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社論】再論共黨本質:爲何年均數百億美金漂出國門
 
2001年6月3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華民族的老祖宗說「耕者有其田」。現在中共統治下的人民有什麼呢?

流氓是共產黨的老祖宗。從巴黎公社開始就是以暴力、破壞、掠奪起家的。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共產國家不是由兩手攥空拳的流氓無產者發動和掌權的,可是當共黨一有了天下,並不是遵循「有勞有得,多勞多得,不勞不得」的原則,而是「有勞無得,多勞少得,不勞巨得」,越來越富的是共產集權,越來越窮的是人民。

中國資本外逃形勢嚴峻 年均數百億美金漂出國門

中國引以爲驕傲的吸引外資的成績,水份很大,而大量的外逃資本也在很大程度上抵消着引資的淨值。如不有效防範該逃資惡潮,將引發嚴重金融危機。

  

是引資大國,也是逃資大國

從統計數字來看,中國大陸自1994年起已連續6年成爲世界上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引資國。僅「九五」期間吸收的外商投資就將達到2900億美元,較「八五」同期增長80%。外資已成爲大陸經濟生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然而,就在外來資本源源不斷湧入大陸的同時,國內資本也在加速實現外逃。所謂資本外逃的定義,是指一國居民出於安全動機、避稅動機或其他動機而將財富轉移到本國政府管轄之外的行爲。它是國家貨幣管理當局明文禁止的資本流出活動。20世紀80年代,由於當時中國大陸實行嚴格的外匯管制,外逃資本的規模較小,而且國門緊閉,連一般高官們也以爲只有中共生活得最好,每年只有幾億至十幾億美元;90年代以來,隨着大陸經濟開放程度的越加擴大,越來越多的西方文化和社會繁榮巨大地衝擊着中共,使特權階層貪婪的心急劇地擴張,資本外逃現象日益浮出水面,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共產黨的老祖宗巴黎公社是小打小鬧,現在中共孫子輩的有了權力就可以大打大鬧,權力越大的更是特打特鬧,典型例子就是江氏家族,象江綿恆原來只是個普通留學生,在美國連個名牌大學都考不上,好容易混了個博士頭銜回來,什麼成績也沒有,連一篇有價值的論文都寫不出,竟然當了中共科學院副院長,成了泱泱大國的國家領導人,不但如此,在短短几年裏成了中國的第一大貪官!人們不應該抱怨中共,因爲它就是流氓起家,不讓中共繼承流氓共黨祖宗的衣鉢讓它繼承什麼呢?共黨打天下時是一夜之間從無到有,現在執掌了天下,還是一夜之間從無到有,江澤民的官銜不是一夜之間從無到有嗎?江綿恆的官銜不是一夜之間從無到有嗎?江綿恆的錢不是一夜之間從無到有嗎?共產黨沒有變,從有這怪胎的那一天起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1995年大陸已是世界第八大資本輸出國。除了政府批准的對外直接投資和證券投資以外,還存在大量灰色的資本外逃。1993年至1996年,每年的資本外逃數額均在100億美元以上。

另據英國《經濟學家》雜誌估計,1997年從大陸外逃的資本約爲200億美元。1998年更多,據樊綱領導的國民經濟研究所測算,當年中國大陸外逃的資本在480億美元左右。而北大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授在接受路透社記者採訪時則估計,1997~1999年中國大陸外逃資本額分別爲364億、386億和238億美元。

由於資本外逃在大陸對外經濟運行中是一個「黑箱」,要準確統計其具體數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但透過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誤差與遺漏」項目,從中不難看出國內資本外逃的嚴峻現實。因爲從國際金融角度來說,一國的「誤差與遺漏」規模應當是有限的,而且隨着統計技術的不斷改進,「誤差與遺漏」的數額應該呈逐年縮小的趨勢。

但是中國大陸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誤差與遺漏」項目,自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呈現不斷擴大的趨勢。據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1989年大陸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誤差與遺漏」項目僅爲3.3億美元,1994年疾升至98億美元,1997年更是高達169億美元。1982年至1999年的「誤差與遺漏」項目累計達到1300億美元,相當於同期吸收外資總額的35%。而據中國銀行資深經濟師王元龍分析,中國大陸歷年的外逃資本金額肯定要比同期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誤差與遺漏」項目大。

目前,中國大陸已成爲僅次於委內瑞拉、墨西哥、俄羅斯和阿根廷的世界第五大資本外逃國,這種現象之所以未引起國人的足夠重視,主要是由於大量國際資本的持續流入,轉移了人們對國內資本外逃的注意力。


