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苦海无边 回头无岸
 
清风
 
2001-6-11
 
【人民报消息】这几天经常作恶梦,断断续续,内容大多光怪陆离,阴森恐怖,而且梦中时间竟然是三十年后的某一天。每当惊醒之时总是大汗淋淋。回想自己平生所作所为,虽然其中有些行善之事,但坏事却也有过。地府鬼判所说的鬼话尤在耳畔,炼狱尸山血海之惨状皆历历在目。现将梦中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一一记下,以警世人。

苦海无边 回头无岸

看了标题你也许会说我写错了,应该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但我梦游地府的时候,见到炼狱大门口的影壁上明明写的是:苦海无边,回头无岸。第十八层地狱里面刮的永远是血雨腥风。阴暗晦气的街道上时不时走过几个鬼鬼祟祟,面目不清的鬼魂,有时趁人不备还会偷偷摸摸说上几句鬼话。

我是应一个鬼友之邀,才“有幸”参观这个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阳世间芸芸众生死也不想去的鬼地方。这位鬼友是我的一个旧相识,死于十年动乱。他死的时候我才十岁,只记得他住在我家的楼下,名叫余民。当时他为了向党向毛主席表忠心,六亲不认,主动揭发他的反动地主爸爸,结果他爸被活活斗死,他连屁的好处没落着不说,还被定成狗崽子,沦为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真是里外不是人。象他这种不忠不孝,无情无义的东西,自然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最后终于自行了断。拿当时的话说,这叫“自绝于人民!死有余辜!罪该万死!”其实我早已把他忘记,只不过潜意识里还有他模糊的身影。不知怎么搞的,他竟突然闯入我的梦中。

梦中的人大多面目不清,余民也不列外,但我自知是他,也知他已死许多许多年,却不怕他。我问:“你找我有事?”他没有回答,而是望了望四周,象是非常怕见人。我又问:“你的父亲在那边好吗?”不知为什么,一见他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的父亲。他的口气很怪:“他很想你。”“为什么?”“不为什么,就是想你。而且要我来接你去他那儿。”我当然知道“他那儿”指的是什么地方,脊背直冒冷气。他说了声:“走吧。”便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我竟也身不由己地跟在他身后。

一路无话,只觉得没过多久便到了阴阳界,奈何桥。我心想:“原来阳间与阴间的距离竟是如此之近。”只见奈何桥下鬼魂滚动,凄凄惨惨;奈何桥上鬼哭狼嚎,鬼影闪烁。景象和过去听的鬼故事,看的鬼书中描写大致相同。我问他:“听说地狱有十八层,你们住在哪一层?”他回答:“我爹住在第三层,办公室在第十八层。”“鬼也办公?”“当然。”“那你呢?你住几层?”“我哪儿也不住。”

“为什么?”“我罪孽深重,不能分配住处。也不能还阳。要不是我犯错误的时 间地点都很特别,我将永世不得超生。”“你就永远在那儿晃荡下去?”“那倒也不是。如果能这么晃荡下去就好了,我的罪被归在那个万恶的特殊年代里,什么时候把那个万恶年代里的那些万恶的灵魂审判终结,才轮到判我的罪。因为我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将来有一天我是要做旁证的。”“将来有一天?也就是说现在还轮不到你。”“确实如此。比我苦大仇深的主儿海了去了,少说千八百万,整天乌乌洋洋把个十八层地狱挤了个水泄不通,就这样从一九七六年审到现在,出庭作证的受害人连一半儿还没到,按这个速度,等到我出庭的时候,还不得猴年马月啦。”听他这么说,我已猜到八九分,顿时来了兴趣:“我很想看看你们这儿审案子是怎么个审法,能不能也让咱开开眼?”余民面露难色:“不是我不带你去,是我不敢带你去。退一万步,就是我豁出去带你去,你也去不成。到时还连累我吃不了兜着走,罪上加罪。”他接着又说:“我们这儿鬼法森严,除了公务,各层鬼怪不得乱蹿,更何况你连鬼都不是。要不是我爹想见你,你想来都来不了。”“你爹他为什么要见我?”“这你呆会儿就知道了,反正不是什么坏事。”听他这么讲,我的心好象踏实了许多。

