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的口號鋪天蓋地、正是江澤民黨匪大行賣國勾當之時
 
2001-9-10
 
【人民報消息】 竊國者的愛國鬧劇、歷史自有公論
常聽到「賣國賊」的罵聲,誰是賣國賊?是那些發表不同見解或不妥言論的同胞嗎?非也!他們只是從自己的立場或認識出發,講了幾句真話而已,他們沒有賣國的能力與事實,有些人連賣國的故意都沒有。那些高喊臺獨或讚美日本、歐美的同胞不是賣國賊,他們沒有賣國的能量,在網上沒有賣國賊。

如果把中國幾千年的版圖進退以動畫手法作表現,人們就會發現:中國的疆域在一直變化著,以漢唐、元蒙、清為最大,近二百年又開始縮小。我們如果立體地觀察,還會發現,國家的繁榮穩定決定了疆域是擴張還是萎縮。

一個民族在國力鼎盛及立國之初,都是具有充分的活力與擴張性的,到了統治的中、後期,往往保守甚至失守。造成這種現象的因素有很多,但其根源在統治者身上。一個賢明的開國之君是謙和的,可以與民同利而同欲,做到萬眾一心。而亡國的昏君則不然,私利已閉塞其視聽與心智,他們的種種醜行惡政,都是為滿足一己私利而行。這兩種境界,導演了幾千年的興亡悲喜劇,而無辜百姓們,則成了替罪羊,承擔著往復無盡的劫難!

這種因果循環的事例在史書上被大書特書,尤以司馬光的「資治通鑒」為集大成者。老夫子想用傾注其畢生精力的著述來為統治階級磨一面鏡子,讓這些肉食者長點智慧,吸取點教訓。某些批判他的文章指責其著述的目的為統治者服務,是一種反動,我卻認為司馬光是懷著一顆廣博的仁心、一顆對百姓的慈悲心在寫作。他在書中記載了許多人吃人的慘劇,記載了許多失國廢君的悲劇,記載了許多竊國者的鬧劇!他想讓後來的統治者時時警醒:不要做蠢事,不要輕視百姓的力量,否則喪國殺身的慘劇就會重演,做為統治者是沒有退路的。

我敬佩司馬光的執著精神與驚人的毅力,更敬重他的愛民苦心。歷代統治者如果能讀懂書中的真言,並身體力行的話,中國少換幾次朝代,少幾次大破壞,百姓少受多少煎熬與勞役,資源少破壞多少?每個新統治者上臺,足下無不踏著幾千萬顆奠基的頭顱!

蜀山兀、阿房出。我在四川旅行時,為秦宮而兀的山嶺還禿著,兩千年的時光,沒醫好一朝的傷口,而此後的殺伐竟連綿至今!經過毛澤東的收尾,李白詩中「但聞悲鳥號古木」、「雄飛從雌繞林間」的密林己絕跡,只在一些邊緣之地還長著幾片野生林!

戰爭對自然資源的破壞是毀滅性的,有些就沒有再生的可能:如森林、水土、野生動物,更令人痛心的損失是時間!在別人突飛猛進時,我們停止了賽跑的腳步,搞起了血腥的權力斗爭,一斗三十年,讓民族落後了兩代人,讓我們失去了一個時代。我們從現在開始分秒不停地追,一百年後才能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平,面對這個不爭的現實,我們卻要停下來狂言與歡呼,偉大領袖們不覺得可恥麼?

* 賣國賊、要到黨匪的大人物中去找

誰是賣國賊?是說了幾句真話或氣話的傷心者還是絕望的偷渡客?造成今天的局面,該由他們負責麼?讓我們看看今天的統治者集團在幹什麼吧:

一、利用手中的權力,向國有企業派出親信代理人,將能偷走的一切偷走。造成的惡果便是企業大量倒閉與破產,讓大批貢獻出青春血汗的工人、職員下崗失業,失去了賴以活命的養老費。

二、動用手中的權力,通過虛假的項目及材料,從國家銀行騙取或強索貸款。現在暴露或隱蔽的呆壞帳,絕大部分流入官僚及其代理人的帳戶,更多的已轉移境外。驚人的數字,足以導致銀行資不抵債,引起真正的金融風暴。這個問題還沒惡化的原因,是有大量的儲戶存款在支撐著頭寸的運轉,一旦因政局不穩而發生擠提,國家只有印鈔與貨幣貶值的手段。這顆定時炸彈的引信及起爆時間,操縱在統治者手中,而它造成的殺傷,卻作用於普通百姓身上!那些掌握存款大頭的少數人,其信息靈敏度與提款的便捷程度是百姓無法比擬的。這些存款的莊家一撤,死得只有老百姓,他們全指靠那些零碎錢過日子。