哪些資本急於外逃

就目前外逃的國內資本來看,主要有三類:一類是通過貪污、受賄、尋租以及出售國企等手段侵吞的國有資產;另一類是從事走私、販私、詐騙、偷漏稅等獲得的鉅額財富;第三類是通過合法經營積累的私人資本。前兩類資本的佔有者是擔心非法所得放在國內不安全而設法將其轉移到國外;後一類資本的所有者則是擔心合法財產在國內得不到有效保護而向國外抽逃。

大陸自改革開放以來,某些權力階層及與其有千絲萬縷的人利用中國體制轉軌過程中的漏洞和法制的不健全,從中攫取的非法財富的數量究竟有多少,實在難以統計。以價格與利率雙軌制來說,80年代末90年代初某些主管機構從兩種價差中獲得的利潤數額每年高達1000億元,其中大約有70%的利潤被轉移到個人手中而成爲私人資本;而國有銀行貸款利率與市場利率的利差製造的「租金」,據吳敬璉先生估計每年亦有上千億元人民幣,某些有背景的人通過做貸款生意幾個月之內就成了千萬富翁。

此外在房地產炒賣風潮中也繁殖了數量可觀的大小富翁。至於通過走私而聚斂的非法所得則更多,如轟動全國的廈門遠華集團走私案中的主犯,其通過走私而轉移到香港的非法資產就高達近百億元人民幣。

80年代以來,中國大陸先後誕生的百萬富翁數以百萬計,億萬富翁也不在少數,極大地改變了大陸社會階層的結構。而其中通過合法經營致富的不到一半。這些暴富者,不僅擁有佔全國居民存款總額40%以上的金融資產,而且還把相當一部分資金用於購買不動產或存入私人「地下錢莊」。隨着近年來國家對金融監管的加強以及反腐力度的加大,這些不法資產的佔有者感到把錢放在國內實在不安全,於是通過各種途徑將其轉移到國外。

據分析,國內資本外逃的主力軍就是這些不法資產的佔有者。在外逃的國內資本中,也有一些是由於合法財產得不到有效保護而選擇外逃。客觀地說,在大陸現有的法律環境下,合法的私人財產尚不能得到很好地保護,私有財產被無理侵佔的現象仍時有發生,因爲共產黨的本性就是不勞而獲地掠奪他人的財產,所以當它掌權之後,更是要以「革命」的名義把他人的變成自己的。一部分私營企業主,擔心有一天資產、人身遭遇不測,於是紛紛採取抽逃資本或購買「綠卡」到國外的辦法求得自保,民間把這種現象稱爲「開天窗」。據民主建國會北京經濟學院支部和中關村試驗區支部的一項調查顯示:在北京資產總額超過500萬元以上的私營企業主中,向國外抽逃資本者已佔三成以上,而且這個數字還呈上升趨勢。


  

資本是怎樣逃出去的

大陸資本外逃途徑五花八門,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4種:

1、假投資、真外逃

這是大陸資本外逃的最主要形式。近年來,大陸企業掀起了一股對外投資的熱潮。據統計,目前在海外投資的大陸企業近萬家。其中部分是爲了開闢國際市場,拓寬經營渠道,如海爾、春蘭、康佳的海外投資戰略即是如此。這對大陸企業真正走向世界,提升國際競爭力無疑是大有裨益的。但有相當一部分企業的法人卻假借對外投資、合資的名義,將國有資產轉移到境外,再通過適當渠道,將國有資產變爲私人財產。

保守估計,80年代以來,僅從大陸流往香港的資本就在500億美元以上,而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經由國家審批的。大陸的非法外流資本已成爲香港的主要資金來源之一。在歐美國家也存在類似情況,據海外華人反饋回來的信息,近年來,歐美各國陡然增加了來自中國大陸的投資商,而且出手往往都是大手筆,令國外同行刮目相看。 可以斷言他們的資金來源和輸出管道基本都不合法,爲什麼這麼絕對呢?因爲沒有資本根本無法做生意,即使你再有頭腦也沒有用,而資本從哪裏來呢?從銀行裏來!

1998年10月19日至29日,朱鎔基在中央金融工業會議上說:「一箇中央級幹部,一個批示,一個口頭承諾,就能貸款十億、百億元,一個部長、省長、書記,一個批條、一次電話,就能借出十億、二十億、五十億;一個已經離職的高級幹部一次電話,一個批條就能貸款從幾億到百多億!」江綿恆在國庫貸款僅一次就是二十五個億,高層做生意的都知道貸款就是白拿的代名詞。 這些錢都是百姓的血汗錢!生意做成了,賺的錢是自己的,少量的作爲紅包給銀行領導、有權貸款的人,賠了是國家的,變成呆賬、壞賬!

