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绝伦:中国申奥喧哗的背后
 
2001-7-10
 
【人民报消息】本月13日,国际奥委会将决定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何地举办。这一原本不过是4年一度的体育盛会,如今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都演变成了一件引人注目的政治性事件。中国政府摆出了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式。他们已经成功地将申奥活动渲染成一件攸关人民富祉、民族尊严的头等大事。似乎奥运会若不在中国举办地球就不再转动、就意味着西方民主国家在对中国实行围堵政策、就是民族的奇耻大辱。他们甚至有不惜发动一场新的义和团运动以抗外辱的气势。这一切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考与警觉。过往的历史告诉我们,当生活在专制社会里的人们被某种激情所左右时,悲剧往往已经离我们很近了。

中共自建政以来,几乎没有停止过各种名目的政治运动与群众运动。他们习惯于通过群众运动的方式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这次申奥也不例外。

如今无论你走到中国的任何一个角落,你都能看到各类花样翻新的支持申奥的宣传标语。连万里长城上都挂上了支持申奥的万米长巨画《奥运龙》。他们企图通过这种地毯轰炸式宣传,使人们丧失正常的明辨是非的能力。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目的又一次得逞。很显然,一些人的理智已逐渐被狂热所取代。他们不再考虑举办这次奥运会在经济上的利弊,也忘却了中共过去发动的历次类似申奥的群众运动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甚至还有人为中共当局能让北京城里数十万衣冠不整的「盲流」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而拍手称赞。

在这次申奥运动中,多少平常让人看来荒谬绝伦的事似乎不再荒谬:

◆世界著名三大男高音齐聚京城,明明是为钞票而来,却去迎合「爱 国主义」狂潮,宣称为申奥而唱;

◆长期被中国政府视为异类导演、多次被中国政府禁止出国领奖、以 拍现实生活为题材的电影闻名于世的张艺谋摇身一变成了申奥大 使,并运用他的艺术天才与高科技创作了一部令人眼花缭乱、让后 人不知如何评价的申奥片;

◆60年代人民公社运动的样板──山西大寨乡──的数万农民们具有 讽刺意味地聚集在昔日因毛泽东一句「农业学大寨」而闻名全国的 梯形田上──现早已变成了荒山──,热情地为支持申奥「放歌助 威」。报导居然称「40年后的今天,大寨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 再一次成为市场经济的弄潮儿,富裕起来的大寨农民以赞助北京申 奥活动,向世人展示中国新农民的新风貌」。这些可笑的记者们居 然恬不知耻地将那段悲剧重新浓妆打扮,再度推向社会。

长安街上的血迹未乾

◆以领导学运出名的北大同学们就急不可耐地走在了政府发动的群众 运动的最前列,数万学生集体签名支持申奥以表忠心;

◆全世界各地唐人街除了混杂着各种方言的贩卖声外,还多了一种用 纯正的普通话宣传申奥的声音;

◆旅美华人在大都会纽约演出中国传统京剧,却以发表支持申奥的演 讲揭开序幕;

◆一些自称为反中共专制的异议人士,也在原已热火朝天的申奥声浪 中不甘寂寞地献唱一曲;

◆连导弹威胁下的台湾街头,也出现了数千人为支持申奥而跑的壮观 场面!

无论你是中国人或是外国人,只要你头脑不发热,你一定会与我一样觉得:这正在上演的一幕幕滑稽可笑的闹剧。

最近一段时间来,国际上流行这么一种说法:让中国举办奥运,有助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与民主事业的发展;同时,台湾可免在2008年奥运举办前遭到中共的武力攻击。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任何根据来支持这种论调。相反,我倒想到了90年亚运前的「6.4」屠杀。大家应该还记得,当时中共当局也将举办这场体育运动会渲染成一个巨大成就。举国上下齐唱《亚洲雄风》。可是,亚运会还没有开始,数十万武装到牙齿的「人民解放军」却开进了首都北京,将长安街染成了血红。「6.4」英烈们的鲜血于是成了亚运盛会的祭奠品!人们所期待的民主曙光却并没有因为中国首次举办亚运会而降临。中国的人权状况也并没有因为举办亚运而得以改善。事实上,歌舞升平的亚运会替斑斑血泪的「6.4」涂上了胭脂,为中国在90年代大开历史的倒车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丝毫看不出来,未来中国民主事业的成功与这次亚运的举办会有任何关系。而且在我看来,这次申奥的喧哗恰恰为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提供了无声无息地消灭法轮功及民运人士等一切异议力量的绝佳机会。很难想像,一个在申奥期间况且整天在天安门广场毫不顾忌地对着法轮功学员挥舞拳头、自申奥以来短短两年里致使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致死的政权,反而会在获得奥运举办权后放下屠刀、作出改善人权状况的努力。

