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特大慘劇:山洪帶走200人 6億多元損失
 
一名災區現場記者
 
2001-6-29
 
【人民報消息】在最近南方的雨水肆虐中,6月19日湖南西南部的綏寧縣發生了一起特大慘劇:突至的山洪帶走了睡夢中的近200人,並造成6億多元的直接經濟損失。如此慘痛的人命、財力損失,與其說是天災,不如說更是一場人禍----詳情請見所附報告。

災難發生後,以縣委書記何鐵成為首的部分黨政官員一手遮天,拼命掩蓋真相,瞞上欺下,在死亡人數與財產損失上統一口徑,肆意作假,推卸責任以保烏紗。現在,綏寧縣正處於一種法西斯的氣氛之下:發往外埠的郵件一律檢查、截攔,外出上訪百姓一律強行阻止,以防黑暗罪行大曝於天下。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懇請各位看到此文者,把災區人民的呻吟廣為傳播,或轉往相關部門。

伸出一隻手,就能讓無力者變得有力!

關於湖南綏寧特大洪災真實內幕情況的報告

我是一名普通的新聞工作者,6月20至22日現場目睹了一幅幅狼籍蒼夷的災區景象,目睹了一具具一絲不掛的大小屍體,目睹了一幕幕悲天嗆地的人間悲劇。然而自己作為一名記者,看到的不能寫,聽到的不能說,心情無比悲憤。今天本人本著做人起碼的良心和最基本的職業道德,冒著被人打擊報復甚至迫害的危險,以匿名信的形式,特將我縣「6。19」特大洪災的真實內幕呈報給上級領導,敬請領導們耐心看完,希望能引起領導們對有關內幕的關注,並盡快組織人員深入災區核實調查,依法依紀追究有關人員的責任,還災區人們一個公道,告慰無辜遇難群眾的在天之靈,教育各級各部門的黨員幹部,尤其是領導幹部,加強防汛抗災工作的責任心和緊迫感。

今年6月19日,我縣普降暴雨,武陽、瓦屋、水口、楓木團、麻塘、聯民、河口、長鋪等鄉鎮發生特大山洪,造成交通、通訊、電力徹底中斷,大量民房、學校倒塌被沖走,大部分良田被毀。有的村組90%的稻田遭到毀滅性破壞,根本無法恢復。直接經濟損失達六億元,死亡失蹤人數按官方6月22日晚召開的會議,統一口徑上報數為112人。但到目前為止,實際查明的死亡人數約200人:其中瓦屋鄉已發現屍體56具,失蹤30來人;武陽鎮發現屍體25具,失蹤16人;楓木團鄉發現屍體27具,失蹤20人;長鋪鄉袁家團已發現屍體4具;麻塘鄉已死亡3人;在下游的洞口縣花園、高沙等地已發現屍體16具。

這次水災造成如此重大的經濟損失和人員傷亡,在綏寧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在全省乃至全國也極為罕見。究其原因,除了降雨量大、山洪難以預測、洪災發生在夜間等客觀因素之外,最重要的還是人為原因。這次洪災的事實已經證明:我縣6月10日發生的第一場洪災根本沒有引起縣委主要領導的重視,身為縣委書記的何鐵成不但不召開任何緊急動員會議,或採取任何應急措施,相反,帶領縣委其它領導及有關鄉鎮書記外出旅遊。在家的縣長和其它領導因書記不在家,無權也不便召開抗洪救災動員會議。縣長楊正勝、縣委在家的一些副書記以及縣紀檢委書記鄧江南只好各自深入自己的掛點單位,在聯民、水口、河口等鄉鎮召開動員會,部署防汛抗洪工作。結果,這次「6.19」特大洪災一發生,聯民、河口、水口三個鄉鎮雖和其它重災區一樣遭受特大山洪襲擊,但沒有一人死亡。這一鐵的事實證明,綏寧「6.19」特大洪災與其說是天災,倒不如說是人禍。如果何鐵成等縣委領導思想上重視並及時採取措施,所有災區就不會死一個人。造成何鐵成在思想上如此不負責任,在行動上如此膽大妄為的根本原因,是他仗著在市政府有主要領導當後臺,而在綏寧縣委常委內部又有以他本人為首、以縣委黨群副書記兼組織部長劉剛、常務副縣長李小堅、縣政法委書記申桂榮為成員的幫派組織。正因為綏寧有這「四人幫」的存在,導致領導班子不團結、思想不統一、工作不分主次、行動不協調一致;也正因為領導層有幫派思想和幫派組織的存在,導致對待防汛抗災這幺重要的工作,竟然出現嚴重的玩忽職守,使各個環節出現嚴重的不到位。

