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文人搖筆桿子的惡行照樣遭惡報
 
2001-6-11
 
【人民報消息】近來看到網上頻繁報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遭報的例子,心中不禁嘆息:唉,人到了這份上誰都沒辦法救他。想當初這些暴徒魔性大發,逞兇一時,到頭來遭報時的痛苦、悔恨和恐懼只有自身才能深深體會。

其實,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不管你是多麼顯赫的大官,還是芸芸眾生,你所作所為的一切都逃不過老天的眼睛。有道是「下民易虐,上蒼難欺」,說的就是這個道理。本文將披露在知識界的無恥小人們迫害法輪功的惡行及其惡報。

我們生活的環境,是知識分子雲集的地方。在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的暴政下,個別知識分子出賣了自己的良知,成為「人權惡棍」的幫兇和打手。當江澤民集團以所謂的「崇尚科學,尊重知識」的幌子來「愚弄人民,戕害知識」的時候,一些知識分子保持著麻木不仁的冷漠;更有極個別披著「知識分子」的外衣、充當打人的棍子的無恥小人,一次一次幫助「人權惡棍」江澤民戕害良善,自以為這一套能在迫害法輪功及其學員中再次得逞。但正如某獄中法輪功學員的日記上所說,「魔鬼從地獄中來,卻忘了宇宙中有地獄」,等待他們的是公正的報應。

查瑞傳,人大人口所教授,原來是清華老師。1995年,一位法輪功學員的無知家人把他請到家裡,以專門對這位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想使後者放棄正法修煉。這位法輪功學員拒絕了,同時,向查瑞傳洪揚法輪功,告訴他自己為什麼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普度眾生的功法。查瑞傳聽完後沒有表態,但是表示,希望能看到法輪功的原著。這位好心的學員很高興,專門抽時間將《法輪功(修訂本)》送到他家裡。當時這位學員還替查瑞傳著想,擔心從《轉法輪》入門可能有難度,查瑞傳如果接受不了反而如何如何。結果查瑞傳收下了那位法輪功學員送去的書,表示要好好看。

不料,查瑞傳向這位學員要書,是為了整法輪功的黑材料。1996年初,他利用自己的人大代表的身份和北大教授趙靖一起,在全國政協和北京市人代會上提案,請求中央和北京市「堅決取締法輪功組織」,禁止法輪功活動。

然而,短短幾年的功夫,因為挖空心思迫害法輪功,查瑞傳已經在京郊的一個臨終關懷醫院中茍延殘喘了。

付仲敏,空軍某研究所研究員、所長,其妻虞曼雲、解放軍總後勤部退休人員。這兩人從1994年就開始攻擊法輪功,他們到處傳播毫無根據的惡毒的謊言。他們的外甥和外甥女都修煉法輪功,在他們各種各樣的謠言中,這些親戚被歪曲成或是精神不正常,或是走投無路的人生失意者,或是其他什麼令人厭惡的形像。在他們的饒舌中,那兩位法輪功學員的形象被完全依照付仲敏夫婦對聽眾反應的期待而定。他們甚至直接跑到自己的哥哥家,挑唆家裡人說:「他要是再煉,就叫他滾!」同時,他們給多家媒體發送誣蔑法輪功的材料。為了整這些黑材料,他們偽裝成法輪功學員,到當地煉功點騙取法輪功創始人經文,而當他們向指使、支持他們做這些壞事的所謂領導邀功時,卻誣稱法輪功創始人公開發表的那些指導修煉的文章為「法輪功組織文件」。他們給國家出版總署發信,遞交黑材料,進讒言叫國家出版總署發佈對法輪功創始人經書的禁令。為此,他們得到了國家出版總署圖書司負責人的直接電話,向他們積極配合整人的做法表示「感謝」。

《光明日報》於1996年6月17日發表署名辛平的文章《反對偽科學要警鐘長鳴》,用文革時流傳下來的流氓氣十足的筆法,造謠誣蔑,無中生有、斷章取義地攻擊法輪功創始人、攻擊法輪功。這篇文章就是根據他們二人和他們的哥哥,人大教授虞祖堯在1996年4月份給光明日報的信寫出來的。

虞祖堯在文革時是人大「三紅」派的成員,人送外號「虞造謠」。在那封信中,他們把法輪功創始人的經書《轉法輪》稱為「毒性極大的書」,並署名為秋遙、中雨。他們三個在96年5月8日把此信通過社會主義學院賈春增給了一個當時的領導(姓名待查),6月17日,那篇文章就登出來了。虞祖堯為此拿到90元人民幣的「稿費」。文章刊出後,虞祖堯欣喜若狂,嘲弄他兒子虞超說:「你再煉,警察叔叔要來找你啦!」

96年7、8月間,由傅仲敏執筆寫成更加惡毒的文章《要管一管法輪功的活動》(署名秋中雨),其中提到:電臺、電視臺和報刊公開批判法輪功的封建迷信活動,對大量出版《法輪功》一類書籍和音像製品的出版單位進行整頓、處罰;政府機關、科研機構、學校、人民團體和軍隊一律禁止法輪功一類活動;對參加法輪功組織的共產黨員,視其情況進行處理。

1996年9月16日他們三個將此文直接送到內參編輯部,讓他們呈交中央領導。

在付仲敏、虞曼雲二人去美國時,寫了多篇惡毒攻擊法輪功創始人、攻擊法輪功及學員的文章,其中一篇好像叫什麼「煉法輪功的人為什麼受騙上當」,在互聯網上流傳,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奉為至寶,到處流傳,形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虞祖堯在1999年7月23日,在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中,誣蔑他兒子虞超修煉法輪功後拋棄他、不求上進,云云,但是事實與此完全相反。據我們了解,虞超在修煉法輪功後逐漸變成了對生活負責,對社會負責的好青年。虞祖堯在製作誣蔑法輪功的電視的時候,自己的兒子正在石景山體育場被武警毆打;被頭朝下從水泥臺階上往下拉,連鐵制書包鏈都被拽斷;在派出所被三名警察連續審訊6個小時,從夜裡11點到凌晨5點,強迫不許睡覺。

他們幹的這些壞事是我們從側面了解的,我們不知道的不知還有多少。

對法輪法輪功的鎮壓開始後,他們獲得了軍隊系統的獎賞,但他們還憤憤不平,認為比起何祚庥來自己立的「功」大,但是好處得的少,出的名小了;同時,他們大罵江澤民,認為江鎮壓得太晚了。

現在,付仲敏已經得了腦軟化,而虞曼雲則滿腿都是靜脈曲張的大疙瘩,看著觸目驚心。

虞祖堯的女兒虞佳,兒子虞超,都是法輪功學員。虞佳是清華經管學院的講師,去年11月被抓,被江澤民集團非法判刑42個月,在此之前多次遭到警察拘捕、毒打,警察挑唆不明真象的暴民在清華校園中攔截、恐嚇她,舉起她2歲的女兒就往地上摔,但被圍觀群眾攔住。兒子虞超,已被海澱分局非法勞教、吊銷戶口,至今沒有消息。虞祖堯現在年老多病,一個人孤零零呆在家裡沒有任何人理睬,那些過去時常登門拜訪以表「關懷、鼓勵和支持」的領導、同事及警察似乎都蒸發了。

在一些報導中,我們看到有些人出於個人的目的,為了得到一些小利,助紂為虐,跟著江澤民、羅幹去殘害自己的煉法輪功的親人,人不相信有報應,但事實卻在給人以深刻的教訓,這僅僅是剛剛開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