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具备持有大陆赴香港单程证的特权?
 
2001-7-2
 
【人民报消息】香港主权回归四年以来,具有户口奴隶制特色的中国大陆一直严格限制赴港的单程证。但据知情人士估计,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家属、子女中,却大部分持有香港单程证。例如,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的次子李小勇的香港单程证,就是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使用行政指令给办妥的。李小勇在香港的名字叫朱峰。他今年就可以拿到「三颗星」成为香港永久居民,申请香港特区护照。

  中国大陆赴香港单程证的规定,是八十年代中英协定之后出台的。原来是每天批出七十五个,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改为每天一百五十个。据知情人士估计,在所有赴港单程证中,大概有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是被中国各个情报机构占用了。中国大陆情报单位是怎么样活用赴港单程证的呢?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先看看公安的做法。有人要在山西省办理一个单程证去香港,但是这个人是北京人,那么就把这个人的北京户口拿来,从山西省某某县,某某乡,某某村的基层派出所就开始做假。本人拿一张照片就行了,随便叫什么名字。这个派出所就会假设这个人是和香港人结婚了,就为这个人做一套文件,说他是和香港什么人结婚,其实在香港的这个人是不存在的。但不管这些文件是真是假,总之,要确保一路上去都有人签字、盖章就行了,一直到山西省公安厅管出入境的六处。虽然说从下到上都是假的,但是,因为一路上都有人签字、盖章,所以上边是不用看材料的,报上来省厅就签字了。也就是说,通过公安办理赴港单程证,不论是在哪个省,不管是新疆的还是东北的,只要在一个省的公安系统从基层到省级,一帮人都能够买通,花个百八十万把这条签字、盖章的线连起来就行了。大部分人在办理单程证时把名字改了。这种例子数不胜数,如赖昌星就改名为为蔡昌星。

  情报部门如果需要香港的单程证,就根本没有任何地域的限制了。每个省公安厅,包括北京市公安局,都有个情报科长,是专门负责和军情部门联系的。如果总参二部需要为什么人办理香港单程证,只要二部出具一张公文,说明某某人,因为工作关系,我们要派他到香港。至于说,军情部门为什么事派人到香港去,公安部门是无权过问的。但是,在排期上,还是由地方公安厅说了算。这里除了副省级以上的城市,别的城市的单程证都要到省公安厅统一出。军情需要的单程证的排期一般都在两三个月就完成全部手续了,到时候,北京公安局的情报科长就会给二部打电话通知证件办理好了。要求对方带著公文、验件、还有局里一把手的签字过来取。这时,当事人也会收到北京公安局的一封信,通知当事人单程证已经批了,要求当事人去办理注销国内户口的手续。但一般这种情况下,这个单程证不会立即发下来,当事人会被要求去北京见局长,局长要交待任务,所交待的任务无非是一些行话。比如说:张鹏,你到香港要多为党搞点情报,多介绍一些商人和形形色色的人给我们认识。但张鹏到香港之后,是否真的做这些事,就全看自己的打算了。

  由军情部门办理的香港单程证,大部分人都改了名字。

  军情口办理的香港单程证,有几种情况:第一种,军情工作需要,要安排人到香港长期驻守、工作。

  第二种,是为社会上的一些商人办的,总参二部已经收了钱。这种钱没谱,有的人需要港商的身份,而军情部门也认为这个人将来有利用价值,收费就是象徵性的。也有的人要花到四百万,六百万的。「湛江特大走私案」被揭露出来之后发现,其中的大走私头子的香港单程证都是由总参二部批示办理的。

  另一种是照顾关系不收钱,比如说,一些中央领导人的家属、子女等。中国人大委员长李鹏的二公子李小勇的香港单程证,就是原珠海市市长、现全国人大常委梁广大,要拍武警总队的马屁,使用行政指令让珠海市公安局拨了四十个名额给武警,一起办妥的。武警本身是没有权批单程的。李小勇在香港的名字叫朱峰。他今年就可以拿到「三颗星」成为香港永久居民,申请香港特区护照。另外如,王兆国的儿子,戴相龙的女婿,一大批人都是总参二部给办的。

