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掌权五十余年:也该有点统治者的风度
 
横河
 
2001-5-30
 
【人民报消息】中共起家靠的是流氓痞子。正史已有很多专家在研究了,文章也发了无数。我就说些小故事吧。

“大革命时期”。毛泽东在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查报告》一文中以极大的热忱歌颂了这种极具破坏性的“痞子运动”,成为中共日后阶级路线的基础。

“恐怖分子头子”周恩来。王明时期,中共工作重点在以上海为中心的大城市。周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头子。那时没有军队,中心工作是在大城市搞恐怖暗杀活动。灭顾顺章满门就是他的“杰作”。周后来在全国人民面前所表现的忍辱负重是被毛泽东修理出来的。不过他还是制造了文革中最大的冤案“五一六”事件。

红军时代杀AB团杀光了几乎所有的中高级军官,最终导致了大逃跑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人所共知的了。人们不太知道的是,早期红军来源复杂,一打仗就有不少人当逃兵。红军子弹不足,抓住逃兵一律活埋以节约子弹。这是听来自兴国等前中央苏区的朋友们说的,有的还是老红军的后代。

“陕北救了中央”。红军一路逃窜,不知该往哪儿跑。到了松潘,毛泽东方便时看到顺手拿来当手纸用的一张旧报纸上有围剿陕北红军的报道,立刻决定去陕北。边走心里边打鼓,报纸是一年前的,不知这红军还有没有了。横下一条心,死马当活马医吧。到了陕北才发现,这陕北红军还兵强马壮的,正在清洗杀自己人杀得痛快呢。立即下令停止清洗,放了被关押的自刘志丹以下的干部。人家是主,客人总得讲个礼貌。在庆祝会师大会上,毛泽东亲自表示感谢:“是陕北救了中央。”

“陕北救了中央,中央也救了陕北”。几年后,借一次毫无军事意义的东征除掉了刘志丹,通过整风制服了陕北的干部,毛泽东换了说话的口气,这次是:“陕北救了中央,中央也救了陕北”。当然,细究起来,这话也不算大错。

“中央救了陕北”。又过了几年,毛泽东坐了龙庭,这回说话时口气可大不一样了,一开口就掷地有声:“是中央救了陕北”。

也有那不知趣的,写了本书叫《刘志丹》,送给同是陕北红军出身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的阎红颜征求意见,谁知颜早已投靠了新主子,拿著书直飞成都去见李井泉,指着“陕北救了中央,中央也救了陕北”这句话说是“恶毒攻击”,请李井泉向毛泽东告状。李井泉寻思:毛是说过这话呀,没答理颜。颜后来总算找了个机会直接告了御状。毛指着《刘志丹》这本书,说出了后来引用率最高的话之一:“利用小说反党,这是一大发明。”

养精蓄锐,准备内战。抗战期间,中共一共打了两个大仗:林彪指挥的平型关大战,消灭日军一运输队;彭德怀指挥的百团大战。后者一直被批判,理由是暴露我军实力。学党史那会儿,就是通过这个才知道共产党是不抗日的。毛泽东后来感谢日本侵略是帮助了中共上台当是肺腑之言。

杀“汉奸”。村里有个老贫农,59年把饿得到食堂偷东西吃的孩子吊起来打。忆苦思甜时痛诉被国民党军队毒打的经历,村里人告诉我,他是冒充国民政府收税官拦路敲榨被抓被打的,“要是在共产党手里干这行,他早就被枪毙了”,村里人如是说。就是这个老贫农,当年抗战时是共产党的积极分子,一次不幸被日本人抓去,可没几天又被放了,可能是查无实据,因为他并不隶属任何抗日团体。就是这个不知道任何秘密的“外围积极分子”,共产党决定杀了他(后来他怎么逃过去的我不记得了)。理由是,你能被放出来,一定出卖了什么,一定是“汉奸”了。据说这是“常规处理”。要说日本人还真是少个心眼,其实抓住共产党嫌疑,只要关两天再放了就行了。只要他真是共产党或和共产党有关系,共产党自己就会除掉他。

“再走一步就开枪。”日本投降后,共产党统治了苏北广大地区。没多久,国民党打过来了,新四军开始“大踏步的后退”(电影《南征北战》),这下可苦了那些跟着共产党瞎折腾的“地方干部”,由于怕受国民党报复,纷纷要求跟大部队走。部队不愿带,他们就跟着走。走到北面一处,部队停了下来,对着跟来的地方干部架起了机枪,“再走一步就开枪。”我所知道的,这些没能跟走的除极个别的外,后来都去自首当了“叛徒”,再后来就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被整。文革时我和这么一位“叛徒”相熟,问他为什么要叛变时他亲口告诉我的。我为此特地找了当时还健在的其他“叛徒”和那批人中唯一没有“叛变”的那个人核实过。那是七十年代早期,从此我再没相信过共产党说的话。

在农村时,经常听老贫农忆苦思甜。一次,一个苦大仇深的老农来诉苦,讲到伤心处,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地说:“旧社会,我们日子苦啊,有多苦?告诉你们,那就和58年差不多了。”令我惊奇的是,在场没有人对如此“反动”的言论表示不满的。后来才知道,因为那个地区以前比较富裕,贫富差别不大,方圆几十里才有这么一个赤贫,把他撤了,没法完成“忆苦思甜”的任务,只好让他“放毒”。再说革命成功后几十年,人人都成了赤贫,大家都有同感,自然没人反对(当然,他们也告诉我那人记错了日子,最苦的应该是59年。因为事情起于58年的大跃进,大家就很自然的把账记到58年头上去了,那地方的农民对官方的说法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比许多喝洋墨水的还强)。我在至少两个不同的省份听不同的农民做过类似的诉苦。很多年以后,有人当笑话讲给我听这个故事,我告诉在场的人,这不是笑话,是很辛酸的真实。

要说在夺取政权时不得不用流氓手段还勉强说得过去,在掌权50年后的今天再靠痞子来镇压人民维护政权就毫无道理了。且看这次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流氓地痞的本性。这在网上已有很多揭露,这里只举几例。

4。25以后,中共一面加紧准备镇压,制造各种纠纷,一面兴誓旦旦的说政府从来也没有说过禁止练功大家不要听信谣言。7。22镇压,“谣言”全都变成了真的。

逼人骂人比流氓更流氓。一般流氓自己骂人,中共流氓自己骂还逼人骂。为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很多地区在车站码头,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设关卡逼迫旅客游客踩法轮功创始人的像,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拒绝者劳教。古今中外无奇不有,如此大规模的在光天化日下以劳教惩罚不肯骂人者,江泽民为首今天的中共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法轮功学员已有超过218人被中共警察和官员虐待至死,至今未见一例直接责任者承担法律责任的,中共还大张旗鼓的嘉奖犯罪单位和个人,难怪当今中国大陆盗贼遍地,原来都是从共产党这个榜样学来的。

中共官员公开宣称对法轮功学员要“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听听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中共掌权已经五十多年了,也该有点统治者的风度了,怎么还是这付“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