在海外华人社区,人们谈论最多的是奥运的举办有助于提升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相当一部份华人表现出了对中国政府举办这次活动的充分信心。可是,同样是这些人,他们中有的过去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反共,有的以申请「6.4」绿卡的方式表达了对中国政府镇压「6.4」的不满和对中国政府的彻底不信任,有的更是亲人朋友尚在中国政府导弹威胁下的台湾生活。

◆他们怎么就忘了,苏联在举办80年奥运后没几年就红旗落地了?◆他们怎么就忘了,正是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践踏人权才使得中国 始终与奥运无缘──连被中国人视为边陲之地的南韩都早已成了奥 运会的东道主?!

也有人说,申奥是多数中国人的愿望,我们应该顺应民意。──可是,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度,我不知道民意如何能得以充分反映;在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度,我不知道这所谓的「民意」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在60年代那一段疯狂岁月,全国上下都曾同声高唱「文化大革命好」──无论你是造反派、还是走资派,批斗的、还是被批斗的。这样的民意,值得我们顺应吗?

还有人说,举办奥运会能给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会使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得以改善。──我不敢妄言中国政府是否有通过举办奥运创收的能力,尽管84年私营企业主导下的美国洛杉矶奥运会在经济上的巨大成功与80年政府主导下的苏联莫斯科奥运会在经济上的巨额亏损,已给我们提供了某种意义上的暗示。不过,有一个历史事实不可否认:中共当局90年因举办亚运会,不仅向全民大肆「募捐」,而且在经济上造成了巨大的亏损(空空如也的亚运村就是一个活见证)。中国政府这次向国际奥委会表示,他们准备拿出1千亿元来筹办奥运会。我无法设想,一个发展中国家能通过举办一次奥运获得1千亿元的营收。如果这1千亿元能用来改变中国落后的教育面貌,那将是一幅什么样的风景啊!

说起为亚运会「捐款」,我不得不补充几句。因为从这里我们也许能找到中国目前是否应该举办奥运的答案。

在中国生活过的朋友都知道,这类美其名为「募捐」的活动,实际上是不折不扣的克扣──不管你是否愿意,你都得「捐」。我们家亚运前夕每位有收入的人都曾被强行从工资中扣除数十元做为亚运「捐款」。而我这位所谓「89动乱份子」则只要由家人代为「捐款」。不过,我们这些失去自由与收入的人得到了政府的「宽待」:我们的最低「捐款」额是人民币3元。在此期间所发生的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一位已被判处死刑的杨姓囚犯因其妻子与他人私奔,无人能给他送钱充当「捐款」。因此,在一次与干部的对话中,他半开玩笑地说:「我可以将我的肋骨捐献给亚运」。一席话逗得干部都笑了起来。最后,这位因盗窃4万元人民币而被处死的年轻人被迫将他的价值数十万元的肾脏「捐」给了亚运工程。这些年来,我常想:如果著名作家郑义所披露的60年代「人吃人的故事」一直延续到90年代,那位杨姓死囚的肋骨会不会真的被拿去卖给好食人肉的人,将所得「捐」给亚运呢?!

其实,对于中国申奥一事,作为一名中国人,我的内心是极度矛盾的。从感情上讲,我希望中国人能早日感受到自己的国家作为奥运会举办国的那份自豪,希望中国早日成为国际文明大家庭中的一员。但是出于做人的良知,我又不愿见到象徵着和平与友谊的奥运像当年被苏共利用来为政治服务一样,沦为残暴的中共当局的宣传工具,使他们的政权得以继续苟延残喘。

不过,当我下决心写这篇文章时,我知道我的「良知」战胜了「感情」。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