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運向中共建黨八十周年「獻禮」
 
2001-7-1
 
【人民報消息】 一九九八年,是中國民運史上值得書上一筆的一年。 一九九八年初,中國海外民運發起人王炳章博士秘密回國,推動反對黨運動,開創了海外民運主力回國的戰略轉移,並直接促動了中國民主黨的建立,使民運進入了反對黨運動的新階段。隨後,民聯陣 ---- 自民黨主席王策博士,接力回國,進一步鼓舞了國內民運。

然而,這兩位民運領袖回國後,都被中共當局發覺並逮捕。王炳章博士被驅逐出境;王策博士被判坐牢四年。 人們長期在問:王炳章和王策為什麼被中共當局查獲? 問題出在哪裏? 現已查明,王炳章博士和王策博士回國,被中共當局察覺,問題都出在浙江杭州。巧合的是,他倆都是被隱藏在民運內部的中共特工戚惠民出賣的。後我公安系統支持命民運小組向國內外民運人士報告: 隱藏在命運隊伍內部,給命運造成巨大傷害的戚惠民,已經被我浙江公安系統支持民運小組揪出,並給了嚴重懲戒。

戚惠民,男,家住杭州翠苑四區十一幢1-403室。 已經查明,戚是混入浙江民運的中共國安部特工。 早在西單民主墻時期,戚惠民就打入民運,假冒積極,取得民運人士的信任。他不斷向中共特工部門匯報,給浙江民運造成了巨大傷害。更不能容忍的是,戚惠民是同時出賣一九九八年回國推動民運的王炳章和王策的內奸。 鑒於戚惠民罪大惡極,我們小組出動三人,已經對其進行了懲戒,其身體已經永久性受傷,並答應為民運作反間工作。

根據中共特工部門的有關紀錄,戚惠民出賣王炳章博士的大體情節如下。王炳章抵達杭州之後,曾與一些浙江民運人士見面,詳談組黨計劃。一次與王見面時,有毛慶祥,王東海和戚惠民參與。王炳章還將他的著作複印件送給了杭州民運人士。王炳章還留下了一些美金,作為浙江民運組黨經費。見面後,戚惠民立即向中共當局匯報。杭州市公安系統當晚就在杭州展開搜查。杭州市的全部旅館都進行了搜查。

因王炳章在與杭州市民運人士見面時,並未透露真名,而且護照也未用王炳章的名字,旅館搜查未有成效。但是,王炳章從杭州到南京的長途汽車票是通過戚惠民購買的,王搭乘汽車到南京的路上,中共公安人員進行了跟蹤。 當晚,南京公安採取了逮捕行動。可是,王抵達南京的當晚,會見了南京民運人士徐水良之後,並未返回預定的住處(王的前妻家在南京梅山的公寓)下塌,導致逮捕撲空。隨後,中共展開全國通緝和追捕,最終導致王炳章博士被捕。

根據中共特工部門的有關紀錄,戚惠民出賣王策博士的大體情節如下:王策由越南入境,先到了祖籍浙江溫州。王在溫州,並未被中共當局發覺,王策博士隨後到了杭州。王策博士在杭州約見了杭州組黨的出面民運人士王有才,並當場捐助了一千美金。二王會見時,協助王策回國工作的海外民運人士李力在場,問題在於,當時在場的還有戚惠民和另一位浙江的民運人士陳立群。

王策博士在會見時,除了對國內組黨運動表示支持之外,還講述了他準備前往北京的上書 --- 建議中共政治改革的計劃。戚惠民並了解到,王策將在會見之後,立即前往杭州機場,飛往北京。王策離開王有才、陳立群、戚惠民之後,前往杭州機場。戚惠民立即向中共當局密報,中共公安部門在杭州機場布下人馬,王策、李力達到機場時,被公安拘捕。

經過長時間內查外調,戚惠民的罪證確鑿,隨決定對其進行懲戒。原本擬採取嚴厲制裁措施,但鑒於戚惠民允諾願意將功贖罪,反做民運埋伏在公安內部的內線,故放其一馬,只對其進行了適當懲戒,並決定不對外公開。但是,戚惠民後來表現不好,未能完全兌現諾言。經過研究,我們現在決定將此案公布。

我們公布此案的目的,為的是警告戚惠民和其他為中共服務的大小特工們:現在,民運已經具備了懲戒能力,可以懲戒任何我們想懲戒的壞份子。你們這些破壞民運人士的中共走狗們,如果不翻然悔悟,繼續傷害民運人士和民主運動,我們將採取對待戚惠民同樣的措施、或者更為嚴厲的措施,予以懲戒。

我們在這裏也特別正告戚惠民:你必須按照原來的承諾,與民運配合,將功贖罪。這樣,我們會放你一馬,不再有什麼動作。否則,如果你繼續為中共效力,我們必將採取更加嚴厲的懲戒手段,讓你後悔莫及。 特此通告,並以此作為向中共建黨記念日的「獻禮」。 (博訊論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