三、通過接管有收費或罰款權力的部門,向人民橫征暴斂,將收入的大部分據為己有。現在出現的交通、公安、稅務、工商、城管等部門的腐敗與濫罰,就是這種手法的體現。

四、將境外機構的資產及控制權抓在子女親屬手中,為自己營造第二個安樂窩,成為化公為私、轉移國庫資金的橋頭堡、辦事處。現在各省各市及國家各部委,都有各種這類的公司及駐外窗口,看看其當家人,無不與派出單位的老板是親屬親信關係。每年的國家外匯、投資,通過這種渠道流出去,官員們利用境外的法律來把國家資產變成自己的投資。因為在國外沒有國有一說,誰是董事長,誰就是資產的主人。現在以國庫註資的企業,將來其資產就落入派出機構負責人手中,這也是官僚們非親莫守的原因。

五、利用手中的權力大肆「開發」與「建設」,通過各種回扣與賄賂來肥私,通過這種手段貪污是最安全、最體面的。這就是一些人熱衷於形象工程的真髓,也是一條道路年年建年年毀的原因。當報紙及百姓們對年年重覆挖路的蠢事批評他們沒有長遠眼光及合理規劃時,某些官僚卻在暗地裡樂不可支。他們需要的就是豆腐工程,一勞永逸?合理規劃?我們吃什麼?在給貧困地區撥款的同時,總有一些形形色色的回扣,這些勾當,財政廳、局的處、科長們最清楚。豆腐工程,扶貧工程,既有政治上的好處,又有經濟上的實惠,讓我們的官僚們怎能不搞?

六、利用手中的權力向農民和市民搜刮錢財,豢養一批忠實於自己的走狗,或恐嚇鎮壓民眾的反抗;或刺殺、打擊政敵;或在經營競爭中擊敗對手,壟斷一個行業甚至一個地區的生財之道。這種個人武裝,可以是警察,也可以是黑社會人馬,在大多數地區,執政的官僚們於此伎已操作有年矣。

再多的形式或更細的例子,我也不耐煩列舉,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希望共產黨明天就死,中國明天就亡的不是民眾,他們最多發點有限的牢騷而已。如果要找賣國賊,請到統治者內部去挖,那些大肆貪贓的官僚們,那些惡警察的後臺們才是真正的賣國賊,或是幫助賣國的蟊賊,這些人才是不操矛弧的竊國賊。他們飽噬民脂民膏之後,害怕民眾的清算與追究,他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要垮要爛,早點就好」。他們怕在亡國之前被揪出來。讓中國一步步地向文明與民主過渡,平穩地走向法制與公開透明的制度,是最令他們恐懼的結局。

為了達到滅亡中國或顛覆現政權的目的,他們利用手中掌握的喉舌與走狗,一會煽動狂熱的「愛國」,一會又策劃出害民的政策,驅使手下的惡勢力向人民下手。煽動戰爭,造成民怨沸騰的局面,製造種種激怒人民的暴行,引起動亂。亂國乃至亡國,才是一些撈足錢財的官僚們日夜期盼的局面。

賣國賊,要在大人物中找,我們老百姓手中不掌握國家的土地、外交,我們手中沒有國家機密,真跑美國去,一問三不知,沒有利用價值,立馬給你遣送了。領導們就不一樣,帶著巨額的美元,裝著國家的絕密信息,到哪都是貴賓啊!有些人,在位時就大賣特賣了,不是一般的賣,賣的既偉大又光榮。

當局又要把酒滿鮮血的老山、者陰山交給越南了,為了爭奪與守衛這兩座山頭,犧牲了那麼多戰士,現在卻要放棄,為什麼?難道它和臺灣不一樣是我們的領土麼?我相信老山交給越南後,又會修起永固工事,又會伸出北指的炮口!這一點從南沙的衝突中,已經看得再清楚不過了。

放棄國土,不可能換來和平,我們這幾十年放棄的國土已經太多太多了,以致相比之下,臺灣倒成了小頭。但是和平沒有到來,從越南、印度、中亞的局勢來看,我們正面臨著更大而漫長的不安定。國家富強了,一切邊界問題就好解決,國家衰落時,退卻與戰爭,都是一場惡夢,這樣事例可不是少數。現在把中國抽血、搞亂的官僚們,他們是最不愛國的,他們才是真正的出賣民族利益的賣國賊!

