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鸣:江泽民造“神”记
 
方鸣
 
2001-8-22
 
【人民报消息】媒体其实是“造星一族”。在媒体的镜头和笔头下,可以造出光亮耀眼的各类明星。江泽民是中共御用文人造出的国际政治“人造卫星”。因为是人造的,随着不同的情节,不同的场所,不同的观众,戏子唱什幺说什幺当然就千变百变,没有“自然规律”了。所以我们经常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亢奋的江泽民的“千姿百态”。江泽民一心要当一颗永不寂寞的政治人造卫星。

人造卫星围绕着地球转,江泽民也是。嘴里讲着各种不同的撇脚语言,揣上数以亿计的美金,坐上他的豪华专机,全球东南西北各大洲到处转。他的鸭掌子划遍五湖四海。当然,由于南极洲太冷,不适合鸭子戏水,再者老江不会说南极洲语,无法跟那里的观众——企鹅沟通,所以没去登岸。但这并不影响老江在媒体面前做秀捞资本。

江戏子幕前幕后吹弹拉唱跳讲,样样在行。尤其善于做单口相声秀——坚决要求政治局里的人统统让开,一是他能更好的淋漓尽致的发疯,二是突显“核心”角色,所以,只要江泽民不进三零一高干医院抢救,在中央电视台三十分钟的新闻报道里,大陆人民保证能免费看到不少于十五分钟的江泽民的各种接见秀、会见秀、宴会秀、视察秀、讲话秀……当然江本人也是相当拼命和卖力的,为了能名扬海外,不但努力争取到各国登陆,常常在西方记者面前“爆料”,或亢奋过度偶露狰狞(对香港年轻女记者咆哮怒吼)。

十多年前,江泽民那张光溜溜的、没有一点男人相的老太婆脸,对于国际新闻媒体和大陆人民对来说是相当陌生的。可是默默无闻的江泽民爬上了领导人的位置上,马上就采取造星行动——在一个有国际媒体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江泽民说他看到西方的科技很发达,可是人们仍旧上教堂,包括许多年轻人,人们读圣经,读佛经。他对此感到不解。接着他“十分认真”地透露:他准备要好好研究圣经佛经。云云。那场秀,使刚从黑箱里钻出来露脸的江泽民博杀记者们不少胶片底子。

以无神论者标榜的中共党的总书记(那时江泽民只有党总书记一枚印章,尚缺两枚还没搞到),破天荒说要研究圣经佛经,国际社会被惊吓得合不拢张大的嘴巴。当然那时没人知道江泽民是五十年代的老资格的苏俄克格勃。(曾经有资料透露俄国培养一个潜派他国隐藏的克格勃需要四到六年,直到那个克格勃被训练成和潜伏地的当地人一模一样才合格毕业。江泽民生在中国,训练起来就省事多了,所以一年就师满合格“光荣归国”潜伏下来了。)当然那时也没人知道江泽民不但是镇压民主的急先锋,而且还是坚决拥护并积极出谋划策参与镇压六四学生的幕后刽子手、踏六四学子的尸骨爬上总书记位置、是六四惨案的最大受益者。所以听到江泽民那番“真诚”的表白的大陆知识分子,压抑不住在内心深处偷偷地“狂喜并给予无限希望”,希望这位虽然没喝过洋墨水但吃过一年俄国土豆加牛肉的总书记给中国人民带来民主的曙光;那时,没有人知道江泽民是戏子不是君子,那旦旦的誓言,其实不过是一场露面脱口秀而已,是江泽民“造星”运动的开始。

十多年来,到处登台做秀的政治明星江泽民,大概早就忘记了那场“研究圣经”的陈年老“秀”了。然而我却一直在等待江泽民报告“研究圣经”的结果。今年初,老江在《华盛顿邮报》采访秀中,忽然爆出他不相信共产主义了。难道这是他十多年来研究圣经佛经的结果?非也。不相信共产主义并不等于就相信神佛。不信神并不等于不想当神。江泽民的思想,已经从当“人造卫星”飞跃到当“神”。我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近几年来,大陆已经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

五十多年的共产运动,大陆人民被整得什幺也不信,连自己的眼睛看到的都不信,信神的人就更少。江泽民虽然不许人民敬天畏神,自己却时时刻刻想当一言九并鼎的神。别看他魔下号称有六千万党员,可是在重利轻义的年代,人人争当能够抓到老鼠的好猫,中共产党员们崇拜的是财神不是他江泽民。一心一意要模仿毛泽东成为当代中国的“人造神”的江泽民心急火燎。他迫不及待不断地抛出:三讲、三个不、新三句、三个可能、三大不确定因素、讲三好等,直至最近大肆吹捧的三个代表理论。然而,早已厌烦了造神运动的大陆人民,无论江泽民怎么卖力上唱下跳,人民还是把目光和心思集中在挣钱养家糊口——被共产了几十年,人民只要能吃上饭,能活命就心满意足了,造神不造神,于民无关。正当江郎才尽之时,江泽民在师爷曾庆红和江家军大保镖罗干(公安武警实质上是江泽民一手建立起的江家近卫军,而罗干是主管该系统的领导人)的协议下,找到一个靶标——法轮功,一个民间气功健身团体。

当年毛泽东利用“破四旧”发动文革,造出了“不落的红太阳”。经过数月的精心准备,江泽民号召全国人民开展“三反”,继而发动镇压法轮功运动。选中法轮功作为靶标,主要是江泽民认为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快刀杀人好下手,可以最快实现自己的目的——六四事件他踩着无辜学生的尸骨当上了总书记,现在他大刀砍向修“真、善、忍”的好人,再把带血的刀指向每一个中国人,看还有谁敢不把他捧上“人造神”的牌位。于是,江泽民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对一个没有组织的民间健身团体,用尽的集人类历史上无所不用的凶残手段,包括造谣诬蔑、非法抓捕关押、使用酷刑打死、烧死、灭绝人性的体罚、轮奸女法轮功学员、无限期关押、强行洗脑、剥夺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学习、生存权利等等,狂叫“三个月内彻底消灭法轮功”。可是法轮功不但没有被他搞掉,相反,他们在史无前例的残酷的迫害中,以惊人的忍耐、祥和、善良,坚不可摧的意志,打动了世界各国的各个阶层的人民的心。江泽民非但成不了神,反而因其暴政得到一个被国际社会谴责的臭名声——“人权恶棍”。

当然,由于中共专制统治,大陆国家媒体是专门为中共统治阶级服务的,是共党的喉舌,是把江泽民吹捧成“人造卫星”的工具,所以,尽管江泽民在国际上是人权恶棍,但是大陆的所有媒体在江泽民强权高压之下依然毫无生机但气势汹汹地进行着“造神运动”——强迫全民讲三讲,将学习三个代表理论、七一讲话。

坐在中共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三个坐垫上的江泽民,听着那些肉麻虚假的颂歌,大概像一个吸足了海洛因的瘾君子一样,飘飘然忘乎所以——从此蛤蟆变王子,神了!

事实上,在大陆人民心中,中共喉舌造出的江泽民,乃是一个即将被永远钉在人类历史耻辱柱上的“瘟神”——“认真学好江三讲,一讲就是:江宰民,二讲就是:江宰光,三讲就是:江宰净,高举三个代表的伟大旗帜,就是要把老百姓给宰光宰净,从此共产党的天下才能彻底的太平”。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