  据知情人士估计,中国中央领导人的家属、子女中,超过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持有香港单程证。

  再有一种做法是,将办理香港单程证的这笔费用打在项目里。比如说:张鹏是广东省某市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总参二部的人给张鹏全家办三个单程证,要按行规,一个单程证要收费一百万到一百三十万之间。但是,二部先不收张鹏这笔钱,而是由广东「五办」出面成立一个项目公司。张鹏明明知道有一块地值两千万,但是,张鹏只要一千万就把这块地卖给「五办」刚刚成立的这个公司,「五办」的公司一转手就可以把这块地倒出去,就净赚了一千万。所以,虽然张鹏个人没有出钱,但是对方得到了更多的利益。这之中只是牺牲了国家利益,这是广东最常用的做法,叫做项目换单程。

  中共的另一个特务机关「总政联络部」也有权办理香港的单程证。总政联络部下设三个局,一局、二局、三局。总政联络部主要负责对台情报,叶剑英的二儿子叶选宁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就当了总政联络部的部长,而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实际上是在编的总政联络部的研究员,对外是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副会长。为什么联络部负责对台情报的呢?因为叶家一直就主要负责中国的对台湾事务。八十年代叶选宁已经参与负责对台政策,他是少将,现在退下来是人大常委,他对外的名字叫岳峰。新上来的总政联络部部长叫梁洪昌,原来是总政副秘书长,九八年接任的。

  台媒惊曝中共对台情报部门配置

  明报报道,中共对台情报部门主要以解放军总参谋部第二部及第三部、总政治部联络部、国家安全部的台湾局为主。属于国安部管理的下属单位约有十七个部门,主要包括技术局、外事局、特勤局、港澳局、台湾局、交通局、训练所、计划局、保卫局、通讯局、内政局等。

  广州上海密设分局

  台湾电子报《东森新闻报》报道,由大陆国安部所直属的训练局是由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学院、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等三个「学术机构」组成,这三机构每年均参与北京地区一般大学的招生活动,定期发行《现代国际关系》杂志。

  由于国际关系学院以及国际政治学院对于来自台湾的报考学生自有其一套内部评分标准,因此是否也藉此同时「甄选」情报员,则无法证实。

  至于大陆国安部的「台湾局」,主要工作是处理台湾内部大小事务的资讯。每天上午十时,台湾局便会将台湾各大小媒体报道的政治、经济、军事、民生、社会动态等消息,汇编成册,立即研判有关政治、军事及经济三大类资讯,作为每天下午三时三十分由国安部总部举行的内部信息报告的主要内容。

  解放军总政治部所属的「联络部」,则是独立的反情报组织,原名「敌工部」。除了已得知的四个分支单位外,联络部在广州及上海也秘密地设有分局,其工作专门针对台湾的军队事务。

  上校军官详列资料

  据报道,在上海的联络部分局是专门研究台湾军队事务的专业单位。它对台湾上校级以上军官均列有极详细的电脑资料,其中除了最基本的出生日期、籍贯、学经历之外,对于个人的一般生活状况、居住现址,甚至是所能获得的私生活状况,均是该分局要处理的工作,而且每隔十五天便进行一次系统校正。

  总政治部对台湾除了暗地采用谍报技术之外,多数对外活动是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联络协会福建省分会」作为正常的交流渠道,并会同南京军区所属的「亚太研究中心」等学术机构,共同对台进行情报工作,而部分工作经费是来自总政治部所经营的「凯利公司」提供。

  《东森新闻报》引述台湾国防部总政战部官员称,大陆一般搜集军事情报的种类约可分为两类,一是以硬体的军备事务为主,另一则以软性的军队士气、各级指挥官领导风格等为主。「挖根」工作其实就是针对特定人士的私生活或其家属的违法犯纪等前科,以非正当渠道刻意向相关高层透露,迫使该员必须另调他职或查办等.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