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現報不信還真不行!
 
2001-7-6
 
【人民報消息】(一) 有一個法輪功小學員,今年上小學三年級。他親眼看到污蔑法輪功是有報應的。為了讓更多的人盡快醒悟,他就把事情的經過簡述如下:

1.我們班主任這學期在講課時,說過兩次罵法輪功的話。結果她因病住院兩次。前些日子騎車又被大卡車碰傷,第三次進了醫院。到現在嗓子還疼得不能正常講課,多用手示意。不但自己痛苦,還耽誤了我們許多功課。

2.我班有一名平時稱王稱霸的男同學。在一天上午的語文課上,用造句的方式罵宇宙大法。我當時馬上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他只說出了一句就卡了殼,「哦……哦……」了半天,接著說:「老師,我不會了……」當天下午課外活動時,這個平時沒人敢惹的小霸王卻遭到高年級同學的毒打,頭上腫了一個大包。

(二) 有位法輪功學員是在鐵路大集體裝卸貨運工作。有一些同事由於受電視裡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污蔑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宣傳欺騙,相信了電視播放的"斂財"、"剖腹找法輪"等。她們工作時七嘴八舌在議論。這位學員說:「誰說法輪功不好,你們誰的自行車就打炮。」

之後就有三、四輛自行車打炮。收工後,她們都回家吃飯,車子不能騎,只好找修車的補,剛補好走幾步,又響了,回頭再補,補完又打炮。她們覺醒了,看到這位學員後急忙說:「你別讓我車打炮了,我以後不再說法輪功不好了。」大家議論紛紛:「法輪功可真神奇,說什麼有什麼。」

(三) 舒蘭市蓮華鄉法輪功學員李繼豐和幾名學員在切磋時,被當地派出所抓去送往拘留所。拘留所裡多數是刑事犯,有一個兇惡的刑事犯讓李繼豐擦地,這個刑事犯在李繼豐擦地時無防備的情況下,猛地踹了李繼豐一腳,將他踹倒在地。但那個凶狠的犯人卻頓覺小腹疼痛,而且陣陣加劇,不一會他雙手捂肚額頭出了汗,面色蒼白,在鋪上直打滾。周圍的人都笑;「你剛才還打人呢,轉眼就有病了。」管教聽到喊聲走過來罵他:「別裝病,整什麼事。"」話後管教一看這個惡人臉色如土,管教一邊讓人送往醫院,一邊說他:「看你還欺不欺負人了。」到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是用力太大膀胱擰了個勁,經導尿後才脫險。在那個號裡刑事犯一時再不敢打法輪功學員了。

(四)鞍山鋼鐵集團大連軋鋼廠黨委書記靳奎,主管該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作」。他明知本廠有不少職工修煉法輪功以後,有得了絕症的人都起死回生,為國家節省醫藥費上萬元,卻甘當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的幫兇,對該廠法輪功學員進行邪惡打壓。不論節假日,還是平時,不准法輪功學員之間走親訪友,連法輪功學員之間見面都不准打招呼、談話。

今年春節期間,該廠有法輪功學員去北京講清真相,被他強行帶回後,他不僅對學員進行嚴加看管,而且當著學員的面惡狠狠的罵了許多誣蔑、詆毀法輪功的話,當即遭報,他的嗓子就發不出聲音了,進醫院一檢查,診斷為喉癌。此人至今仍躺在醫院裡,嗓子只能稍微發出一點點聲音。

(五)大連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星海灣派出所惡警徐某,平時就非常兇惡。自從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此人邪惡透頂,唯恐落後,經常以執行公務為名,強逼法輪功學員謾罵、誣蔑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一次,他又強迫一名法輪功學員謾罵,這位法輪功學員義正嚴辭的說:「罵人是不道德的,我不罵,我這麼大年紀還沒罵過人。」這時他氣急敗壞、惡狠狠地罵了一些邪惡的話,事隔幾日徐某就住進了醫院,經檢查,確診為胃癌。

(六) 舒蘭市某鄉法輪功學員紅梅(化名),她丈夫大密(化名)為了阻止她學法輪功常常把她打得青一塊紫一塊。有一天她正在看書,她丈夫把她手中的《轉法輪》書搶去,用腳在地上踩了兩腳。他馬上感到腿疼而且一天比一天加重,地裡的活也不能幹了。幾天後仍然不好,他先後到衛生所醫院檢查、吃藥也無效。紅梅說:「看你還敢不敢對大法無理了,這就是報應。」她丈夫說:「唉呀,是啊,就是從那天腿疼的,還真神,以後我也跟你一塊學。」話一出口腿就不疼了。雖然以後他也沒學,但對法輪功的書再也不敢無理。對紅梅的學法也不太阻攔了。

紅梅小叔子,叫恒密(化名,常人),魔性也很大,他愛人學大法,他經常阻礙他愛人學法。有一次,他雇了一輛拖拉機去拉煤,頭天晚上,恒密告訴他愛人明天拉煤,早點睡,早點起。他愛人說:那麼大早就睡我睡不著,我看一會書。當時恒密火起來,搶過《轉法輪》書給撕了。

第二天一大早,大密、恒密和司機三個人一起去拉煤。早上玻璃上有霜,大密看到車前面有一個大法輪正轉反轉顏色多變,他想回來時找布擦一擦好好看一看。車到煤井裝上超出大箱板一尺高一大車煤往回跑。當車跑到太平磚廠那個大坡時,車快到坡頂時車跑不動了,司機緊急換檔,沒來得急,那車急速向後退去,那寬闊的大道平時人來車往,這一會坡下還真沒人沒車,拖拉機越倒越快,三人嚇的臉如土色,心跳至喉。竟忘了從車上跳下去。當車下到坡下時,車在道當中平地上大翻一個個,八輪朝天還在轉呢。幸虧道上無人無車,避免了更大的災禍。大密和司機在駕駛室裡,恒密在後拖車上。大密和司機從駕駛室裡爬出來,二人沒有任何傷疼。急忙呼喊"恒密",沒有迴聲,大道上也沒有,道兩邊是大溝,溝裡也沒有,不可能甩到溝外去。二人又大聲呼喊恒密,還是沒有人回答。二人想這要扣到車下就得壓成餅,沒有救了。他們就等人或車來幫助把車翻過來。好長時間在溝外五、六米的稻田地裡有人吱聲,原來恒密被甩到大溝以外的稻田地裡,昏迷多時醒過來。說也神奇,竟一塊皮也沒破。恒密慢慢爬起來,等緩一緩勁三個人奇蹟般將拖拉機、車箱都翻過來了,重新裝上煤,拉回家。到了家,恒密去打大箱板,他剛打開大箱,嘩的一聲,大箱板拍了下來,險些拍在頭上,真玄啊!

吃飯時,恒密說了咋晚撕大法書的事,哥倆才知道又一次得到報應。這一樁樁實事,把他們驚得目瞪口呆,從此以後哥倆真正相信法輪功的神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