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到底江澤民成了僵屍沒有
 
旁觀者
 
2001-6-24
 
【人民報消息】首先,我想先向朋友們推薦這段西遊記中的故事,然後再談談我對近日江澤民到底成了僵屍沒有的想法和看法。

西遊記:屍魔三戲唐三藏 悟空揮棒斬妖魔

卻說三藏師徒,次日天明,收拾前進。 孫悟空奔南山為師父充饑摘桃去了。

卻說常言有雲:山高必有怪,嶺峻卻生精。果然這山上有一個妖精,孫大聖去時,驚動那怪。他在雲端裡,踏著陰風,看見長老坐在地下,就不勝歡喜道:「造化!造化!幾年家人都講東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蟬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體。有人吃他一塊肉,長壽長生。真個今日到了。」

妖精,停下陰風,在那山凹裡,搖身一變,變做個月貌花容的女兒,說不盡那眉清目秀,齒白唇紅,左手提著一個青砂罐兒,右手提著一個綠磁瓶兒,從西向東,徑奔唐僧。
  
那女子笑吟吟道:「師父,我丈夫在山北凹裡,帶幾個客子鋤田。這是我煮的午飯,送與那些人吃的。忽遇三位遠來,卻思父母好善樂施,故願將此飯齋僧,如不棄嫌,請用。」

三藏道:「善哉!善哉!我有徒弟摘果子去了,就來。」八戒不容分說,一嘴把個罐子拱倒,就要動口。

只見那行者自南山頂上,摘了幾個桃子,托著缽盂,一筋斗,點將回來,睜火眼金睛觀看,認得那女子是個妖精,放下缽盂,掣鐵棒,當頭就打。唬得唐僧用手扯住道:「悟空!你打誰?」行者道:「師父,你面前這個女子,莫當做個好人。 它是個妖精,來騙你哩。」 行者又發起性來,掣鐵棒,望妖精劈臉一下。那怪物有些手段,使個解屍法,見行者棍子來時,他卻抖擻精神,預先走了,把一個假屍首打死在地下。唬得個長老戰戰兢兢,口中作念道:「這猴著然無禮!屢勸不從,無故傷人性命!」行者道:「師父莫怪,你且來看看這罐子裡是甚東西。」沙僧攙著長老,近前看時,那裏是甚香米飯,卻是一罐子拖尾巴的長蛆,也不是面筋,卻是幾個青蛙、癩蝦蟆,滿地亂跳。
  
卻說那妖精,脫命升空。原來行者那一棒不曾打殺妖精,妖精出神去了。他在那雲端裡,咬牙切齒,暗恨行者道:「幾年只聞得講他手段,今日果然話不虛傳。那唐僧不認得我,只要他吃飯。若低頭聞一聞兒,我就一把撈住就走,此時唐僧肉豈不是我的了? 沒想到被猴子走來,弄破我這勾當,又幾乎被他打了一棒。若饒了這個和尚,誠然是勞而無功也,我還下去戲他一戲。」

此妖精,按落陰雲,在那前山坡下,搖身一變,變作個老婦人,年滿八旬,手拄著一根彎頭竹杖,一步一聲的哭著走來。八戒見了,大驚道:「師父!不好了!那媽媽兒來尋人了!」唐僧道:「尋甚人?」八戒道:「師兄打殺的,定是他女兒。這個定是他娘尋將來了。」行者道:「兄弟莫要胡說!那女子十八歲,這老婦有八十歲,怎麼六十多歲還生產?斷乎是個假的,等老孫去看來。」

好行者,拽開步,走近前觀看,那怪物:假變一婆婆,兩鬢如冰雪。走路慢騰騰,行步虛怯怯。弱體瘦伶仃,臉如枯菜葉。行者認得他是妖精,更不理論,舉棒照頭便打。那怪見棍子起時,依然抖擻,又出化了元神,脫真兒去了,把個假屍首又打死在山路之下。

卻說那妖精,原來行者第二棍也不曾打殺他。那怪物在半空中,誇獎不盡道:「好個猴王,著然有眼!我那般變了去,他也還認得我。這些和尚,他們走得快,若過了此山,西下四十裡,就不歸我所管了。若是被別處妖魔撈了去,唐僧肉就落入他人口,我還要下去戲他一戲。」

那妖怪,按聳陰風,在山坡下搖身一變,變成一個老公公,真個是:白髮如彭祖,蒼髯賽壽星,耳中鳴玉磬,眼裡幌金星。手拄龍頭拐,身穿鶴氅輕。數珠掐在手,口誦南無經。唐僧在馬上見了,心中歡喜道:「阿彌陀佛!西方真是福地!那公公路都走不了,還一心念經哩。」