按中央內部披露銀行爛帳一萬兩千八百六十億,銀行資金已被貪官們挪用去炒外匯,炒地產,炒股票中丟光。國有四大銀行不僅資不低債,還把民間儲蓄,用於放貸,五萬億人民幣存款又一半成了爛帳兩萬五千億(實際上老百姓存的錢已被爛帳蛀空)。

1999年5月在中央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會議上尉建行沉重的宣佈:「1998年中國國民生產總值合人民幣八萬七千五百九十八億元,其中10%,高達八千五百億人民幣被黨政幹部中的貪官貪污,挪用,貪走了!」

中國企業即使不算衆多的虧損企業,只算營利單位,全年淨利潤絕達不到10%,全國人民辛苦一年,創造的價值全部給貪官拿去都不夠,還要倒貼!經濟專家指出:(由於貪污,挪用),97年爲0增長,積壓庫存產品八十四億。(由於走私破壞) 98年爲負增長,積壓更增13%。卻層層虛報,胡吹什雲5c98年增長7。5%,99年增長接近8%,欺騙全世界。97年外匯貯備一千四百億,朱鎔基說,能動用的只有四百億。98年初,外債一千五百億。國庫已被盜空,是個空殼,僅靠外資支撐,三十萬家外資,港資,臺資已佔中國總出口的50%,中國就靠喫這筆出口稅混日子!

從官方統計的數字來看,到目前爲止,大陸對外直接投資的總和還不到100億美元。 這些外逃到海外的資本,往往採取分業經營,利潤高的業務由私人公司來做,利潤較低甚至虧本的業務則由國有企業來做。如果有贏利就中飽私囊,如果虧損了就算是投資失誤或經營經驗不足造成的。

尤其令人喫驚的是,某些國有企業的海外分支機構已經演變成爲大陸腐敗團伙的洗錢中心。他們內外勾結,沆瀣一氣,使某些貪污腐敗分子能夠把非法所得堂而皇之地轉移出境,然後進行分成、再投資,變個花樣落入個人腰包。如果主管部門派人去查,他們可以輕而易舉地編造幾個虧損的理由來對付,要想徹底查清幾乎是不可能的。

2、高報進口,低報出口

這是以外貿渠道進行資本外逃的重要途徑。近年來,一些企業與外商串通,在進口設備和原材料時,高報進口價格,以高比例佣金、折扣等形式支付給境外進口商,再從其手中拿回扣,將非法所得留存國外;或者與國內企業的海外分支機構相互勾結,讓其代爲購買設備,然後低價作高,共同分贓。而在出口環節中,由於國家近年來爲鼓勵出口,採取出口退稅政策,一些企業趁機大肆壓低出口商品價格,或者採取合同發票金額低於實際交易額的做法,一方面換取國家退稅,另一方面使應收外匯資金減少,將多餘部分留存境外而達到資本外逃的目的。

3、逃匯、套匯、騙匯

1997年7月亞洲發生金融危機以後,受周邊國家貨幣大幅貶值的影響,也有對人民幣貶值的議論和心理預期,大陸部分出口企業公然違反國家外匯管理局有關規定,推遲出口收匯和結匯,或收匯後不是按規定將其賣給外匯指定銀行,而是把出口貨款私自存放境外搞投資,或者存入離岸銀行賬戶而未匯進國內;有些企業則以提前償還外債本息、支付進口貨款的名義,通過各種方式套取人民幣貨款,購買外匯。實際上並未提前付匯,而是將外匯資金滯留境外進行投資和投機。更有甚者,與外商勾結,以外商逃債、毀約、拖欠等形式,應收的外匯不收回來而是分成後轉移到個人賬戶上;或以出國旅行爲由從銀行進行頻繁的小額騙匯後將資金轉移出境。據國家外匯管理局官員透露,近年來由於套匯、逃匯和騙匯而給國家造成的損失上百億美元。