* 愛國宣傳掩蓋叛賣醜行、行動才是檢驗口號的唯一標準

愛國的口號鋪天蓋地而來時,正是一些敗類欲行賣國勾當之時,他們需要口號造成的假象來蒙騙眾人的耳目,掩蓋自己的叛賣醜行。在一群高呼愛國口號的官員中,我們很有去除偽裝,認清其實質的必要,避免重覆上當。

鄧小平提倡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句話,很正確,只是被公僕們念歪了,在這裏可以借用一下:「行動是檢驗口號的唯一標準」。我們不妨聽其言而驗其行,從幾個方面來對高呼愛國口號的人進行行為驗證,看看他們是真愛國還是真賣國,或是誇誇其談的騙子:
 一、一個愛國者,首先會孝敬父母,熱愛自己的兄妹,這是被騙子們經常忽略的破綻。一個人的生存與成長,多與自己的父母、家庭息息相關,如果對生養自己的父母和同胞手足都尖酸刻薄,或忤逆不敬,證明他已失去了感恩報德的習慣。對那些沒有報恩意識的人來說,只有他自己的利益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其他人都是可以欺騙與犧牲的利用工具。如果發現這種對窮父母或窮親戚不孝不親的人,哪怕他舌綻蓮花地對你感激涕零,勸你別信他,他正在或準備利用你。

這一點,已被歷代賣國賊們驗證了無數次。看看那些死心塌地幫助日本人的鐵桿漢奸吧,多半是鄉親們嘴裡的逆子。這幾十年裡提倡的是告密與出賣,為了「進步」與入隊、入團、入黨,從同學、親友、父母賣起。從小就在拍馬諂媚及叛賣氛圍中薰陶了十幾年的心靈,能開出聖潔的愛國之花嗎?看看某些中學、大學中的學生,明明家境貧寒,但為了自己的面子與欲望,對父母兄長百般需索,拿著父母血汗錢亂揮霍的舉止,我們可以相信他能愛國愛民嗎?

一個人對自己的親人都不愛,怎會去愛路人?一個不愛人民的官員,又怎會去愛國?這是古語:忠臣出於孝子之門的原意,也是今天的教育制度不造就愛國者的原因。

二、在和平年代,國家的安全與國力是成正比的,為了國家的強盛,可以犧牲一點個人的享受,一個能愛國的人,首先要能克制自己的貪欲,只有能戒除貪欲的人,才有舍身舍利以愛國的可能。

在觀察官員時,我們可以從他的行頭入手:官員的座車,奔馳、寶馬的舒適性比國產車強得多,但以桑塔納和富康的駕乘性能與舒適度來說,己完全可以滿足公務用車的要求。我們有必要花大筆納稅人的錢去進口、走私大量母嘸督緯德穡咳綣莆兆毆夜郝蛉ǖ墓僭泵欽姘揮帽┝駁拿裰窀噯プ非蟾鋈訟硎埽頤腔古巒夤檔娜肭致穡炕夠嵩斐山裉煺庵幀壩新繁賾腥氈境怠鋇木置媛穡?p>政府、司法、軍隊、武警等花費國家財政的部門,進口車的比例之高,舉世少見(汽車生產能力不足的國家除外)。難道這些部門的官員們不知道買中國車與日本車對國力的影響嗎?每年幾千億的購車款,可以辦多少希望小學?可以救活多少被重稅逼上絕路的農民?可以拉動多少個民族汽車工廠的發展?難道協助日本的經濟侵略,就是他們的愛國行動?

官員的辦公樓,為了追求個人的享受與升遷、收取工程賄賂,他們讓辦公樓越修越高,越修越豪華,早已遠遠超過了辦公的需要,一方面是大量的市民無房住,一方面是大量的辦公樓群空置。造一棟豪華辦公樓的錢,可以造五棟相同面積的經濟適用房,如果各級政府能三年不建樓堂館所,不考慮精簡人員的因素,官員的衙門也決不會擁擠,節省的支出就可以解決城鎮無房居民的最低住房要求。

在處理這些現實問題時,官員們缺少的不是常識,他們少的是人性和良心。他們不會不知日本鬼子是誰,不可能不知該怎樣愛國,只是在其心中,愛國與個人享受的比例太懸殊了。這種極端自私自利的人,在大敵壓境的生死關頭,他們會舍身取義嗎?

