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奧與學大寨
 
吳輝
 
2001-7-17
 
【人民報消息】申奧成功了,這終究是一件好事。畢竟是有了一次機會,至於怎樣去利用好這次機會,那就各人打各人的算盤吧。

儘管我知道,一旦申奧成功,就意味著中國又將因此而造就一大批的貪官污吏;意味著吸血者們又多了一個吮吸老百姓血汗的機會;意味著已經不堪重負的窮苦百姓又多了一個被盤剝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可在申奧揭曉的前一瞬間,我還是有過這樣的期待,希望北京成功——因為我覺得,如果申奧成功了,我們是可以有所作為的,我們可以通過正確的努力,而使這次奧運辦成一次廉潔的、盈利的、進步的奧運。——儘管在目前看來,我對這一夢想持悲觀的態度。

申奧成功成了現實,可我的臉上卻絲毫也沒有笑容,因為我笑不出來,因為我知道,「廉潔的、盈利的、進步的奧運」,在一種官僚極權體制下顯得過於奢侈。而如果奧運僅僅能給並不富裕的中國人民帶來奢侈、浪費、排場、腐化、奴役和墮落,——那麼,我現在高興,就顯得為時過早。

奧運是一把雙刃的劍,善於駕馭它的人,可以利用它名利雙收;而同樣是這把劍,到了一個不會用劍的現世寶手裡,則可能成為一柄傷害自己的利器。申奧成功以後,總書記講了三句話,除了表達過度的樂觀以外,唯獨沒有提及,「申奧成功」也意味著一種挑戰,一種考驗政府能力與效率的挑戰。申奧成功當然值得慶賀,但我們卻不需要得意忘形,不需要忘乎所以的「過度的樂觀」,因為真正的挑戰還沒開始。美國人最近主辦過的兩次奧運,次次都名利雙收,如果能像他們那樣成功,那才真的值得慶賀。

對於北京能把2008年奧運會辦的「很成功」、很排場和很氣派,我一點兒也不表示懷疑。我所懷疑的,是這種「成功、氣派、排場」的後面,是否能夠盈利?是否能有效率?對於一個缺少民主氛圍,缺少監督和制約的政府來說,真正的高效率是很難想象的。官員們的權力太大,很少考慮成本,或者說是缺少一個成本制約機制——那麼巨額的虧損就會理所當然的接踵而至,這已有了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的前車之鑒。

今天的申奧,很容易使人聯想起文革中的「農業學大寨」。山西昔陽縣的一個窮山溝,被當局者折騰成那麼一個布滿梯田的怪胎,從而被樹為「人定勝天」的典型樣板。結果形式是出來了,但卻絕對談不上效率,談不上投入產出。因為那樣的樣板不是大寨人自己能幹出來的,而是全國的物力財力堆出來的結果,這顯然不具有推廣意義——別的地方是不可能「要推土機給推土機,要柴油給柴油」的,因而也不可能創造出大寨的輝煌。事實上,大寨的所謂「奇蹟」,在後來國家停止輸血以後,便立即像肥皂泡一樣破滅了。

我不懷疑在今後的7年之內,北京為了主辦奧運而可以有著超常規的發展,但如果這種發展是以全國人民的輸血為代價的——是本身不能盈利的揮霍,那麼可以肯定,今天的「奧運奇蹟」就將成為當初的「大寨奇蹟」的翻版,最終在歷史上留下恥辱的一筆。

中國太熱衷於政治作秀了,這已經成了一種傳統,成了一代代領導人揮之不去的精神嗜好。在「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的「三面紅旗」時代,中國人民吃「政治作秀」的苦頭已經是罄竹難書;那麼2008年的奧運會,會不會再一次讓中國人民蒙受「政治作秀」所帶來的苦難呢?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太多的理由對此表示樂觀。

今年初,一些海外媒體開始反對北京申奧的時候,我寫過一篇文章《腐敗不能成為反對申奧的理由》,其出發點是希望我們不要失去「申奧」這樣一個可能對國家發展有積極意義的機會。現在申奧成功了,那麼現在就到了反對者們真正開始他們的建設性工作的時候了——如何使已經申請到手的奧運辦成一次天使的奧運,而不是一次魔鬼的奧運——肩負在每個人身上的責任,任重而道遠。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