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周刊:左刊被查封非自動停刊
 
2001-8-24
 
【人民報消息】北京最主要的傳統左派月刊《真理的追求》---中國社會科學院主管和《中流》---光明日報主管日前被迫查封停刊。香港有媒體說,中宣部要求刊物付印前,稿件須送主管部門審查,這些刊物的編輯部認為這是「奇恥大辱」,遂決定停刊抗議。不過,亞洲周刊獲悉,是國家新聞出版署人員前去查封,據在場人士說,查封時「態度相當嚴厲」。事緣這些刊物多年來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抨擊西方「和平演變」的圖謀。去年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理論,這些刊物接連發表文章,與江唱反調,特別是今年以來集中火力批判中共讓新資本家入黨的政策,改變了中共的黨性原則。

  江澤民七月在莫斯科訪問時獲知有多封反「三個代表」理論的萬言書流傳,相當不悅。回國後又聽說其中一封傅崇碧等三人給黨中央的公開信會在《真理的追求》上刊登,他相當震怒。

  中宣部一位官員說,他們錯在不與黨中央保持一致。傳統左派刊物被中宣部下令停刊,在中共新聞出版史上極為少見。

  附:戴晴在美國之音的評論

  近來兩家具有原教旨社會主義傾向的北京理論雜誌關閉了。《中流》和《真理的追求》這些年來經常成為中國保守派批評自由化潮流的根據地。在兩份雜誌停刊之後,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到圖書館翻閱了其中刊登文章,寫了以下這篇評論。 (VOA, August 20, 2001)

  《中流》創刊於1980年代末,也就是「資產階級思潮」最為猖獗的年代。雖然有人依中流諧音和他們文章歷來的風格,把它稱作「下流」,人家也不在乎,因為自有階級正氣在胸:中流砥柱是也。《中流》由《光明日報》主辦,當然已經不是發起真理標準論戰時候的《光明日報》。主持者是有名的靠六四鎮壓邀功,在超齡情況下攀上光報總編位置的張常海。

  《真理的追求》由社科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主辦,現任主編是「六四」之後進入《人民日報》最左的高狄班底的喻權域。這位喻先生雖任職評論部,作品實在有限。最為人稱道的論述是為《中國可以說「不」》所寫的序,斷言美國經濟一定完蛋,根據是他到那裏視察的時候,一個工地都沒看見。

  他們高唱的,依舊是毛澤東時代的老調,如「古巴人民是第三世界的燈塔」、「世界500強經濟效益很低」等等。頭號敵人依舊是美國,連PNTR的獲得通過,也進了「美國反華行動舉要」。

  這樣的面目,有讀者麼?

  時至2001年,身上還留著日本人的彈片、耳邊還響著「打垮美帝野心狼」的豪言、書架上除了馬恩列斯毛鄧周沒別的書的老同志們,曾經是黨的好兒女、祖國的驕傲,如今看著滿臺的西裝革履,已是忍著氣(「還有哪點共產黨人的樣子」);街上燈紅酒綠之外,便是搔首弄姿,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更兼新提拔的盡是貪污、受賄、嫖娼、豪賭,而自己……戰爭期間出生入死、建設期間節衣縮食、黨讓幹啥就幹啥、砍頭只當風吹帽……如今落得個每月只領得區區數百一千掛零退休金……就算這些都不提,為了祖國為了黨嘛!而如今靠吮吸工人血汗、盤剝剩餘價值的私營業主也要被迎入黨內……老同志們怎麼也嚥不下這口氣。

  咽不下氣的還有下崗和沒有下崗的工人們。雖說日子和當年攥著糧票、油票的時候已是天壤之別,但看看那些靠蒙坑拐騙暴富的大款,想著自己半生辛勞一句話就給打發了,怎麼不懷念毛澤東時代?《中流》已經成功地召開了兩次座談會,嚴正討論國企改革中,資產的流失和工人權益保護問題。

  請看這封讀者來信:「我們是軍隊離休幹部。黨中央開十五大時,我們要求每人發一本文件匯編。可是所領導卻用我們上繳的黨費買來一本叫《交鋒》的書。我們大家看了以後,發現這本書的作者說,只有衝破姓資姓社的禁區,改革才能成功。這麼說,改革的目標不就是建設資本主義和私有化了?看了《中流》才知道,《交鋒》的作者原來是和馬列主義交鋒、和毛澤東思想交鋒,其險惡用心昭然若揭。於是大家怒火中燒,憤而
把它扔在最不乾淨的地方,紛紛訂閱了能反映廣大工農兵心聲的《中流》雜誌。」

  他們的忽然閉刊,會激起什麼反響?

摘自(中國事務)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