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應該知道中國政府是怎麼對待朝鮮難民的
 
颱風
 
2001-7-15
 
【人民報消息】北朝鮮秘密警察在中國當局的配合下秘密抓捕難民回國。7月14日北京時間晚上8點,天剛黑,一隊載滿全副武裝的公安和武裝警察悄悄地包圍了距離遼寧省鐵嶺市大約25公里的泡東村。並且挨家挨戶搜查朝鮮難民。村長崔文革,村委會治保主任崔合仁和朝鮮難民樸金順、金秋玉、金春玉、李成威等11人被逮捕押送鄉派出所。15日上午10時崔文革被釋放回家,崔合仁被解押到鐵嶺縣公安局看守所,而9名朝鮮難民中,金秋玉自殺未隨被送往鐵嶺縣醫院治療,另外8名朝鮮難民不知被解押到何處。一名《鐵嶺日報》的記者和該報的法制專欄編輯,坐車在通往泡東村村口的要道上被執勤的武裝警察攔截返回,記者只能通過電話向村民群眾了解情況。

泡東村是個只有60戶村民的小村莊。1996年前,這裏的50多戶人家全部都是鮮族,可以說這裏是距離中朝邊界最遠的一個鮮族集居地了。自97年起,部分從朝鮮逃往中國的難民在自己同族同胞的幫助下來到泡東村某生,開始並沒有引起人們注意。到98年秋,大約有20多名朝鮮難民來到泡東村居住,他們有的成為當地農戶的雇工,有的到大約離泡東村6公里以外的山嶺裡開荒種地,過著辛勤但有溫飽的生活。這些朝鮮難民中,有一名當時才19歲的朝鮮姑娘,自願嫁給喪偶的村民崔愛軍。當崔愛軍到鄉政府民政科尋求結婚登記時,本來沒有引起注意的朝鮮難民問題,讓政府重視了。於是,一場政府搜捕朝鮮難民和村民匿藏朝鮮難民的對抗開始了。

到97年底,朝鮮難民在村民的幫助下,有的冒名頂替獲得了中國的身份證,有的花錢買到了假身份證。沒有身份證明的,也總能夠預先得到通知,在鄉幹部和民警到村裡來之前躲到山裡去。但是,98年秋天,鄉提高了泡東村村民上繳公糧的配額,導致大部分村民無法完成配額。村民有的只好花錢買糧上繳公糧以完成配額,有的乾脆抵制不繳。於是,鄉政府派民警協助催收公糧的幹部到村裡搜糧,搜出有糧不繳的就沒收,搜不到糧的農戶,就被收回承包的農地。98年冬,鄉政府將收回承包權的地,全部轉包給了附近村莊的漢族戶,使得98年泡東村裡居住了大約10多戶漢族居民。

98年秋天,居住在泡東村的大約40多名朝鮮難民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先後「失蹤」,而且多數是自行居住的朝鮮難民集體「失蹤」,最後只剩與當地鮮族村戶合住的幾名朝鮮難民還留在村裡。正當村民對朝鮮難民為什麼先後都不打招呼而集體「失蹤」感到奇怪時,發生了一起令整個泡東村跌破眼鏡的「朝鮮秘密警察事件」。98年11月3日夜裡9點多鐘,村委會治保主任崔合仁辦事回家的路上看見一輛轎車停在馬料場,車燈是暗的,車旁有人坐在一個草垛上抽煙。崔合仁上前,發現車內還有兩個人,全部都是陌生人,於是想問明究竟,並用習慣的韓語斥責那名抽煙的人違反消防規定。誰知崔合仁話音剛落,那人即拔出匕首指著崔合仁的喉嚨用韓語低聲威脅:「想活你就快滾!」崔合仁驚得目瞪口呆。崔合仁回家後立即向村長崔文革報告,村長召集了30多名村裡的年青人全村搜捕,同時打電話向鄉派出所通報求援。鄉派出所當晚沒有派人到村裡,而村長等人一直搜尋到第二天天亮,沒有找到三個陌生人,卻發現丟在馬料場的煙蒂屬於朝鮮人民軍所配發的劣質香煙。根據朝鮮難民提供的情況,這三個陌生人非常可能是朝鮮特工人員,而「失蹤」的難民很可能遭到了秘密逮捕。

作為兼任村委書記的崔文革,必須將這一情況向上級匯報。但是如果這樣做的話,不但自己暴露了對村裡存在大量朝鮮難民知情不報,而且村裡的朝鮮難民必將被當局逮捕收容。經過商量,決定由崔合仁帶領村裡的巡邏隊、消防隊和部分村民,輪留「蹲坑」(伏擊的意思),阻嚇只敢搞偷雞摸狗勾當的北朝鮮特工。

