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郊考察李鵬遇刺 江澤民丟車保帥
 
2001-8-1
 
【人民報消息】六月中旬以來,李鵬一直在京津郊各縣考察「民主法治建設工作」。由於李鵬在中央的地位所定,所到之處保安措施非常嚴密,行蹤極其保密,通常都是在到達目的地前一小時,才由中央辦公廳通知所到縣委負責人接駕。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考察中李鵬車隊的行蹤卻頻頻外泄,而且中央辦公廳、人大辦公廳還幾次三翻地接到匿名警告電話,聲稱李鵬到某某縣時將有生命危險,沿途將有槍手埋伏,車隊會遭到突然襲擊。

由於事關重大,此事上報到江澤民那裏。聽說有人膽敢襲擊李鵬,為十六大權爭早就拼紅了眼的江澤民憂喜交加。喜的是幹掉李鵬,乃為其十六大順利安置親信以便高枕無憂的「垂簾聽政」除去了一心腹大患;憂的是今天能殺李鵬,明天就可能殺到自己頭上來。江澤民於是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立即決定,拿李鵬作誘餌,一切照常進行,另要不惜一切代價,查清暗殺計劃的背景及幕後首腦人物。

經過有關部門的一翻內查外調,最後鎖定準備暗殺李鵬的地下組織是個代號為「123」的行動組,其主要成員活躍於京津一帶,並且非常熟悉中央保衛系統的運作方式,精通各種武器、炸藥、電氣、通訊方面的技術,其中有人甚至曾在國家高層警衛、保衛、公安部門服過役、擔任過一定要職。

六月下旬,李鵬、鄒家驊到京郊密雲縣考察,正當李鵬一行進入密雲縣委大樓時,該樓電閘房突然遭到破壞,全樓電源瞬間全被切斷,並且縣委保衛部的五輛轎車都被人淋上了汽油,要不是發現及時,及事先有所防備,肯定會發生震驚世界刺殺案。

經有關部門分析,這是「「123」行動組」針對李鵬到訪預先策劃好的暴力暗殺行動的一部分,於是在江澤民的關照下,刻意設計了一個準備將「「123」行動組」一網打盡的「七·三」行動。

七月三日,李鵬預訂到延慶縣進行考察,中央一反過去的保密慣例,事先將李鵬的行程通知了縣委,並就李鵬的安全問題對該縣縣委作出了相應的安排布署。除此,中央警衛局、總參保衛部、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都派人按預定指令準時進入現場就位,等著「「123」行動組」現身。

然而,江澤民精心撒下的這天羅地網張了兩個多小時,還不見李鵬的影,最後姍姍來遲的竟是姜春雲。原來李鵬不知為何突然改變了行程,同人大副委員長布赫、人大法治委員會主任王維澄三個,分乘三輛麵包車,前後由三輛警車簇擁護駕,另有一輛公安部保衛局的警車引路,離開預定路線,大搖大擺地去大興縣了。

按照原訂計劃,在那難熬的兩個小時裡,中央保衛部門對通往延慶的車輛進行了封閉式檢查,被緊急調派來的五百人,還對李鵬要去考察的地點、會場、路段作了地毯式搜索。為了防止驚動延慶百姓,中央通過縣府放話,稱這是一次臨時組織的反恐怖演習。

然而「演習」的結果卻令中央保衛人員大吃一驚,他們發現,「「123」行動組」在延慶確實早有準備。在通往延慶公路的大榆樹加油站,保衛人員發現了一輛掛著偽造衛戍區軍牌的平治大型旅遊車,車內裝有西瓜、鮮桃的籮筐裡面,竟然隱藏了一百五十多枚軍用雷管。更奇怪的是,這輛車中午到加油站加了油之後,一直停在加油站的出口處,司機卻不見了蹤影。

另外,延慶縣委禮堂的配電間也發生了火警,縣委第一會議室的立式空調更被人動了手腳,該空調只要一啟動,四十五分鐘內就會發熱爆炸,會議室裡的人,不被炸死也會被窒息而死。

並且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儘管李鵬臨時改變行程去大興縣,但情報還是被「「123」行動組」掌握,在通往大興縣的公路上,李鵬的車隊還是遭到了攻擊,兩輛掛著武警、特警車牌的軍用吉普被炸毀,而李鵬等算是命大躲過了這場災難。事後,中共官方承認,七月三日,在北京通往大興縣的公路上,有兩輛吉普因發動機故障發生爆炸,以掩蓋李鵬遇刺真相。但北京市民通過內部渠道,李鵬遭炸彈襲擊的新聞早已不逕而走。

據來自北京的可靠消息證實,「七·三」事件後,李鵬座駕的副司機兼警衛李姓中校,突然在其自家的公寓中自殺身亡。 關於李姓中校神秘死亡一事,紅京流傳的傳聞有多種版本,有說該中校乃策劃暗殺李鵬的首腦,行動失敗後自殺身亡,從而使整個案件的偵破工作斷線;另有說法是,李姓中校僅僅是埋伏在李鵬身邊的眼線,真正的策劃者則隱藏在中共高層,李的自殺,乃是為了保護整個「「123」行動組」及其幕後罷了。

觀察家認為,無論刺殺李鵬的背景如何,中共十六大前高層為權力爭斗拼紅了眼卻是無可置疑的。「七·三」事件前,亦曾發生過數起刺殺江澤民未遂事件,以至把江澤民嚇得5月去香港前,連廁所的馬桶都要上封條以防炸彈;在港期間,開記者招待會,連記者上廁所的自由都給剝奪了。中共十六大前大演的這場你死我活的《蛙鼠斗》到底將慘烈到什麼程度,我們正拭目以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