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梅花詩》向中華民族示警
 
一癡
 
2001-7-14
 
【人民報消息】邵雍,號康節,北宋王摶老之後的著名預言家。文革初始,林彪大念政變經,曾用了邵康節「月暈而風,楚潤而雨」之名言。

邵先生梅花詩,前六首皆按歷史順序,後三首亦不例外。(雖然歷史事件前後不免有犬牙交錯處) 如

(一):南宋偏安;(二): 宋亡;(三):元興亡;(四):明興亡;(五):清興亡;(六):民國坎坷;(八):共產殘喘;(九):六四屠城及法輪功;(十):結果。

故第七首當亦不例外,應屬六、八段之間歷史時期即自第六首未尾:「金烏起滅海山頭」, 日本軍國主義侵略,由勝轉敗,到第八首起始 「如棋世事局初殘」 ,世界共產陣壘瓦解之間的歷史階段。

解析梅花詩第七段:

「雲霧蒼茫各一天」,蔣居南京,毛據延安,至蔣據臺灣,毛共大陸,始終據一天。雲霧蒼茫或寓隔海之意。

「可憐西北起烽煙」, 此處言 「西北」 而未用 「北陲」、 「兩邊」、 或「西北邊陲」字眼,可見非外戰。自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蔣令東北軍,西北軍與毛共交兵陜北,至四十年代中胡宗南攻下延安,內戰爆發,生靈塗炭,兩方炮灰,皆我中華子民,故曰:「可憐」。

「東來暴客西來盜」,客者,外人也,非我族類。日寇三光政策,南京大屠殘暴之極的侵略者,暴客也,來自東夷,東來也。 「西來盜」,共匪自西而來,由陜北而奪全國。「盜」字形容最確切。 「解放全人類」,官冕堂皇,實則盜掠國產,桎銬人類,塗炭生命。蒙騙宣傳,鋪天蓋地,但江酋行為,男盜女娼,虐殺人民,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暴超桀紂;貪掠手段比黑手黨高明;賣國,殘民以逞,全靠黑箱操作,一手遮天。黑手黨野心尚小,竊鉤者誅;江,曾,羅流氓宗派野心更大,竊國者王侯。歷史上國人慣於以共匪稱之,實至名歸,可稱慧眼,今日,江,曾,羅黑手黨匪幫則更彰顯也。

「還有胡兒在眼前」, 毛曾予言: 「俄亡我之心不死「。毛死果然,俄趁中華家賊竊國,一舉鯨吞中華黑、吉、新疆邊陲版圖,相當於110個臺灣面積,歷屆政府所不敢為,江氏逆賣國賊,黑箱操作為之,勾結外敵,買舊軍火向臺胞施壓,單方面向俄開放領海,領空,國防軍又從新劃邊界後撤百公里不設防,為俄輸血扶持衰敗經濟,敞開國門,遺禍子孫。

「還有胡兒在眼前」者,英還香港,葡歸澳門,除日本尚占琉球,釣魚島外,「唯有俄國獨得實惠,占我廣袤領土,肢解外蒙,創七塊論促中華肢解,以便如當年八國聯軍之時,因近乘便,再圖中華。

「胡兒在眼前」者,即已逼近中華腹地,危至眼前也,沒有賣國賊,引不來野心勃勃之外鬼。此智慧先輩向中華後人耳提面命諄諄示警也,凡我國人,對江曾羅賣國宗派集團排害異已,獨霸中國的陰謀詭計豈可自縛。

以上當否,與各位朋友商榷。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