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国家机密”
 
横河
 
2001-7-1
 
【人民报消息】最近,不断听说国内外人士被中共拘捕,绑架以及判刑的消息。这些人的共同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被捕的人从美籍教授到三峡库区农民,从法轮功学员到民运人士,从维吾尔族女商人到解放军将军,几乎包括了各个阶层。被“泄露”的国家机密更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从江泽民的健康到台湾海峡的空包弹,从地摊上的文革小报到中共官方正式报纸,从天网的寻人启示到六四的死亡人数,从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的照片到三峡库区移民安置费,令人费解猜疑究竟还有什么不是国家机密。

父母来美探亲,我带他们参观了停泊在海港的航空母舰。在这儿,只要航空母舰不出港,每个周末都对公众开放。参观结束以后,父亲沉思良久,说了一句谁都没想到的话:“怪不得中国什么都要保密,不能让你们知道我们有多落后!”

1999年4。25法轮功群众中南海请愿到7。20镇压这段时间,中央一面信誓旦旦地说没让大家不练功,不要听信和散布谣言;一面党内发布文件准备镇压。徐新牧得知政府计划在六月中旬取缔法轮功,告知石家庄的学员。结果 13741个法轮功学员给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 徐新牧因将中共镇压文件透露给法轮功而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四年。被以同样罪名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名:“不能让你们知道我们有多无耻。”

位于三峡库区重庆市云阳县高阳镇的移民代表何克昌、姜青山和 冉从新去北京上访,准备向国家最高行政机构反映三峡工程移 民安置中的问题,想了解一下,三峡移民安置费到底是多少。这三位农民连同已经在当地被捕的温定春将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不能让你们知道我们抢了你们多少。”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春清曾因炼法轮功被拘禁,在看守所受到非人迫害,因其将自己受害经历曝光以后在全世界引起震动而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正式逮捕。家驻纽约的中医师滕春燕访问了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并将照片在海外发表,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三年:“不能让你们知道我们有多邪恶。”

宋永毅回国收集文革资料,在地摊上买了一些文革小报,被以「盗窃国家机密罪」逮捕,差点判刑:“不能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坏是有传统的”。

有人抱怨中共当局对什么是国家机密界定不明确。其实不然。因为中共的“国家机密”是随其越来越反人民越来越腐败而只会越来越多,如果要去制定一份属于国家机密的清单,工作量之大非人力所能完成,而且会不断增加。按照办事从简的原则,建议中共可以制定一份什么不是国家机密的清单对全世界公布,一定不费功夫。以后只要经常从这份清单里减掉一些条款就行了。到这份清单上会什么都不剩了的时候,中共也就该寿终正寝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