孫大聖把棍藏在身邊,走上前迎著怪物,叫聲:「老官兒,往那裏去? 怎麼又走路,又念經?」那妖精錯認了定盤星,把孫大聖也當做個等閑之輩了,遂答道:「長老啊,我老漢祖居此地,一生好善齋僧,看經念佛。命裡無兒,只生得一個小女,招了個女婿,今早送飯下田,想是遭逢虎口。老妻先來找尋,也不見回去,全然不知下落,老漢特來尋看。果然是傷殘他命,也沒奈何,將他骸骨收拾回去,安葬塋中。」行者笑道:「你瞞了諸人,瞞不過我!我認得你是個妖精!」那妖精唬得頓口無言。行者掣出棒來,自忖思道:「若要不打他,顯得他倒弄個風兒;若要打他,又怕師父念那話兒咒語。」又思量道:「不打殺他,他一時間抄空兒把師父撈了去,還得費心勞力去救他?」好大聖,念動咒語叫來當坊的土地、本處山神道:「這妖精三番來戲弄我師父,這一番我要打殺他。你與我在半空中作證,不許走了。」眾神聽令,誰敢不從?都在雲端裡照應。那大聖棍起處,打倒妖魔,那妖精才徹底斷絕了靈光。

那唐僧在馬上,又唬得戰戰兢兢,口不能言。八戒在旁邊又笑道:「好行者!只行了半日路,倒打死三個人!」唐僧正要念緊箍咒制裁孫悟空,行者急到馬前,叫道:「師父,莫念!莫念!你且來看看他的模樣。」只見一堆粉骷髏在那裏。唐僧大驚道:「悟空,這個人才死了,怎麼就化作一堆骷髏?」行者道:「他是個潛靈作怪的僵屍,在此披著張人皮迷人吃人,被我打殺,它就現了本相。他那脊梁上有一行字,叫做白骨夫人。」(完)

「讀者語」:我有非常可靠的消息來源,得知近來江澤民的醫務人員常常突然大吃一驚,看著死了一般的僵澤民挺屍了些日子之後怎麼又活了!而且好象和過去不一樣了,生活習慣等都不一樣了,這樣的事情發生不只一次了,而且正在發生。

「一個妖精可以變化出很多人的形象,很多妖精也可以撐著一張人皮在人間活動」的說法,要是在過去打死我也不相信。現在江澤民的死訊傳出後,一次次地倒下又一次次地出來露面,羅幹、曾慶紅的死而復活迫使我又一次拿起「西遊記」來看,白骨精前兩次是人皮倒了,元神跑了,第三次孫悟空向當地土地神仙講明消滅白骨精元神的理由,並讓他們作證,打死的應該是它的「元神」,那麼白骨精才現了本相化作一堆骷髏,而不是老翁的形象了。更讓我吃驚的是法輪功創始人的《轉法輪》裡也論述了人是有「元神」的,元神死了就是真正的死了。

我想江澤民的「元神」確實5月27日在法輪功學員齊心努力下被銷毀了,那麼也就是說江澤民是真正的死了。江澤民的醫務人員常常突然大吃一驚,看著死了一般的僵澤民挺屍了些日子之後又活了!應該如法輪功學員所說的是很多魔撐著它的人皮在活動,所以醫務人員感覺江澤民好象和過去不一樣。這個江澤民看著葉利欽也不親了,發表的照片上我們看到江的眼神很疏遠陌生,因為那不是原來的江澤民。

當法輪功學員努力念口訣除惡時,那些撐著僵澤民人皮的魔就死了,僵澤民就一直沒有消息,如果法輪功學員繼續努力念口訣時,其它的魔就上不了僵澤民人皮,還沒靠近就被殺死,那麼僵澤民身邊的人看到它就是一具僵屍,當第三次亞歐外長會議時,因為僵屍無法上臺,那麼只好將備用的替身推上臺。所以出現明顯的破綻。如果法輪功學員出現了歡喜心,認為僵澤民已經死了,真的出不來了,不再繼續努力念除惡的口訣時,另一批魔就趁機上了僵澤民的皮上又支撐著它出來詐屍。

我個人認為不管是中共中央應急準備的替身演員還是群魔上身出來的江澤民都應該叫替身,因為都不是江澤民本人了嘛!

俗話說:「當事者迷,旁觀者清」,我看到人民報上登的寫給法輪功學員的幾篇社論,覺得切中要害,真的希望法輪功學員能好好看一看,想一想,我感到有些話很對症下藥。我在這裏不是批評法輪功學員,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們確實為說明真相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可是江澤民又出來了,羅幹、曾慶紅又出來了,(沒有聽到何祚庥的消息),老百姓很困惑,對你們的話會產生懷疑,造成不太好的影響。法輪功不是要求「凡事向內找」嗎?你們是不是應該找找江澤民、羅幹、曾慶紅又出來的原因和自己做得不夠是否有關?

如果你們每個人都能把發正念看得和你需要氧氣一樣的程度,那麼就不會讓我們每天在網上看到那麼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

在中共的迫害下,大陸的學員什麼都失去了,海外的學員無論怎麼困難起碼還有房子住、有飯吃,不受酷刑,沒有失去生命的危險。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我惦記著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的生死存亡,我希望生活舒適的海外法輪功學員能用實際行動來幫助他們,尤其是用你的心!什麼到位不如讓你的心先到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