4、扮成外資外逃

由於大陸對外資企業實行兩免三減半的稅收優惠政策,許多國內的中資企業爲了享受合資企業的優惠政策,同時也爲了方便資本外逃,往往採取與自己在境外的中資企業進行合資的辦法,合資企業的出資額實際上都由國內的中資企業墊付,然後將利潤以外資收益的名義匯出。或者以合資企業的名義對外借債,資金不進入,卻以還本付息的名義向外付匯;一些境外的中資企業也如法炮製,將應匯回境內的利潤,以外資名義向國內再投資,將應屬於國家的資金轉移到境外。境內外不法分子通過這種偷樑換柱的手法,不僅成功地實現了資本外逃,同時還造成了大陸吸收和利用外資的虛假繁榮景象。近幾年,雖然大陸每年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資規模都在300億美元以上,但其中約有80%是來自海外華人主要是東亞和東南亞地區的華人資金,來自歐美和日本的不足20%!許多所謂的外商投資只不過是國內的資金經由香港等地再「迴流」國內,以享受外商投資的特殊待遇。而這些身揣國家資財,扮成海外華人的不法分子,卻常常受到各地政府官員的夾道歡迎。除了上述4種主要的逃資途徑以外,國內資本還常常採取以下兩種方式實現外逃,如以非貿易支付的方式,通過向境外支付特許權使用費、諮詢費、培訓費等名義,向外轉移外匯資金;或者採用螞蟻搬家戰術,將外匯資金以境內居民匯款的方式,多批次匯出境外而實現資金轉移。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在成熟的市場經濟國家,準確地說,是非共產國家,一般是不會發生資本外逃的。大陸由於處在經濟轉軌階段,相關的法規和管理體制不完善,防止資本外逃的「軟硬件」尚不具備,從而給資本外逃預留了較大的空間。如過去那些來歷不明的外匯之所以能夠通過合法渠道賣掉,就是藉助於外匯調劑中心。當初大陸設立外匯調劑中心的目的,主要是爲了給境內外商投資企業調劑外匯餘缺提供便利渠道,不想卻被一些國內企業和個人用作資本外逃的重要途徑。而海關、銀行、外匯局之間缺乏進出口報關單聯網覈查系統不但使不法分子有可乘之機而且沒有這些單位掌實權的人與之內外勾結也是幹不成的。

當然,大陸資本能夠「順利」外逃,更離不開中共腐敗分子的「密切配合」。以廈門遠華走私案來說,其主犯賴昌星長期瘋狂走私,並將數十億黑錢轉移至香港,就是在廈門海關、銀行等部門的「通力合作」下完成的。賴昌星本來就是個無錢無權文化程度很低的農民,一個農民就能搞遠華走私案這麼大的案子來嗎?不能,沒有那些「無利不起早」的共黨開綠燈,沒有中共的腐敗和貪婪,哪裏會有賴昌星!直到如今賴昌星依然過着富豪的生活,他還得感謝共黨的貪婪和掠奪!

日益猖獗的資本外逃,不僅造成了嚴重的國有資產流失,削弱了大陸經濟發展的後勁,而且動搖了人們對人民幣匯率持穩的預期,增加了防範金融危機的難度,甚至可能直接誘發金融危機。因爲資本外逃一方面減少了外幣的供給,另一方面又增加了對外幣的需求。如果持續外逃導致匯率持續下降,必然製造恐慌,進而引發更大規模的資金外逃,最終釀成金融危機。

中共現在開始要通過法律手段來保護掠奪來的財產,美其名曰是立法「保護私有財產」,殊不知那不是什麼私有財產而是掠奪人民的財產!江澤民要江綿恆領導網絡屏蔽小組,不讓人民知道真相。據澳洲廣播公司1月22日報道,中國揚言要對在互聯網上「泄漏機密」的人判處死刑。報道說,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宣佈,在電腦互聯網上竊取或泄漏國家機密的人可能受到死刑的懲罰。中共官方的新華社說,對於那些以「間諜手段」通過互聯網或其他渠道「盜竊、獲取、購買或泄漏」國家機密的人將判處死刑,或十年到無期徒刑。新華社還說,如果被告人的罪名成立,他的私人財產也將被沒收。目前已知的中共網絡警察就有30萬,他們擾民、害民、欺民、騙民,封鎖門戶,還要人民出錢去養活。

共產黨就是刮民黨,是地地道道的土匪!中共的五十年就是血腥、暴力、屠殺和掠奪的五十年。從它誕生的那天起就決定了它的本質,就繼承了巴黎公社流氓祖宗的劊子手傳統。無論是初級階段的掠奪、殺戮,還是今天獨裁統治的貪婪和殘暴,其本質都是一樣。

大家若認真思考就會發現:全世界的共產黨本質是如此驚人的相似,無論它們在哪個國家、哪個民族中存活,都破壞自己民族的優秀文化遺產和優秀道德傳統,它們不約而同地繼承了法國巴黎公社流氓無產階級的暴力革命與蘇聯共產黨的極權獨裁專制,從表面上來看,它們在不同的國家,是不同的民族,但追根尋源,它們卻是出自同一個流氓老祖宗!


部份材料來源於「萬維論壇」

 
分享:
 
人氣:14,30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