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中共允許資本家入黨
 
胡 平
 
2001-8-19
 
【人民報消息】近幾天來,海外報刊都以顯著位置報導了在七一講話中,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宣布,將允許私營企業主加入共產黨的消息。在這篇講話中,一方面,江澤民提出,私營企業主也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另一方面,江澤民強調,共產黨將仍然以工人、農民、知識分子、軍人和幹部為基礎,但也有必要接受其他社會階層的優秀分子。這意味著,私營企業主也可以加入共產黨。

資本家也可以加入共產黨,天下還有比這更荒謬的麼?不過,這種事發生在充滿荒謬的當今中國,卻一點也不令人奇怪。它既證明了中共幾十年來的巨大變化,又證明了中共的萬變不離其宗。我們必須知道,極權制度的特徵之一就是,由於普遍流行的犬儒主義態度,極權統治不在乎前後矛盾,不需要理論與實踐相一致。

當然,中共允許資本家入黨,這畢竟是一項重大的政策性調整。問題是,這項政策性調整究竟會導致什麼後果?

有些人對中共的新政策表示鼓勵和歡迎。他們認為,中共允許資本家入黨標誌著共產黨自我改革的重大發展,它意味著政治改革的重新啟動,伴隨著江澤民三個代表理論的進一步落實,中共將演變成社會民主黨。

無獨有偶,那些反對這條新政策的共產黨左派也持有相同的論據。譬如,吉林省委副書記林炎志在一篇題為「共產黨如何領導資產階級」的內部報告中,對允許私營企業主入黨表示堅決反對。林炎志說:「歷史上工人階級政黨的改變性質,
比如德國社會民主黨變為改良主義政黨,意大利共產黨蛻變為社會民主黨性質的左翼民主黨,其組織上的突破口就是允許任何人都可以入黨。所以,我們不僅不能允許私營企業主入黨,還要勸退那些已經成為私營企業主的共產黨員。這是保持黨的隊伍的純潔性的需要,是捍衛黨的基本綱領和根本宗旨的客觀要求。」林炎志強調:「如果作為一種政策,讓私營企業主入黨,那就意味著我們黨已經接近政變性質。……這樣,我們的政權就有可能被新生資產階級掌握,到那時,『共產黨』就成了『社會民主黨』。」

在我看來,以上兩種觀點都誇大了中共新政策的意義。首先,正如江澤民明確宣告的那樣,中共允許資本家入黨只是對原有組織路線的一種補充。在可見的未來,私營企業主只會在黨內占據很小的比例。其次,作為一個極權主義的政黨,
其黨員的社會成份發生什麼變化,並不會對黨的極權主義性質產生實質性的影響。

中共長期以農民為主體,但這並不妨礙它始終以工人階級先鋒隊自居。人民公社政策的災難性後果告訴我們,這個以農民為主體的政黨完全可以做出嚴重損害農民利益的事情,可見它的組織成份與它的政策取向兩者之間並沒有必然的關聯。共產黨自稱是工人階級先鋒隊,然而它卻從來不允許工人成立自己的獨立工會,可見所謂「代表工人階級」一說純屬謊言。要說向社會民主黨轉變,顯然也毫無根據。沒有比現今的中國共產黨離社會民主黨更遠的了,因為現今的中國共產黨,既不社會主義,更不民主。

不錯,市場經濟的發展,私營經濟的發展,常常有助於自由民主制度的建立,或者說,它們構成了自由民主制度的堅實基礎。但是,正象弗格森指出的那樣:「自由賴以建立的那種基礎,同時也可以服務於專制暴君。」「當人們一味地把有效管理下的穩定視為衡量國家興隆的標準時,自由就陷入前所未有的危險之中。」

托克維爾告訴我們:「如果人們僅僅追求物質福利的改進,因此只要統治者能夠在一段時期內搞好各項物質利益,他們就聽任統治者去做任何事情,而不管那些事情是善是惡,是好是壞;如果人們一味熱心物質享樂,在沒有看到自由如何有利於他獲得物質福利之前常常發現自由的濫用如何破壞物質福利,因而唯恐公眾的激情會影響到他們私人生活的小小安樂,一看到騷亂就準備放棄自由,那麼,他們就已經為獨裁者的上臺打開了通道。」

由此可見,除非我們堅持不懈地闡揚自由民主理念,堅定不移地推動反抗極權專制的斗爭,否則,僅僅是市場經濟的發展和某些民營企業的代表人物進入執政黨內部,並不能自動地開啟政治改革,也不能自動地把我們領上民主之路。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