于他的父亲江世俊,辩证法的捉弄在于:这个给他提供了日本统治下贵族生活的汉奸恩父,又是他的命里冤家;到处作秀,展才的同时又不意透出他极怕漏馅的蛛丝马迹。

二、入党埋下地雷

假如历史改道,江泽民在汪精卫汉奸政府或国民党政府飞黄腾达不成问题,最次也是属于社会中上层的高级工程师。但在共产党天下,优裕的贵族出身反成被视为异类的可怕把柄,尤其在入党当时,汉奸属于现行反革命。江泽民在入党志愿书中不得不欺骗组织,移花接木,伪造履历,成为根红苗正之烈士后代,既为后来备受信任大开绿灯,也埋下了对于共产党大逆不道,比欺君还严重的罪:隐瞒汉奸之子出身, 阶级异已分子混入党内。这个矛盾的契机,跟着江泽民,如影随形,既一路顺风,又留下后患,终于为魔鬼所利用。

三、留学祸福

最近苏联前克格勃人员透出,江泽民是同伙,曾提供留学生中及国内情报,为克格勃编外人员,这早已不是秘密。中苏两国都在对方出国人员中物色猎物。所谓苍蝇不抱没缝的蛋,李鹏一类真正烈士子弟不会因为怕威胁而上钩。中共个人档案,均由参加工作或入党、入团时自已填表,没法细做调查,只在以后整人运动中重点审查“外调”.但特务机关有其信息信道,江泽民只在入党志愿书中有继父烈士江上清作战事迹,而生父从略,这位讳莫如深的"职员”生父,正是克格勃的突破点。多子多福,一夫多妻,尤其是能供子女上大学,这在日本统治下,中产阶级都力所不能,因此,很快查证其生父江世俊在汪精卫政府任高职,属于草字头荐任以上级别,而日伪政府竹字头 "简任" 才属于科以下录用职员。荐任以上为日本服务的职员,蒋介石定为汉奸,共产党对"简任"职员也定为汉奸、历史反革命。在当时日本占领区,日伪政府机构中,全部是中国人,江泽民若如实填写,可能入不了党,或延长候补期加以考验,或一生不得重用或历次运动中挨整,但既已隐瞒又作假改写履历,问题就很严重,尤其是在重用、留学之际。其叔江上清投新四军抗日,其父江世俊一家与其叔早已划清界限,避之唯恐不及,早已断绝往来,怎可能把儿子从富贵温柔乡中送往东逃西窜的游击区?江上清死时28岁寡婶还有,两女要抚养,新四军家属清贫无依,那可能供江泽民上大学。事实上,其叔父江上清1939年去世,时江泽民13岁,以后一直与生父共同生活,由江世俊供养上大学,江泽民会弹钢琴,而钢琴在当时一般家庭不敢梦想,何况新四军。死后认亲,既无叔父生前同意,又无父亲江世俊认可,更未办法律手续,显然是江泽民自已填表时虚构(过继给已死之人),连名义上过继亲友都不知道,如何逃得过克格勃档案高手的凌历耳目。可以想象当时江泽民心理上的人鬼交战,这种对叛徒的要狭,是难以招架的,除非向中国使馆彻底坦白交待。何况有物质交换。乐得金钱、美女享受,又有相互保密的保证。于是江泽民在苏期间正式加克格勃并曾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