余老爷子的鬼宅真是气派,红墙碧瓦,石狮子把门。不知为何,一看到石狮子,癞蛤蟆,鳄鱼之类,我就会联想到我们的现世大活宝,跳梁小丑,特等国宝级保护蠢货,江猪媳那令人可憎的古怪嘴脸。

余老爷子这几十年在地下保养得不错,小脸红扑扑的,精神焕发。他一见到我就亲热地拉住我的手:“小老弟!你挺好吧!”我听了直想笑,这都从那儿论的辈分。余老爷子似乎看出我的心思,解释道:“小老弟有所不知,近十几年咱们华人阎王老子闲着没事干,去了几趟欧罗巴和美丽兼合种国,感觉人家的西洋玩艺儿挺地道,尤其是西方的人文,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借鉴。比如教民无论尊卑长幼都互称兄弟,互助互爱等等,这些都有助于鬼与鬼之间的友善。”

寒暄了一会,余老爷子开门见山地问:“这次我冒昧地把小老弟请到阴间,你是不是感觉很奇怪?”“是啊,我也正糊涂着呢。不知您意欲何为?”“事情是这样的,愚兄我五年前调到司法部门担任文书工作,整天抄写案卷。最近被提升为四品鬼判,协助处理一些大案要案。由于阳间近几十年道德沦丧,贪官污吏多如牛毛,奸佞之徒横行于世,男盗女娼杀人越货者层出不穷。每年都有大量罪不容诛者流入阴间。使我们司法部门的工作量直线上升。手工作业已跟不上形势需要,办公自动化迫在眉睫。我们为此引进了大批巨浪级电脑,打算加快办案速度。无奈我辈皆脑盲,愚兄我访得小老弟是电脑行家,咱们又处过街坊,此次特让我这没出息的逆子到阳间专请小老弟到此给我等扫盲。不知小老弟意下如何呀?”“原来如此。我一定效劳。”见我回答得如此痛快,余老爷子非常高兴,他握住我的手道:“事不迟疑,咱们说干就干。小老弟先请喝茶,愚兄我去把衙门里的办差官以及电脑全都集中到这儿,请小老弟授课。”听到这儿,我灵机一动:“那又何必兴师动众?我随您去衙门现场教学,又省事,又快捷,可说是工作学习两不误。”“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余老爷子面露难色,“只是那儿的环境十分恐怖,就怕小老弟你……”“没关系,”我赶忙说,“为阴间进义务,义不容辞。”我也不知怎么会冒出这一番话。余老爷子满意地笑了笑,犹豫了一会,掏出大哥大,用鬼话和对方交谈了几句。虽然听不懂,但我能觉出他在向上级请示。请示完毕,他笑着对我说:“小老弟,你先休息一下,吃一些茶点,过一会儿会有专车来接我们。”见他们同意,我心里非常高兴,但同时又有点紧张,想象不出将会有什么发生。

如果说非明非暗的第三层地狱还算有一点阳间景象的话,十八层地狱可真是个十足的阴森恐怖,污秽不堪,充满尸臭的所在。街上的鬼魂奇形怪状,有的无眼,有的无手足,有的无心肝,有的无头,有的只有半张脸,还有的只剩一张皮……一团团腐肉,尸液夹杂着蛆虫从它们身上不断剥落下来,溅在地上,立即便有几只同样奇形怪状的野狗蹿来舔食。法院的专车在路上横冲直撞,从不避让行尸,间或将躲避不及的行尸冲撞得稀碎,恶臭的腐肉尸液溅满车窗。从而招来更多的野狗。我的心紧缩着,一路无话。

法院座落在鬼城的边角,因为地狱无东南西北之分,我也就无从知道它在东南角,还是西北角。只记得鬼魂们叫这个地方作“噬”。法院的规模很大,非常森严。周围有几十个不知是何种材料铸就的坚硬无比的巨大闷罐,每个占地足有几百平米。“这些巨大闷罐是做什么的?”我忍不住问。“是关押罪大恶极的要犯用的。”余老爷子严肃地回答,我这才意识到,刚才还笑容可掬的余老爷子,此时已经变成冷若冰霜了。

走进法院的大门,靠左手有一道寒气逼人的黑色大门,上书两个鲜红大字“炼狱”走进大黑门,对面便是文章开头提到的影壁,上面歪七扭八刻了斗大八个黑字,写的是: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看来,到了这个地方的鬼犯,将是永无出头之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