三、行為模式唯權是爭、唯利是圖的人,做不了愛國者;真正的愛國者,不僅要有威武不能屈的膽氣,還要有權、色不能誘的操守,才不會被收買。一個愛國者,在個人利益與民族利益發生衝突時,可以舍大利或生命來捍衛民族大義。在這點上,我佩服北洋軍閥吳佩孚,他就拒絕了日本人的十萬支步槍、兩千挺機槍和百萬大洋的誘惑,不惜犧牲自己的政治前途和東山再起的機會,保全了個人的操守,甚至為此丟了性命。這種愛國舉動,比近幾十年中那些為了個人權位,不惜發動政治動亂,製造民族浩劫的狗屁偉人強一萬倍。黨國那些為了權位、鈔票、女人而不惜行刺同僚或上司、甚至販私、販毒的利益集團成員,拿這面鏡子比照以下自己的嘴臉,又何其臟污!然後,現在聽到的愛國高調,卻正是他們的獨唱與絕響。有誰能相信,這種高喊愛國口號的黨國要員們,他真的會愛國嗎?

四、屠夫、酷吏,這些沒有人性的野獸,在它們的頭腦裡只有嗜血的原始野性和追腥逐臭的貪婪,為了一紙獎狀或升官,可以泯滅人性地去陷害良民,致人於死地。這種充滿獸性的群體,正破壞著國家和民族對個體的凝聚力,毀滅著人民對這塊土地的最後一絲依戀之情。他們做的傷天害理之事,讓臺灣臺胞聞統而膽寒,哪有近者偷渡而遊子來歸的神話?如果讓他們肆虐下去,恐怕有舉國大逃亡的一天,而沒有了人民的國家,又有誰來愛國?是貪官還是屠夫酷吏?

如果用這些照妖鏡過濾一下,那些高喊愛國的官員中,還能剩下幾個不賣或還沒有賣國的人?這點微弱的中間力量,怎能抗衡腐敗大潮和賣國大軍?在一個司法體制與司法機構敗壞的國家,守法公民飽受惡法酷吏的迫害而沒有一點安全保障;在一個貪官肆虐的國家,人民得不到一點國家帶來的好處,卻承受著無盡的壓榨與掠奪;在百姓大眾對生存環境近乎絕望的恐慌中,用愛國的口號能激發出多少愛國的熱情?

宇宙的毀滅與新生,源於失去平衡的大爆炸,大爆炸的發生是對高壓的自然反應,不知公僕們知道不平與高壓的危險否?官員們在徵稅收費時窮兇極惡,為幾十幾百的欠款,可以逼死、打死一個個農民,為什麼就不可以少揮霍一點,留貧苦工農一條活路?為了自己也為了社會,這也是一種愛國方式啊!

遭受苛捐重稅壓榨而幾近破產的農民和被官蛀吞噬資產後逐出企業的下崗工人,對執法機關與基層部門的仇視已到了接近爆炸的臨界點,讓他們去為加害他們的人賣命,可能麼?一旦發生戰爭或社會動亂,這是兩座噴發力最強的火山。

看著官僚們為驅使民眾為其火中取粟而聲嘶力竭的表演,聽到百姓們:「打吧!要死都死!打光了從頭開始」的詛咒!這種發自民眾內心的聲音,雖然弱小且隱蔽,但所蘊含的毀滅力卻最令人寒栗!中國的毀滅恐怕起源於集權下的經濟化變革,加速於腐敗之濫行,終於酷吏們點燃的某個導火索。

難道中國已到了毀滅或該毀滅的境地?難道共產黨就不能修正自己的歧誤,就不能清除自身腐敗而浴火重生?治國諸公們就不能捨棄一點個人的權、利與面子,俯聽百姓的心聲?由於對江澤民三個代表的口號還存有希望,還相信共產黨的改革舉措在後面,就寫了這些破爛文字,希望用觀察行為的笨辦法來對照某些人的愛國吶喊,以圖揭穿那些公僕們假愛國真賣國的把戲,以免愛國同胞又讓漢奸們騙賣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