一.縣委領導極不負責任,思想上嚴重不到位。今年五月份召開的防汛抗災動員會議,縣委連一個常委都沒有參加,更談不上縣委書記,根本不把防汛抗災當一回事。整個會議就是由縣農委主任潘繪軍主持,縣人大、政協各一名副職參加,會議由分管農業的副縣長黃澤貴作報告,時間不超過40分鐘,縣政協領導沒發一言,縣人大領導僅講了一句話,參加會議的人員僅只是有關單位的副職或一般幹部鄉鎮分管領導或水利員,根本沒有引起縣委縣政府各級部門的重視。由於大部分鄉鎮主要領導未參加會議,會議精神得不到貫徹,宣傳發動工作得不到開展,村組幹部及廣大群眾的防汛抗災意識十分淡薄,各級部門好象事不關己,未作任何防範措施,因此防汛抗災工作一開始就陷入無人抓無人管的混亂局面。

二.主汛期縣委書記帶頭出外遊山玩水,導致組織領導工作嚴重不到位。進入主汛期期間,何鐵成為了個人出風頭、撈好處,傾盡人力財力主辦湘西南生態旅遊節暨黃桑「四八」姑娘節,防汛抗災根本無人想及。該節一辦完,何鐵成不顧上級有關主汛期領導不許外出的規定,會同「四人幫」其它三人,帶領一幫人以爭資金項目為由,往江浙北京旅遊,由其親信縣林委主任隆景禮負責出錢買單,共花費數萬元。6月10日,聯民、金屋、水口等鄉鎮發生今年第一場水災,雖沒有人員傷亡,但造成很大經濟損失。此時的縣委書記何鐵成不但不深入災區抗洪救災,不召開任何動員會議,反而帶領其「四人幫」死黨劉剛、李小堅及有關鄉鎮黨委書記以考察項目為由,乘機奔赴長沙,為劉剛能當上縣長、李小堅能當上副書記拉關係、走後門。然後繞道張家界遊山玩水,直到洪災發生的前一天晚上(6月17號)才返回綏寧。6月18日正值星期天,何照常安度雙休日,根本不考慮如何處理災情並採取相關緊急措施。縣委書記這種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嚴重影響了全縣防汛抗災工作的組織開展。各級各部門也因此對防汛抗災工作或漠不關心,或無從著力,以至釀成今天的人間慘劇。

三.幹部調動頻繁,工作銜接不到位。何鐵成在綏寧三年期間,先後九次大面積調整縣鄉幹部。今年不到半年時間就兩次大規模地進行幹部調整,七月份還準備進行更大範圍的幹部調整。尤其在鄉鎮,一些鄉鎮主要幹部都是從縣直機關和企業選派下去的。任職前從未接觸過農村工作,更談不上怎樣防汛抗災。有的鄉鎮書記鄉鎮長已調走卻遲遲不配備新的工作人員,進入主汛期後,主要領導崗位出現空檔。這些從縣直機關或企業選派下去的書記、鄉鎮長大都是縣委書記何鐵成、黨群副書記劉剛的親信或「哥們」,他們自認為關係好、後臺硬,平時很少住在鄉鎮,更談不上深入村組。象武陽鎮黨委書記陳銘帥、瓦屋鄉黨委書記秦貴軍,對農村工作一竅不通。據反映這兩位書記和其它相當部分鄉鎮書記一樣,這次災情發生時均不在鄉鎮,而是在縣城度週末,致使鄉鎮防汛抗災工作基本癱瘓。