11月7日晚5時,天正開始黑下來,同一輛轎車剛進村就被「蹲坑」的村民發現,當三個陌生人於晚上8點多鐘撲向正回家的朝鮮難民樸本英時,崔合仁一聲令下,20多名村幹部與村民拿著棍棒、箭弓、鐵器將三個陌生人團團包圍。這三個陌生人開始還謊稱自己也是逃難來中國的朝鮮難民,導致部分村民砸爛了他們開來的轎車。後來他們發現無法自圓其說,又稱自己是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的外交人員,要求村民放行,結果遭到一頓痛打。奇怪的是,事情發生不到10分鐘,人群中就出現兩名居住在村裡的漢族人,但是自稱是遼寧省國家安全廳的人,他們量出了紅色的偵查證,要求崔合仁將三名陌生人交給他們處理。崔合仁一時沒有作出決定,激動的村民圍住了這兩名國安廳的人員,要求他們將「失蹤」的朝鮮難民全部交出來,否則連他們也一起打。「打死他們!」「活埋了他們!」的喊叫聲此起彼落,三個北朝鮮特工和兩名中國國家安全局的人員在寒風中直打哆嗦求饒,再也不敢蠻橫。事情發生大約20分鐘時,一群本村的漢族村民在一個自稱也是省安全廳卻沒有出示證件的人的帶領下,持槍械衝向鮮族村民的包圍圈,強行將5名被圍困的人員帶走,並威脅說武裝警察部隊正向村裡開來。

當村長崔文革聞訊帶領20多名村民也趕到現場後,與崔合仁商量將5人釋放時,村民中有許多人不答應,並且叫喊著:「把三個朝鮮特務打死也白打。這不關中國政府的事情。」只見樸本英從一村民手中奪過一支箭,衝向朝鮮特工,朝著其中一個顯然是他們三個中的領導的人的喉嚨刺去。此朝鮮特工當即死亡。樸本英隨即被村民拉走離開了現場。這時,大部分趕來的漢族村民紛紛離開現場,退到遠處觀望,以免自己遭到不測。一名省國安廳的人當場嚇昏過去,另兩名朝鮮特工被村長命令趴在地上不准動彈,等待武裝上級政府派人來處理。

大約在事情發生的35分鐘左右,大約上百名鐵嶺縣的公安人員與武裝警察人員抵達現場,衝突平息了。由於樸本英已經不知去向,事件中沒有人被捕。崔合仁與崔文革當夜到鄉政府去說明情況,第二天與鄉、縣、市、省各類政府、公安和安全部門的領導共10多人,在一隊武裝警察的護送下來到泡東村,召開了全體村民大會,會上重申村民不得收留朝鮮難民,不得對被扣押的犯罪嫌犯施行毆打、刑訊逼供和處決,要求村民提高法制意識,建立健全的匯報制度,防止南、北朝鮮和敵國間諜特務偽裝成北朝鮮難民對我國進行滲透、破壞和進行犯罪活動,等等。會中重覆強調,泡東村的所有村民必須對所發生的事情「嚴守國家機密」,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將此此事件透露出去,將依危害國家安全罪處理。

政府當局對此次事件採取了不了了之的方法處理,但對於泡東村的村民來說,傳統的寧靜生活從此再也不可能回來了。年青的村民陸續離開了家鄉,到外地落戶。目前泡東村的60多戶村民中,鮮族村戶已經少於一半。紙總是不能包得住火。隨著泡東村的鮮族居民離開家鄉,信息交流也變得活躍了許多。村民們了解到,在靠近中朝邊界的地方,中國政府默許朝鮮人民軍的部隊化妝成中國鮮族平民或朝鮮難民,在中國境內公開逮捕和遣送逃亡到中國境內的朝鮮難民,而中國的軍、警只在暗中監督、提供協助,並不直接參與逮捕和遣送行動。中國政府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是不想得罪北朝鮮政府,另一方面也想擺脫朝鮮難民給中國造成的負擔和煩腦。

泡東村的村民得到了外界的消息,而泡東村所發生的事件也開始在外界傳開。從今年初開始,遼寧省國家安全廳就多次到泡東村對村民進行「法制教育」,並調查誰應該對泄密負有責任。然而,調查無法找到頭緒,早有傳說國家安全部對泡東村懷恨在心,早晚要進行打擊報復。上個月,鄉幹部到泡東村召集村幹部開會,重申村民不得收留朝鮮難民的同時,透露過國家安全部的人員懷疑由於村裡不少村戶家裡有人移居韓國(南朝鮮),收留北韓難民正給外國情報機關派遣間諜滲透我國進行情報搜集和破壞活動提供機會。這暗中究竟指的是什麼,村民們並不得要領。

14日晚上的搜捕行動,是中國政府出面公開在泡東村搜捕朝鮮難民的頭一次。不管發生在泡東村的事情究竟有多麼複雜,提供這些情況的泡東村的村民認為:「外界應該知道中國政府是怎麼對待朝鮮難民的;朝鮮人民軍和他們的特務是怎麼在中國境內逮捕和遣送他們的難民的;在我們泡東村發生了些事情,並不應該屬於國家機密,應該讓全世界都了解。希望國際上能夠重視和關心朝鮮難民的悲慘遭遇--他們只是要吃一口飯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