四.政令不通,汛情氣象預報傳達不到位。6月10日發生第一場水災後,省市防汛氣象部門相繼下發汛情預報和氣象預報,預測6月20日前後湘西南有特大暴雨、局部地區可能爆發山洪。可身為縣委書記的何鐵成對上級指示置若罔聞,根本不召開任何緊急會議以傳達上級汛情與氣象預報,不採取任何宣傳措施以增強群眾防汛意識。各鄉鎮也上行下效,相當部分鄉鎮既不召開村組幹部會議傳達汛情氣象預報,也不搞任何宣傳發動,導致大部分群眾對汛情氣象預報一無所知,在夢中遭此滅頂之災。

目前,災區群情激憤,人心浮動,有的死難群眾家屬將遇難者屍體擡進鄉鎮政府,有的準備集體上訪,廣大幹部群眾對縣委領導的作法憤憤不平、議論紛紛。概括起來,主要有四點意見,三條要求。

四點意見為:

死亡人數較多的鄉鎮災民認為,自然災害中,財產損失不可避免,但人員傷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同一程度的水災,為什幺聯民、河口、水口等鄉不死一人,而他們所在鄉鎮卻死了那幺多人?為什幺水口等三個鄉有人提前向群眾傳達汛情氣象預報,並在洪災發生前即使疏散群眾,而他們所在鄉鎮就無人傳達汛情,無人組織群眾疏散?這到底是縣委、縣政府事前沒有統一安排部署,還是鄉鎮領導擅離職守?

全縣幹部群眾認為,這次洪災,到目前為止明明已死亡失蹤約200人,為什麼主要領導及其幫派成員統一口徑,只準上報112人?邵陽教育電視臺一記者查實,明明死亡失蹤學生為22人,而何鐵成一手遮天,堅決只許上報7人,為此該記者和何鐵成發生了激烈爭吵。何鐵成及其幫派成員這種只保烏紗、不顧百姓死活、瞞上欺下、草菅人命的作法將給災民和社會帶來什麼後果?那些幾乎全家死光的寡婦、鰥夫、孤兒今後將如何生活?

廣大群眾普遍認為分發給遇難者的安葬補助費過低。按何鐵成的意見,這次洪災中遇難者的屍體,有親屬認領的,每具屍體由民政補助300元;無人認領的屍體,按有關程序,由民政部門統一進行火化。幹部群眾議論紛紛,何鐵成出入乘坐的是高級轎車,常年抽的是大中華香煙,百姓的性命就不值一條煙錢?

廣大幹部群眾認為,縣委書記何鐵成是一不祥的貪官污吏,他不能給百姓帶來幸福和安寧,相反帶來的只是災難和痛苦。他在邵陽市郊區擔任區長的時候,一起震動全國的爆炸大案讓近200名無辜群眾喪生,何本人卻未承擔任何責任。調到綏寧後,擴改公路,因組織不力、效率奇低,工程久拖不能竣工,迫使車輛繞道而行。

1998年一場特大交通事故終於發生,造成12人死亡的慘劇。今年初,縣紀委全國聯網的電腦被竊,給國家造成1000萬元以上的損失。這次特大洪災,因宣傳、組織措施的不力,造成目前約200人死亡失蹤,經濟損失達6億元。何鐵成在不到6年的時間,先後兩處為官,讓400多名無辜百姓喪生,給國家和人民造成6億多元的經濟損失,難道這都是天災?何鐵成就沒有絲毫責任?

根據上述四點意見,全體災民特提出以下三點要求:

請上級領導迅速組織有關部門再次深入災區,徹底核實這次洪災的真實死亡人數,並如實向社會公布。

按照國務院關於特大安全責任處分條例的規定,對縣委書記何鐵成及其幫派成員以及鄉鎮有關責任人進行立案查處,以平民憤,以告慰遇難群眾的在天之靈。
要求盡快採取措施,徹底瓦解綏寧領導層中的「四人幫」,促進綏寧黨風的根本好轉,促進各項工作的順利開展,避免今後類似事件的發生。

發生這樣一起驚動全國的惡性事故,人為地造成這麼多的百姓死亡,如果不依法依紀追究何鐵成及其死黨劉剛、李小堅、申桂榮以及相關責任人的責任,則黨紀不容,國法不容,遇難者死不瞑目,廣大災民也絕不會罷休,必將上訪省、市,直至中央。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